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丁成的诗


当前位置 > 丁成的诗>返回首页

丁成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刻薄的误解

宽藤它们忘返于中间阴森的暗淡
洗洁精作用于余下的残字剩词
星光点着。消防队的夜晚,在池塘边上
蛙的故乡在鼓吹中。白色的幽灵葬车无声
把行驶当全部的秘密从而为更棘手的死亡
预留了足够多的安全感。挑剔红肥绿瘦
过期的正义凌迟押解碎片缝合尸块
奔突有间在远处刻薄的误解蕴籍有深意的召唤
歹毒回头把我再打量一遍苍蝇喜迁新居
然后被绑在病床上,手术中,一道刀疤
侵占了它的所有。语言使刑法的争议性
晦暗交叠无风不起浪浑浊居于我们中间
每一次出逃都成为一道迷信意义上的风景

最近

最近也就是最近一截锈里面透着些许
不可解交相混杂光被蚊子咬出的孔洞
正由血来添堵不可说血的主人,不可说血由谁制造
荒唐的噤若寒蝉波涛汹涌亦可静默无声
时间一层一层叠起来像医用纱布那样
裹住的部分从里面渗透着往外的不可控意外
最近就深陷在里面呈堂证供也没有用
随时可以更改掉面目全非。最近长满刺
情绪浇在多肉植物上太多根会腐烂
不管是什么样的腐烂不管是什么程度的腐烂
精疲力竭了最近掉在过去上面。听得见黄金
砸在泥地上的声音也听见善良在最后时刻
崩坏的碎片声只是最近诡异得没有气息
和无法判断的迹象蛛丝悬挂起来把恐惧掉在上面
最近陆陆续续地到了,贴着影子替代影子
成为恍然不觉的幽灵偃旗息鼓地
狡辩着茫然。最近被夸大其辞地活在幻觉里
找不到支点撬起了更大的谜团范围过广
可以企图去浓缩把最近顺便压缩成为时间的仿制品
像压缩饼干把小麻雀猫头鹰土拨鼠癞蛤蟆
都加进去最近也就是最新鲜的那条产道
羊水破了,更近更近的最近蜷缩着身子不断降生
胎盘厚重肥沃营养丰富连着脐带……

地心隐力引力

耳畔轰响泥泞混沌力之源头在构成
边缘的绝境。耳畔轰响着沉默之极的忧郁感
和颓丧感,晚风吹翻世界的裙摆露出
裸的蚌壳一张一翕黑窟窿像是局部的造血机
蝙蝠深受其害滑翔寻找弧形的独立
落差再次羞辱那个黑暗家族
遇到勃起的仇恨,遇到隐秘的地心引力
若无其事显得极度罪恶向着膨胀的星空
坠落一次与它们的群星敌视阐述
权柄的幽暗让每一个看上去布满蛮力的结局
最终不会掉进陷阱隐喻纠正过我们现在也留下了后遗症
彩虹画着牢房的轨迹安慰我们的同时亵渎
它所有叫得出名字的恩人摆脱着
一棵陌生的苹果使它在撞击中头昏眼花制造出
更多的可供食用的恶习。不得不承认每一个恶习
都在试图拯救它的追随者晚风在午夜
慢慢堕落为引力的叹息我们只是叹息中
细微的颗粒在气流中簌簌发抖
忘记常识那一个个曾经把我们从奄奄一息养活的过往
案例……

分裂的不结束性质

一束光从此就变得很突然,扭骨
圆弧式进行。如果用它盖一座穹顶
象牙雕雨,渴必垂里次密沟停顿,在虚构的
现实中沉沦。也好。行进也好。耽于误解
这迷宫,曲解花费了很多光

 

自从落实虚妄地穿透,一直在逃逸
各种名目的辩解到了漆黑一团的地步
声音制造幻象供很多人上升
剥离很多,剩余很多,哑巴们错领的天堂
一遍又一遍地邪恶。不可恕越来越多了

 

它们弄出来动静,而窗外全部都缄默
一块铁板玩弄起表情来
生硬也不自然,总是给人一种莫名其妙
退堂鼓一定要敲,路线规划
避免结石,正因为此,咬合本身恩怨难辩

 

世界闪了一下汉武帝,灭了一下大宋朝
垫一垫他们的历史水准,晕头转向的高速
纠结。小人放弃的事业里泡着杨梅
镜头握在什么人手里,焦距滑动着
一束光从此就变得很突然,扭骨

 

圆弧式行进

炒菠菜诈骨谈

哲学、文学、神学、公园学、洗衣学、吃人学
翻穿学、剩辱歹学、歹徒下面学、贩学
炒菠菜诈骨谈。炒菠菜诈骨谈学
烽火跌断学、长病轰嘴蒙利砍挫学
这所有学、无法学

 

你让我学、我不学、塞拉内尔学、贡蒂尼学
逃学、冤堵藕根学。墨绿在街头翻动
这一座城沦陷学、墨绿学、暴动学
谢谢所有不可知无知未知先知也不知所以学
孩虑饿站头风启密密麻麻学

 

语言学、秃学、厌学、神经斩断踹门拎毒学
放踪齐祖虽内喷学、城在市中学、笃学
博命留低晃一晃再学、青椒炒学、美学
这一头到那一头学、两头学、多头忽然冒出来一头学
炒菠菜诈骨谈,炒菠菜诈骨谈生路走绝学

 

炒菠菜诈骨谈,是炒菠菜诈骨谈学

晃一晃,它们就住下了

一捧绿色光,一滩水
厚薄浓淡,芒如水流淌眩晕
不同的时刻他们都是残疾

 

所有叶片舔舐
光秃秃的天空此消彼长
打招呼,把所有人都捎带上了

 

树干在摇动,你会发现
整个字词都在松动
这是更大的松动到来之前的松动

 

桌子摆好,遮阳伞下
巨大公园学会在孤寂中自己翻身
从别的地方刮过来的风

 

成吨成吨地挤占掉
事物的体积
晃一晃,它们就住下了

 

一捧绿色光,一滩水
厚薄浓淡,芒如水流淌眩晕
残疾们蜗居在各自小版本的祖国

死蟑螂的一切未必

死蟑螂晦暗,四脚朝上躺在
午夜地板。冷气汹涌。我能看见虚撑的脚爪
深色黑。船形。反衬地板昏黄
沙发肚里影子含含糊糊
它们都不见天。热气你能幻觉出触须微动
是不是一次贪睡,是不是一次积极的时差转换
死蟑螂面孔不清来历不详
带着籍贯死于一首诗的第一行是荣耀
倒霉
船形尸壳黑而无光,它未必不会醒来
辩证法是最好的急救法,也是一种无人问津
悲怆地死法。前科,还发生了什么
伸开手……到临了,它竟然伸着手

 

死蟑螂未必死了
每一个故事都有结束的理由
每一个故事本不愿以我们都知道的方式结束
船形尸壳上面是屋顶
屋顶上面是一阵阵或明或暗的星空
它面向宇宙,像一艘野性的海盗船

跨过横陈的

空的化妆瓶俯冲下来,你吐着甲烷
也可以试着拍死两只杨梅。争吵时吞吐的坦克履带
轰隆隆阻止记忆这热带雨林神出鬼没的巨兽
湿漉漉黏乎乎像傍晚包裹而来
糖果蠕动在一片更大的死寂里,陌生人总是
微笑忘记自身像我从未试图了解的荒地
头痛分居在每根神经纠结不清异乡口音
像个醉汉晃荡吸附耳畔意义也歪七扭八
煽动枯叶往前飞穿过关押的监室
夜晚的子细胞仿佛正被催亮
发光是债啊。甜也是债。拎起裙摆
跨过横陈的阴茎一切变得不那么美好
一切都是那么的似是而非

带着它们一起缠绕

鼓励一种极其细微的呼吸,犹如
泥迹斑斑,呼吸因此而更甚
角落把雨逼停,把天色慢慢逼亮
挤出了零星鸟鸣。豆渣经过发酵越发
气势汹汹起来。绿叶蘸食雨水暗物质
颓丧隐藏粒子之后是粒子,铁栏杆拔河
越锈越远如果每一次互相邀请
都在发展刻骨关联。星空璀璨像黑压压的苍蝇
一次受孕终生产卵宇宙在孵化中撑大
而骄傲彩虹旗升起半空的性别背叛,石头反对的生活
由同性恋负责祭奠,时代坚挺时代广阔湿润
车轮抚过的路面冷漠孤注一掷
更精确的微小更暗。穿针引线式的飞翔
反证着孤独。剩下喧嚣是遗产的组成部分
尽可能由日常的经验来掩盖不可解的神秘
小径蛇行没入丛林坚固的晦暗
新的隔阂产生在水塘碎小的镜面上
前所未有的陌生的光迁居于复杂的公式之中
烟雾充挡在生活第一线
针织毛衣,自行车,手扶拖拉机,脚手架
购物车,旋转餐厅,摩天高楼,针刺的疼
扩散起来像剑齿虎震动的口仑扎肌
死死包裹着从钟表里遗漏出来的光线
模型和结构罗织罪名独到的臭气
雷同于堤坝的渗漏。藤类植物攀附疯长
无忧无虑恍无所知更多的秘密
带着它们一起缠绕

失心疯锈

着力描述一滩黏糊胶结一起的锈
暗红、精确、不太好确定但一定会很准
浓淡和层次感参与绑架这些形象脱胎
于仍然未曾失去的轮廓框架结构的时间
再一次锈得快要薄得出现不规则孔洞
颗粒状的表皮隆起隆起一次次突破
自身边界。隔壁是锈邻居们都是延绵不绝的锈
它们一路生长顺着空气错综复杂的触角
水分含量吮吸这一次着力描述一滩
黏糊胶结一起的锈里里外外充分透了
旅途安排在铁质表面安顿下来居住到死
新生的力裹着旧有全部在奋力过渡
它们的世界观出现不规则孔洞,它们快要薄得
把自己丢在虚无之中不需要劳心费神地埋葬
别的同类嫁接了原本所有记忆所所有有的记忆
一次就把暗红、精确、不太好确定但一定会很准
弄得清清楚楚。剩下来的锈层层叠加用不断地
怀孕生育尽力锈蚀自己以至于更加辉煌
顺利取决于颗粒状的表皮隆起隆起
一次次突破自身边界

一粒什么

移栽花草早晨辛辛苦苦不见了鸟雀哀鸣
八点钟预设好的阴沉像天网一样气势恢宏
日常料理黑色肥沃的土里灌铅般沉重
矛盾勾勒的雨滴踩着边线晃过了语言的小禁区
五颜六色地放荡与时代的花边消息在伪造
真理时保持着令人讶异的默契里里外外
开着不相信花朵的泥泞割舍去掌握局势
人们终于站到阴暗边缘学习着向墓穴
里套装的陷阱伸出细腻的愚蠢,愚蠢
牵扯出一连串滑稽用于培育看上去的一本正经
太阳露出经血涂完脸蛋诡异不堪
捞不出来丁点笑容的渣滓平静而阴森……
发动过熄灭后抵达深渊处风景翻栽不解统辖
全部。一切都徒劳得更像徒劳本身孕育着反反复复
过激仿制出来密集症般的鸽子
咕咕咕咕轰然着复杂交织也许泥土更应该
放置在棺椁里顶替陪葬的故乡
不同标准划分时间界线令宇宙中许许多多神秘兮兮
被迫跟着浴缸里急速旋转炮制而成的涡流
同时拷贝到更莫测的海域与海盗们
勾心斗角地开着残酷玩笑。有一天风浪击溃防线
涌进航海家心室争抢那众所周知的一粒

无头怪驴

它们把石头研磨成细细的粉末,更多的它们
器重木炭和蛙鸣。架在火苗上,火苗用私欲烤制
迟来的活着比早来的死亡更早,也许意味着偏袒向任何一方
都会收获善意的恶名,飘满尘粒局部悔改
烟雾早早地覆盖无知之病,无知漫漫如雪
弹跳着渡过短路神经赤裸绞结面若土灰
把大海烤制成小雨滴,穷小之极。大海戳穿
怪异的理想没有留下大海本身的遗迹,只留下针的遗迹
浪花有嫁给海鸥的贼心,白鹭也有强暴的贼胆
腥味调制好的空旷居心叵测不置可否
任何一条法律都死不瞑目葬身日常而琐细的赃物之中
悖论骑着无头怪驴正向着蛙鸣的中心款款而来
它们把石头研磨成细细的粉末,更多的它们
努力演练服用技巧。最实用的也是最节约
群居动物用未必来反对,细细的粉末独自支撑
孤零零的骨架,用软骨垫付尚未产生的严重后果
在凌乱的旧街道上提取过往的星光也可以用
磷火替补这样一种尴尬。灯火慢慢被拨亮……
看不见手喉咙也在漏气响着气流旋转时发出的回音
仿佛很深的骗局,让陌生的一闪而过的愧疚
逮个正着在随后的空隙里时间落井下石也变得
名正言顺。一切都是赚来的外块堵着良心
不至于漏出一克的不安光鲜照人道貌岸然求佛求菩萨
念念有词的诵经声真正抵不过一阵比一阵疯的蛙鸣

撑大我们这个时代局势肚皮

反讽订婚了。受不了蛤蟆胀着肚皮在语言的
劫难中起飞不久过后也许还有成群的荷花会
跑错门槛从而让精神病患者误会成
街头上蹿来蹿去的车水马龙绷着笔尖
蘸酸辣时事如同红的宇宙穿错了鞋咧开嘴
合不上奔着哲学的圈套在雨后的阳台上种小葱
麻木不仁心安理得于一桩关于披着隐喻的亲事
它们都在鼓吹局势的坏话,反而正经不起来
桃核被一张嘴胡乱翻译成两半
就着毛孔细密的皮吃下了一万二千个琐碎的日常
胶结在一块形成密不透丝毫昏暗的天光
组织者通过高铁路网运送过来的脚气真菌
静悄悄地爬到了混乱语法练习中
那一丝丝停不下来的痒搅动着局势,穿上橘黄的绝望
最后关头还忘记了戴上一粒催情粉
肥胖的四点三刻正在发酵欲望和冲动酵母
路人皆知地吆五喝六几杯扒皮水
喝退三千城管蟹高楼隐在人群后面眼含热泪
戏子式的内心结构钓取小城血管内
不为人知的乱七八糟。反讽是订婚了
受不了蛤蟆胀着肚皮在语言的劫难中起飞
不久过后也许人物反目,人归人,物埋物顺便也葬人

劣质故事

摩托车扁平地造反着,它们把扫帚武装成
愚蠢的扫细胞。简简单单。孩子在独自吞食时间
抵消所有饥饿感。披萨就这么躺着
四分五裂陌生人走着走着把匆匆忙忙走丢了
也许不叫丢,墨蓝毕恭毕敬站在雨中水冲洗之后
无可争议地新鲜,还发亮
推置把椅子哄骗成现在这副模样
惹人厌烦学着天气不稳定,发福,臃肿,像那么一回事
实实在在地瞎起来,舰队顺着肥皂泡
航行途中卖出的懦弱无辜地
像一支烟,烧出灰质雕塑,吸一口丢弃
国家推着独轮车拼命后退,撤进指甲边缘的某一根肉刺中
有人坏笑一直没有停下来反而是廉价的电瓶车
迎来送往把整个朝代的人都接轨到
坟墓的来路上。抢劫犯,吸毒者,笨小偷
挤在一间小牢房里讲着劣质故事
怂恿新来的斗殴者去清理疏通
往事里黑暗部分淤积而成的肿块,天慢慢黑了

钢锉锉

钢锉锉。把意思锉没了,在之前先锉细
道路越锉越没意思,牙尖嘴利,袭击意义的团伙
与匪徒展开劈头盖脸地互秘。彻底的红用足了体积感
溅水找回存在之上的不彻底。站着的愤怒忽然变成颗粒状
滚着滚着在复习古老的熟稔。真菌复活附着于
我熟练使用的每一个字词,大江纵横挂在树枝丫上
成为绞索。拧完一个祖国整的坟茔重新深化为
另一个祖国,没有一出戏包含了完整吞食鹤顶红
碎成细末末。也许真的认不出面孔走在间隙里
窄窄的时间凶狠地粗大起来,充满慌不择路
然后勃起涉嫌器官资源的整合
理论上的高潮写满了好几本词典,钢锉锉
把意思锉没了。薄薄的命运看上去微风可破
这贞洁的一把眉毛啊!坠着大奶帮膨胀了下午的框架系统
启动飞细致地砖铺设出来不明不白的程序暴力
合翅收敛欲望,一小块梯田里生机盎然地
生长着五脏六腑破网兜售盗取了乌云的使用权
豁免错了锻造成漏下来的棉花云,梅雨季节
他们全力以赴追赶一粒球,厮杀着推动胜利往往
出人意料地瞠目结舌。这是钢锉锉,把意思锉没了
之后的,停顿许久,空白许久的目瞪口呆

泥粒

对着一块砖头抒情,裂变或者在土坯摇身之前
犹豫使梅雨季节来得过于迟了。不认识路边
正在开的小野花,等于一种往虚空里反复冲跳的怒放试验
词句在淋雨,它们是介于湿和水之间的介质
几乎全部的不透明都来自于这种反自我本性又合二为一的综合体
更加艰深的困顿显豁出来之前
关于神性的开启,首先基于建立在各分散个体之上的
具有整体感的失败……
指甲盖比对出来的大小直接附着在形容一株野草叶的进程之中
意义被强烈的外来之力嗑开——那嗑开之力撬动所有
那嗑开之力脱开自己寄生于尚未被迎娶的事物
内核和外延角逐缠绕彼此获取,即便天色昏暗的角落
草叶仍然明亮。来自深处打败正在升起的晦涩的明亮
它们和邻居安然于此种不着任何之力的自证
对着一块砖头抒情,元本那土回到草细而绵长的根系之中
供给每一次抓取以客观的营养
裂变或者土坯摇身之前,初夏傍晚已经用风梳理廓清
复杂身世和错综的网。连绵细雨掀开序幕
迟在自身的梦魇中衬托出来更加陌生的迟
介质也可以后撤至迟。晶莹新鲜的泥粒被落雨溅起
旅居于野草的叶,它知道无论外出多久最终都是要回来的
和它的表哥红砖一样,“乡音无改鬓毛衰……”它这么想的时候
它其实正在大地静默而深邃的凝视之中
……
一刻也不曾松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