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鱼小玄的诗


当前位置 > 鱼小玄的诗>返回首页

鱼小玄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冬天爱上树

我肯定会找一个树洞,亲爱的
这是实话。
棉絮也好,云朵也好
鸭绒被和大抱枕都好。
你要听话呀,替我取暖,让我捏捏
发烫的耳朵。 否则
到春天,你就会在森林里
找不到我啦。
 

鱼小玄

她想养一群肥鹅,和甜菜恋爱
多干几件傻事,是
值得称颂的。

 

诗歌更加美艳,她嫉妒,她冲动地
要剥开自己。
她吞下鱼草,还要捏起嗓子尖叫
“这是我的偏头痛,我的药片儿”

 

有时候,她会高傲地写信:
“趁我未满二十,我要你七荤八素,
我一直没让你的脑子休息过。”

木槿花和小人儿

这家出生了一个小人儿,她把笑脸哭皱了来
镇上所有的木槿花,闹嚷嚷要瞅她
“多美好,多生动,她像个闹脾气的小花苞。”

 

小人儿穿鱼鞋,大木马藏进被窝里
木槿花都去凑热闹。
“小花苞,乖宝宝。像我们一样甜甜笑”

 

围肚兜的小人儿,不哭也不闹
她爱上小镇,爱上热心肠的木槿花
她学邻家小哥哥折纸船,把自己放在船中央。

哥哥

清早浇花是为了咯吱他
捉一只懒虫,塞进巷子口的小邮箱
“邮戳盖到下辈子”

 

他会追赶风车,揪我的歪小辫
把月亮丢进大烟囱

 

他还有大口袋,替我收拾起
心跳和脚印,甚至那些泪珠儿
那些爱过的男孩

 

“哥为什么是哥?”
“天底下有两个最不乖的小孩
哥醒得早,你醒得迟。”

鱼草要长高

鱼草,鱼草,小小腰
他种了满院。
暑天吃凉糕,给桃花洗澡
还央求隔壁老妈妈,缝蓝布花肚兜
  
他家院子里有池子
池子吞下鱼草。小脸蛋的金鱼
喜欢玩泡泡。
就这么啵来啵去
啵来啵去
“鱼草出落得好高挑。”

晾衣架要出墙

我的晾衣架,在一个大风天
终于起飞了。
它穿我的荷色裙子,不打招呼
就从七楼一跃而下。
  
它喜欢晃荡,喜欢棉质体温。地平线
教它着迷。亲爱的晾衣架
终于腻了七楼,腻了
高高在上的生活。
  
晾衣架落在一颗丝瓜的情绪里
它很哀伤。
“为什么,我没飞过那堵
高墙。”
  
据说高墙外头有鬼
女生们好害怕。
每个胆小的女生,都有一枚
要出墙的晾衣架。

鬼鬼

鬼鬼是个乖孩子。从前就是
那么远的从前。

 

梯田涨水,南瓜花开了
一如既往地开。
“小孩子落了水,魂捞不起来”
他留下小脚印,啪嗒啪嗒
深入人世的核心。

 

他路过一扇门,路过小木马
弟弟坐木马,接替了
他的位置。

 

鬼鬼踮起脚,悄悄走
忘了忘了,扮鬼脸。

木槿花和小人儿

这家出生了一个小人儿,她把笑脸哭皱了来
镇上所有的木槿花,闹嚷嚷要瞅她
“多美好,多生动,她像个闹脾气的小花苞。”

 

小人儿穿鱼鞋,大木马藏进被窝里
木槿花都去凑热闹。
“小花苞,乖宝宝。像我们一样甜甜笑”

 

围肚兜的小人儿,不哭也不闹
她爱上小镇,爱上热心肠的木槿花
她学邻家小哥哥折纸船,把自己放在船中央。

藏猫猫

梨核儿、糖人、小胡桃。你们都快跑
“十九八”,姨妈织完一朵云
她的衣橱忘关啦。

 

快藏好,我要数到“七六五”
七六五,小胡桃钻进大棉袄
居然一下子睡着了。

 

我都数完“四三二”啦
梨核儿和糖人都藏哪去了

 

猜猜看,它们是跟着花裙子学探戈呢
还是藏进姨妈刚烤好的
樱桃馅饼的小甜心里去了。

肥鹅进了幼儿园

肥鹅不洗澡,光脚啪嗒啪嗒地走
它的脖子又长了。


  
“这是小时光,亲爱的皮诺曹。”
它忙于修剪指甲,饮盐汽水。把香瓜
塞进扁嘴巴。不吐脏话
大暑天,要备好花露水和痱子粉
穿肚兜的肥鹅,不爱做早操。


  
“这是幼儿园的时代,鹅小肥”
它挨了训,写了检讨书。
我们的肥鹅,于是很乖很乖地
扭起屁股去澡堂
途经全聚德,还要捂住小眼睛。
 

大狗狗

街上有大狗狗,今年两岁半
它舔我的棉花糖,对月亮挠痒痒
还要跟着阿婆家的馅饼
呼哧呼哧地跑。

 

狗狗跑过春天,长大了一圈
又跑过波浪和七巧板。
它一头跑进金鱼妹妹的泡泡里
一下子长到到三岁啦。
我们写东西,在火车上
写沿路开荷花
水鸟和纸牌
 

   
写到亲爱的
“原谅我,忘了想念你”
绿皮车厢移过树林
居然开裂了


    
你要轻轻走
踮脚,小心拨开桦木枝
千万不要惊醒了
树精的睡眠

 

蓝莓蒸汽机

多年后,又一个叫瓦特的男子。在车间
提炼金属和棒球帽。他有一只极懒的小母猫,用蓝莓
喂养恋爱中的鹌鹑。明媚的青春期
即将吹来。他拧开螺丝钉,“脖颈的温度好似一段春色。”

 

女孩子赤足跑过去,于是工业文明轰轰作响。
她们读到果酱的配方,读到结尾
“你修理蓝莓味的蒸汽机,你肯定很瘦。

 

 

粉刷匠

小小的房子,差不多
就足够了

 

你知道我多懒
我养过一群兔子
它们成了草尖的露水
或者成了我外婆扔掉的毛球
我自己都搞不清楚

 

我会对你眨眼睛
你要看啊
你看啊

 

看看我们的房子
看看我挑选的颜色
看看你手中的毛刷
看看梯子
看看狗

 

我还是很懒,不爱说话
我看看你
我眨眨眼睛

你家的糖糕

你有几块糖糕
我总是弄不清楚

 

它们喜欢吵吵嚷嚷
往我的胃里走,兜兜转转

 

我没有力气
种不了庄稼。我跑到天边去
去找粮食,做糖糕

 

我有时候会偷偷回来看你
吃你家的糖糕
然后招招手

 

招招手就走了
像一个患了失语症的小孩

小松鼠

我抱着我们未来的孩子
它说自己是松鼠,还问我讨要松子

 

这位松鼠小子,它健美、年青
盗了你的眉眼
偷了我的酒窝

 

它要我带它回家
我摸摸裙兜,里头有水,有沧海
却没有松林

 

于是它说再见吧,妈妈
天亮该起床了

螺号

有海真好
我们可以有 很多很多的
螺号

 

我曾拾到一个螺号
它又苦又咸
我试着吹奏它

 

我的父亲
他一直为我 抄写谱子
他要我吹出

 

锋利的音符
柔软的音符

 

他的小女儿
渐渐像海藻般 丰美起来

 

终于有一天
螺号里涌出了
一朵浪

 

它洁白
锋利又柔软
它游得又快又远了

 

其实我一直想问他
爸爸 你当初抄进谱里的
是整片海吗

西瓜太郎

嗨,你是西瓜太郎吗
嗨,我就说你呢
嗨,夏天是你牵来的吧

 

也不提前告诉我
裙子都懒觉了

 

凉帽啦蒲扇啦花露水啦
都是大懒虫

 

那我怎么办哦
才不跟你排排坐吃果果
你就喜欢跟我
啵来啵去

 

啵噗
啵噗啵噗
啵噗噗噗噗噗

 

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吃西瓜要吐西瓜籽

来电

来电又不是什么大事
不过就是你和他制造了一点
小气候

 

比如卷了云刮了风
更可能打了雷
闪了电

 

然后你们中间就窜出一个大灯泡
捏起嗓子问:
“我是几瓦的呀?

妖怪

你总是趁我
口齿伶俐的时候
闯进来

 

闯进我每一条毛细血管
闯进我摇曳的心门
我的胸腔
我的双唇
我的翅膀

 

你应该是个妖怪
你不只是个妖怪

 

我于是跟你说话
像打了一个又一个
棉花

海鲜大厨

她的唇上有一粒燕麦
等你吃掉

 

啦啦啦,她撅起嘴
你开始嘎吱作响

 

她其实是无证的海鲜大厨
有几招三脚猫功夫

 

可惜你还是要熟成一只
酡红色龙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