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郑小琼的诗


当前位置 > 郑小琼的诗>返回首页

郑小琼的诗

分享到: 更多
经过

有什么在流逝中,又有什么在来临间
谁记住体内的灯火与工业区的灯火
它们都有着亲爱的忧伤,碎了,落在骨头里

 

他们

我记住的这些铁,在时光中生锈的铁
淡红或者暗褐,炉火中的眼泪
我记住的机台边恍惚而疲惫的眼神
他们的目光琐碎而微小,小如渐渐的炉火
他们的阴郁与愁苦,还有一小点,一小点希望
在火光中被照亮,舒展,在白色图纸
或者绘工笔的红线间,靠近着每月薄薄的工资
与一颗日渐疲惫的内心——
  
我记得他们的脸,浑浊的目光,细微的颤栗
他们起茧的手指,简单而粗陋的生活
我低声说:他们是我,我是他们
我们的忧伤,疼痛,希望都是缄默而隐忍的
我们的倾诉,内心,爱情都流泪,
都有着铁一样的沉默与孤苦,或者疼痛
  
我说着,在广阔的人群中,我们都是一致的
有着爱,恨,有着呼吸,有着高贵的心灵
有着坚硬的孤独与怜悯!

出租房

老式吊扇的风声渐渐熄灭
缓缓地从海边吹来的海腥味,微咸的生活
排列着,重新布满这书本、诗歌、窗帘……
它们微暗的,萎缩着头颅
如同一个失业者干枯的眼神
     
铁锅里沉默的水终于沸腾,滚烫的凌乱
黑色的锁,金黄色的方便面、碗、盆
一截清洗干净的葱——这生活仅剩下的绿意

澄明

这些图纸 这些暗红血腥的
铁锈,机台,荔枝林,浮起一层喜悦
我的疼痛正在打包,盖上合格纸
运送到遥远的地方,它们生长
在远方,在我过去顺手扔下的地方
长成一棵眺望的树木,它的爱,恨
以及来不及逝去的祈祷与灵魂  
像黄昏的宁静,深深锲入我的心里
烘烤着这奔波不定的打工岁月
烘烤着这起皱的内心,烘烤着
那些像废品一样卷角的孱弱的青春
我的,真实的,虚构的……它们  
需要保持澄明的从容,我才能从
血肉模糊的奔波中找回平静的面孔与幸福
跟它们相爱,相互依赖地生活

 

三十七岁的女工

多少树在落叶,多少人在衰老
灯火照耀的星辰,在十月的轰鸣间
听见体内的骨头与脸庞上的年轮
一天,一天,老去
像松散的废旧的机台
在秋天中沉默
  
多少螺丝在松动,多少铁器在生锈
身体积蓄的劳累与疼痛,化学剂品
有毒的残余物在纠缠着肌肉与骨头
生活的血管与神经,剩下麻木中的
疾病,像深秋的寒夜……上升着
上升,你听见年龄在风的舌尖打颤
身体在秋天外呼吸,颤栗
  
招工栏外,年龄:18—35岁
三十七岁的女工,站在厂门外
抬头见树木,秋天正吹落叶
落叶已让时间锈了,让职业的疾病
麻木的四肢,起伏不定的呼吸……锈了
十几年的时光锈了,剩下……老

 

 

四月

黎明揉进了一滴铁锈的泪水中
她低头听见恍惚的声响
     
四月在窗外行走,荔枝林开花
紫丁香低于爱情,铁的背荫处
生锈的月亮,一个相信爱的人
举起持久而隐忍的悲伤
     
往事渐远,记忆斑驳
剩下炉火间的春天
照亮一张图纸上的荒凉与寂寞
     
这些锈消化着深处的黑暗与细节
晾在机台上时光正经过,她低矮的想法
在四月长出深绿的眺望,她看见爱躺在
疲倦的工业区厂房里,从四川到湖南
还有更为遥远的想法,它们像产品抵达
一张绿色的合格单,泪水抵达分别
     
黎明正在灯火明亮的工业区扇动着翅膀
她的心让一点小小的铁锈创伤,窗外
爱情的露水给四月留下一个明亮的影子
而这一切,让她像铁一样坚硬地守着
一小块在奔波中的爱,一小片将要升起的阳光
  

铁钉

有多少爱,有多少疼,多少枚铁钉
把我钉在机台,图纸,订单,  
早晨的露水,中午的血液
  
需要一枚铁钉,把加班,职业病
和莫名的忧伤钉起,把打工者的日子
钉在楼群,摊开一个时代的幸与不幸
     
有多少暗淡灯火中闪动的疲倦的影子
多少羸弱、瘦小的打工妹在麻木中的笑意
她们的爱与回忆像绿荫下苔藓,安静而脆弱
    
多少沉默的钉子穿越她们从容的肉体
她们年龄里流淌的善良与纯净,隔着利润,欠薪
劳动法,乡愁与一场不明所以的爱情
     
淡蓝色的流水线上悬垂着的卡座
一枚枚疼痛的钉子,停留的片刻  
窗外,秋天正过,有人正靠着它活着
  

 

黄麻岭

我把自己的肉体与灵魂安顿在这个小镇上
它的荔枝林,它的街道,它的流水线一个小小的卡座
它的雨水淋湿的思念头,一趟趟,一次次
我在它的上面安置我的理想,爱情,美梦,青春
我的情人,声音,气味,生命
在异乡,在它的黯淡的街灯下
我奔波,我淋着雨水和汗水,喘着气
——我把生活摆在塑料产品,螺丝,钉子
在一张小小的工卡上……我的生活全部
啊,我把自己交给它,一个小小的村庄
风吹走我的一切
我剩下的苍老,回家

 

安慰

我有一颗明亮而固执的心,它有自己的懊恼
忏悔,茂密的不幸与劳累,微小的怨恨
它们侧身过来,浸入我身体柔软的部分
成为遥远的事物,在我的血液和骨骼
转动,制造出希望,疼痛,疾病,幸福,
这些图纸,线条,器具,它们会对我说
在生活中我们相遇也将相爱,我在
某个机台上打磨生活,涌动如潮汐的
未来,我收集着的爱,恨,青春,忧伤
正被流水线编排,装配,成为我无法捉摸的
过去,理想,未来,它们与爱情,亲人纠缠
似一根古老发黑的枝条,等待某个春天来临
我的往昔已沉入蔚蓝的天空,剩下回忆似星辰
若隐若现,安慰着我孤独而温暖的心

机器

那台饥饿的机器,在每天吃下铁,图纸
星辰,露珠,咸味的汗水,它反复的剔牙
吐出利润,钞票,酒巴……它看见断残的手指
欠薪,阴影的职业病,记忆如此苦涩
黑夜如此辽阔,有多少在铁片生存的人
欠着贫穷的债务,站在这潮湿而清凉的铁上
凄苦地走动着,有多少爱在铁间平衡
尘世的心肠像铁一样坚硬,清洌而微苦的打工生活
她不知道,这些星光,黑暗,这些有着阴影的事物
要多久才能脱落,才能呈现出那颗敏感而柔弱的心
拖在背后的巨大的机台,沉郁而隐秘的轰鸣
像爱,像恨,像疼,像隐秘的月光在钢铁间
长出生命的线索,它嘶嘶着,衰老着
它老化的血管浸泡着岁月的锈
命运像那双弱小而柔软的手 在坚硬机台上
安静的生活 它蓝色的火焰照耀你疲惫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