80后诗歌库——梁彬的诗


当前位置 > 梁彬的诗>返回首页

梁彬的诗

分享到: 更多
与一座山斗争
台阶横着牙齿
露出冰冷的笑
我脚下的部件
有一个
在嘎嘎作响

与一座山斗争
最后的胜利
是他将我高高举起
给我看北河,炊烟和鸟
看春天缩进记忆
夕阳把世界收拾完整
放入她的阴暗的口袋里

于是,他安静了
我的影子模糊成
他身上的泥沙
蛾扑往火
螳螂骑上死神的脊背
死亡的气味并不刺鼻
除非阳光下
穿裙子的美女鼻子很干净
她注定不能安坐
注定要把一种罪恶定刑
而酒,床
夜晚晕红的灯下
她的荷尔蒙与尼古丁是一副
蓝白相接的手铐
渴望的眼睑被掀开
投往的是恶毒的怀抱
像伟人的沉思在召唤
像大河流向安静的地平线
消耗式闲聊
持刀者和一块木头
三个茶杯相互推诿
香烟的雾凝滞了空气
需要一次爆炸杀死苍蝇
春天的树明亮,床头的书热烈
阳光在移动地板
阳光是一只自我的猫
身子拉得越来越长
兀自撒欢
当它扁平的肚子贴紧墙壁
黄昏露出陈旧的脸
与一只鸟做一世邻居
放下骨头
像放下一杯
冒着白烟的茶在几上
窗外有死者走过的声音

我想告诉它
整齐的唢呐与早晨无关
与鸟无关
细弱的枝头只适合放一杯水
太多的茶多酚也不该流入
一个装满沙砾的

天空有来自上头的阳光
穿过稀疏稻草织成的巢
散发着
春天被晒干的味道
地心引力在缓慢释放

与一棵树相忘
与一只鸟
做一世邻居
它的出生没有通过仪式
靠翅膀
去罗织世界
靠闭上斜视的眼
去虚构夜晚
靠掉下
去结束飞翔
慢性杀手
这是一场拉力赛
下午,山间台阶向上延伸
背后大河奔涌
当人们在山顶欢呼时
他无声地拉下暮色

我在早晨得知
那些寄生者
在皮肉之下啃动
吞噬透入的阳光
他们里应外合
露出黑暗的笑
用镜子
慢慢杀死我
死亡仪式
流行歌曲,少女的口红
一条扬起尘土的路,裂开心的树
午后的空气,绽开的脸和嘴
 
他经过公园,闲人在散步
他经过猪肉店,腥红的垫板
一只苍蝇飞过,被一个巴掌粉碎
下午
掉入深灰色
掉入无人
掉入一面透明的镜子
水滴,有一颗
掉落栏杆
办公室
一间办公室在收纳事物
一方屏幕在加强黑白
一格一格的蚕在啃食桑叶
一粒核桃在整理沟壑
一群蚂蚁在逃离积水
一台排风机在抽除音量
一支烟在偷窃时间
一声道别在迎接春天
一床被子在保温梦想
一个铃声如炸雷
人群弥漫开来
破洞的气球
冲向操场
萎缩成一只黑圆的甲虫
让好奇的孩子
以为它本来没有翅膀

会场
有人把煤铲进蒸汽炉
以保证火车汽笛的鸣叫
足够响亮
窗口的火
映得
油亮的脸通红

这种时候适合
同一杯水谈恋爱
我们要进行一次秘密的旅行
她清澈的眼眸里
掠过树,天空以及鸟
掠过一片芝麻地
黑芝麻的队伍排列整齐
它们有些已褪下外皮
露出锃亮的圆底
如同早晨我在厕所
经过那面
斑驳的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