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李成恩的诗


当前位置 > 李成恩的诗>返回首页

李成恩的诗

分享到: 更多
胭脂传(节选)

1.浮云

 

胭脂,脸上的一团浮云
胭脂,宫殿上空飞过的军队

 

镇压封建的极权统治
磨刀的杀猪佬爱上了封建的小姐
封建的小姐恨死了地主家的少爷
 
最后还是磨刀的杀猪佬获胜
他走在清朝的乡间小道
啃着美味的猪蹄,风吹起他的胸毛

 
一个鲁莽的人也会唱颂歌
生活多美好,爱情人人有
 
他油光闪闪的粗布衣襟上
全是清朝的阳光,他涂满
猪油的嘴唇上挂着浪漫主义
 
他大声喊叫:清朝的小翠
我是清朝的杀猪哥哥――
 
家有老母,双目失明
提着一盏马灯,小脚尖尖
头上缠花布喊杀猪儿子
 
追一朵浮云
在清朝的乡间小道
杀猪佬爱老母亲
感人的野花开得欢乐

 

胭脂姑娘在成长
乡间土财主在成长
 
 2.虚无

 

胭脂是大爷还是姑娘?
我还要掀开帷帐,需要为这个虚无的人
把脉。

 

世上的好意全归于一心一意
世上的罪过全归于自作自受
 
但好人以胭脂蒙面,以毛笔描眉
我乐于看春光一寸寸骑在我家的屋顶

 

我乐于与虚无的神仙神聊
今天你吃了二两榆钱
昨天你饮酒了

 

哦你是一个胖子,他是一个清瘦的
一生都没吃饱过的和尚
清规戒律是人间最美的诗篇
一代代相传,一代代丰富
到了我这一代,我想略作删减

 

和尚的后脑壳最智慧
他们是一群可爱的男人
低头念经,专心致志

 

我在寺院门外站了一下午,直到晚课的钟声
把我催促,我该进去了
我该替母亲、外婆、奶奶,我家里善良的女人
还愿。

 

我跪下,脸上蒙着宗教的光辉
我的耳朵被木鱼敲打,流出了禅
溢出了爱。

 

我向僧侣讨要一碗清水
我喝下后,通体清凉
那干净的寺院里养育的水
与脏肮的河沟里的水有什么不同吗?

 

我一路回味
我一路默记僧侣的话:
水都是一样的,你喝它怀着不一样的爱憎

 

我的爱憎是什么样的呢?
我的立场有什么问题吗?
有问题:你憎恨河沟里的水
你自以为它脏肮,其实它脏吗?
它为什么脏了呢?

 

我一边行走一边发出小声的质问:
河沟里的水带着泥土味
那是我身上的味,我不能讨厌它的味道

 

我喝下了寺院里清凉的水
佛祖的面容清彻,我喜爱佛祖的面容
我以佛祖来清除内心的杂念

 

那我为什么会有杂念呢?
我为什么不能喝下蒙尘的河水呢?

 

我也是一个蒙尘的人
我蹲在河边观看我的面容

 

我喜爱佛祖的面容甚过爱凡人的面容
我回味寺院里清水的味道
人呀与生俱来的自我否定

 

我不应该做的事,不应该想的事太多了
如今我怀揣虚无的往事回到清朝的庭院

 

3.清朝的庭院

 

无人打扫的祖宗的卧室供奉着一尊菩萨
它周身散发道德与灰尘

 

这正是我要面对的,道德沦落由来已久
不只是从清朝,前朝就有妓院
虽然寺院不见得就减少了

 

道德写在祖宗的脸上,脸可以腐烂
交给了一尊菩萨
而菩萨一身灰尘,寂寞代替不了沉思
 
现在我必须翻看每一寸灰尘
灰尘里有骨头烧焦的味道
每一寸灰尘都是祖先的骨骸

 

我反思,灰尘降落
庭院杂草齐腰深,无人光顾祖宗的卧室

 

我隔窗观看,一张雕花木床如一具历史
静静的光线上下翻飞
旧瓷瓶,那是祖母的最爱
泛着幽静的蓝光,曾经富甲一方的人家
死的死,杀的杀

 

翻墙逃命是哪一年
兄弟抢碗吃粥是哪一年
朝庭的欢乐传到民间
饿死鬼腰上系草绳


 
 4.草绳

 

一条清晨的蛇
也是饿死鬼腰身上的草绳

 

一条清晨的蛇
也是一条童年的玩具

 

它从少女的梦里溢出
光滑的肉身,闪烁金子般的光泽

 

我躲在十月的晨雾里
等待汴河水涨船高

 

我坐在船仓
背诵唐诗,宋词丢弃一边

 

要到小学,我才回到船胘
翻看宋词像看汴河的秋月

 

岸上的人,腰身上的草绳
像他喜爱的家蛇,缠着他


 
我大叫蛇叔叔
对着水里的月亮大叫姑姑

她的长辫子,她的粉脖子
在汴河水中像我亲爱的蛇

 

姑姑呀汴河水凉
朝霞如胭脂,照在姑姑的脸上


 
5.姑姑

 

姑姑-姑姑
你薄薄的嘴唇,你乌黑的长发

 

你走路像汴河肥硕的鲤鱼
你的笑声,你光亮的额头

 

永远是少妇的笑声,少妇的额头
少妇-明亮的动词

 

永不衰老的姑姑
姑姑-鲤鱼似的姑姑

 

晚上月亮升起来
我看见姑姑在汴河发出泼刺一声

 

她的欢乐
她的幸福

 

在点燃胭脂的那个晚上
她月亮般的脸像削尖了

 

姑姑在我少女的天上行走
姑姑照耀我青涩的少女时光


 
 6.少女时光

 

携胭脂盒,手打一把阳伞
赤脚,眉毛清楚,如一边倒的小草

 

我时而忧愁,那是因为成长
我时而喜悦,那是因为迷茫

 

在汴河边欣赏一棵白杨
我抚摸细瘦的树杆,抚摸我嚓嚓作响的骨骼

 

我跑起来,额头迎风有疼痛
我跳起来,脚板如泥土有酥庠

 

回忆我的少女时光,如同回忆胭脂那美呀
在祖国,在故土,在田野,香气浮动

 

我沉迷少女时光的香气
我收藏少女时光的那个盒子

 

盒子上雕刻了我的格言――
以少女的标准生活,终究甜蜜


 
7.甜蜜

 

生活之甜何等甘美?
我用舌头抵住牙床,我分辨小小的烦恼

 

青春之蜜何等刺痛?
像一只蜜蜂在我耳朵里叫喊――

 

成恩-成恩
你沿汴河一直往南,可遇到项羽

 

他怀里躺着虞姬,娇美的生命咽咽一息
我叫她虞姬姑姑,我叫她胭脂之神

 

骑自行车,中学生在春游
我们翻过铁门,咦一座孤坟

 

那是虞姬墓,一个甜蜜的爱情的坟墓
在中学生集体春游的黄昏,我晕倒了

 

我闻到浓郁的胭脂香气
我的故乡啊埋葬在胭脂香气里

 

胭脂的坟墓,胭脂的美人躺在英雄的怀抱
再过两三年,我才知道爱情是一柄生锈的剑

 

杀死故乡的美人,结束故乡一场战争
香气里大王醒了,他大哭――

 

我的甜蜜成了历史的痛苦
我的香魂烧成了一把泥土

我的辛亥传

如果我生于辛亥年
如果我听见1911年10月10日夜
零星的枪响,我会解开我痛苦的小脚
我会跑在中国摇晃的道路上
我会去日本留洋
我会在海上学习日语,然后回国
那一夜我就在武昌
我冲上了街头,但半个月也不见清军反扑

 

不反扑,并不意味着革命就能成功
同志呀还需努力,该杀的头还得杀
直至挂在城门上,风中的王朝盛产刺客
我就是众刺客中的那一个
我潜入了帝国的后院,我要刺杀的皇帝
有人保皇,有人抢着要先下手
比如那个年代最美的男子汪精卫
比我更懂得暗杀与炸弹之道,但夜太深
失败是难免的,失败属于革命者

 

北京鸦儿胡同一个出来拉屎的居民
一声大叫引来了警察,一个深坑
一个二尺高的大铁罐子
盖子上有一螺丝,拧着一根电线
一直通到旁边的一条阴沟里
连着一部电话机,这就是革命党的
炸人现场,警察以物找人
找到了打造铁罐的铁匠铺
顺着线索跟踪到了琉璃厂东门火神庙的照相馆
里面一堆革命党,把汪精卫与黄复生抓了个正着
汪在狱中留下名诗:“慷慨歌燕市,
从容做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汪出狱时,路人争睹其风采
一代美男在历史的深夜被一泡屎
毁掉了的暗杀,他的面孔好像整过容
凭着巧舌如簧的口才,凭着英俊与张狂
汪逃过一死,但是回首历史的细节
革命的前夜闪电早就撕破了他那一张美男的面容

 

孙中山的到达,彻底改变了局面
上班时穿中山装,回乡看望老母与妻妾时
则改穿长袍马褂,习惯了坐轿子
那还是坐轿子吧。但四分五裂的革命党
一下子拧成了一股绳,大家都同意孙中山的
意见,这在革命党的历史上是常见的
他的八字胡,他革命的风度影响了热血青年
剪辫子运动深入大街小巷,浓密的八字胡只蓄在
革命领袖与文人的嘴唇上,而文明棍却不只是
挂在领袖的手上,上海滩的黑帮戴墨镜
拿根文明棍扮演革命的流氓与地痞

 

凡是造反者先剪掉油亮的辫子,都生虱子了
不愿剪辫的人躲在晚清的柱子后
或者在绸布店里昏昏入睡,怀里的妻妾两眼呆直
我与秋瑾背着长剑,从绍兴城的夜色穿过
革命党人在演讲,他的嗓音里有火药烧焦了的气质
我尊重历史的选择,我更尊重父母的胆怯

 

在辛亥年,胆怯的父母跪在祖先的牌位下
有人打开了国家的枪械库,下等士兵喝醉了
那一夜我听到了武昌的枪声,也听到了父母的叹息
乡下的财主伤心到半夜,这不开窍的老朽们
他们集体捂紧了粮仓,捂紧了通向革命的路

 

如果我生在辛亥年,我肯定捧着一颗半生不熟的
头颅,去找清政府算账,为什么要割了我热血的
头颅?为什么要挖出我埋在上朝必经路上的炸弹?
我、阿Q,还有鲁迅先生与他的同乡秋瑾
在帝制变共和的下午,梦见了民国的国父
黎元洪与黄兴我所知甚少,但我认识国父好看的八字胡
还有站在他黑白照片里的国母,她的仪态啊正是我的所爱

细雨传

1
 
温柔的时光属于我
也属于一场无声的细雨
我坐下来苦思冥想
用手指敲打雨水
它淋湿了我的青春
青春在细雨里跑步
就算是淋湿了
又有何不可?
抬头看云的日子
内心慌乱
青春如闪电时常追击
双脚如野兽
嘴里的闪电烧焦了
无限享受细雨飘飘的日子
与门前的树说话
细雨一去不复返
要把细雨收集进体内
 
2
 
我认识好多细雨
我认识好多恼人的风
 
那是在一年前
我从办公楼出来
一场细雨淋湿了我
 
一年前的细雨
跟踪了我一年
今年我又碰上了这样的事情
 
细雨,飘在我的脸上
像是无意的
像是匆匆的过客
 
暂且不说细雨
我说一阵恼人的风
直接刮到我脸上
拦住我问:
你是去年的那个人吗?
 
我不是
我怎么是去年的我呢?
我走入细雨中
我认识一场细雨甚过一阵风
 

草原笔记

1
 
我陌生的
舅娘一样的
草原
 
体态雍容
脸上堆满了
绿色的欢乐
 
头顶
白雪
腰肢上
缀满了
紫色的
白色的
粉红色的
各种颜色的
有名小花
 
可我不认得她们
 
我把草原
当作我
未曾谋面的
舅娘
是一瞬间的感觉
 
如果老舅读到此处
必定会开怀大笑
 
我终于忍住
没叫草原
舅娘
我心里涌出的冲动
记录在此
 
2
 
我从没见过
这么亮的雪
 
是草原反衬的吗?
 
绿与白的距离
是一群野马
与我的距离
是一朵孤独的云
与我的距离
 
是因为我
反衬的吗?
 
3
 
我是一个闯入者
草原与白雪家族的
闯入者
 
我眼里
蒙着一层灰
看草原与白雪
像看教条主义
 
我讨厌
别人强加给我的
一切理论
 
在草原
没有任何人
可以滔滔不绝地
演讲
 
国王
也不能在此演讲
 
牦牛不听
国王的演讲
狼也不听
 
藏羚羊
绕道而走
惹不起
还躲不起吗?
 
是的
你躲不起
因为国王
是一个爱好演讲的男人
 
4
 
我是一个逃离
诗歌的人
 
那么多诗
那么多声色犬马
 
在堕落的人群里写诗
还不如来草原
看牦牛吃草
 
5
 
草原上的人
是纯粹的人
是脱离了
低级趣味的人
 
带着污染之身
我来了
 
置于
清风明月之中
我有悔恨之心
 
不信
只要你掏出你的心
肯定是黑的
只要伸出你的舌头
肯定是有毒的
 
我只要上网
就可以看到毒舌
 
6
 
在机场
我遇到一群贵妇
 
她们散发钱的气息
她们是谁的妇人?
 
类似于
办公室保险柜的气味
类似于
文件发酵的气味
 
肥硕的臀部
是谁的坐基?
暴露的乳沟
是埋葬谁的臭水沟?
 
我捏着鼻子
与这群贵妇
上了同一班飞机
 
她们去朝圣
我去做什么呢?
 
她们的圣
与我的圣
在同一座草原
 
7
 
人类保留草原
就是让肮脏的人
来清洗灵魂
 
贵妇人好奇打量我
她们胸前的臭水沟里
掉进了
好几个同机的男人
 
如果到了草原
还敢卖弄风骚
扎西
请把她们
赶到牦牛堆里吧
辛苦牦牛
来调教风骚的贵妇人
 
8
 
坐在车里
我想像
一块玛尼石
迎面飞来
击落掉
我身上
多余的杂念
 
我带着
关在屋子里的诗篇
到草原上来透透气
与牛羊混在一起
 
我的诗
学会吃草了
我的诗
拉出热气腾腾的牛粪了
我的诗
被卓玛捡进背篓里了
我的诗
在牧民的炉子里
发出温暖的火光
 
在去神山的路上
我的诗
被一块玛尼石
迎面击中了

 

黄蓉传

桃花岛,桃花岛
女儿练武,父亲制药
 
我无限怀恋武侠里的世界
身体在剑术里分裂
青春在爱恨情仇里成仙
 
我无限沉浸于桃花的芬芳
我出生于桃花,我脱胎于北丐系
 
丐帮,我亲爱的丐帮
洪七公与郭靖,我生命中的桃花
桃花中的丐帮,衣衫灿烂
曾经——那个肮脏的假面
呲牙咧嘴的年代
打狗棍敲打江湖
 
我亲爱的洪七公
我桃花岛上的亲人,嘻笑怒骂
是一生的事业
 
我亲爱的郭靖
江湖上点灯照亮你的前程
骑江湖,跑了十里地
 
我桃花的面容
好是好,但不如我的厨艺
不如我的奇门循甲之术
我要穿墙,我就穿过了旧时代的墙
 
我要做最美的饭菜招待天下丐帮
那乞讨的人呀,风雪中送来了春天
不屈的斗志像紧追不舍的江湖
十里江湖,桃花一小片
 
酒肉甚好,好不过我的五行八卦阵
我迷信其中的哲学,如一朵桃花藏在袖子里
 
我叫喊师父
我叫的是师,喊的是父
我清晨下棋,傍晚画画
我夜晚研习星相,午间写字
 
在我的才华里渗进桃花汁
在我的眼里滴进了郭靖的泪
 
我的传奇是真的,桃花开时我出生
我是黄蓉(1208-1273),括号里的生卒年份
是多么的真实
我是桃花岛主“东邪”黄药师与冯蘅的女儿
我从奇门循甲之术里揭露了江湖的真相
 
我15岁入江湖,从此江湖有了我的笑声
江湖一声笑——指的是我的笑
 
而女诸葛——这样严肃的称呼
与我不相称
 
请不要谈论我的肌肤
请不要把一个少女与博古通今混为一谈
 
冰雪聪明,玲珑剔透——
如此形容就太过分了,请不要把黄药师的女儿
描述成江湖郎中
 
我只接受桃花岛武功
我只接受天地灵气
我只接受艳绝天下
 
保家卫国是必须的
穿越墙壁是必须的
 
如此判词:“冰纨雪柳映参差,
轻舟绰立仙人姿。玲珑心璇玑轻巧思。
风霜剥去青颜,皓首枯心也相知。
对靖一片痴,百计守城池,暂缓赋诗。”
 
如此《水仙子》何人所写?
我羞得要露一手奇门循甲了
 
江湖上的事后人喜欢猜测
而我生活在另一种真实里
 
如果非要我说出什么道理
我只能用厨艺 、哑语、术数之学
来回答——这些都是失传的道理
 
如果你还不知足
我只有作诗、唱歌,或者潜入桃花潭

喜鹊

你以为你是谁?
你是一只成年喜鹊。

 

头顶一小撮白。
我叫你孝顺,
婶婶呀站在枣树下,
数喜鹊。

 

天空浮起乡村的宁静,
孝顺之人裤子肥大,
脸色红润,身材呀
像一棵枣树。

 

我睡得浅,
我的睡眠像是错误的睡眠。
我梦见喜鹊呀在我体内
又是哭又是笑,
她们发现了我体内的宫殿。

 

我体内的宫殿
一座花园加一座假山。
花园里有一湾湖水
正迎向四月。
假山后坐着一个神仙
神仙是一只打盹的鸭子。

 

我猛然惊呼——
醒醒吧,我的假山
醒醒吧,我的湖水

 

鸭子飞过湖水,
湖水溅到我的脸上,
没有了寒意。

 

我脱掉了冬衣,
在宫殿里散步。
我帮助树木松绑,
都从自我里解放出来,
没有什么可怕的,
你看乌黑的围墙上都长出了嫩芽,
你看结冰的石像都被湖水染绿了。

 

喜鹊集合,
欢度春日。

 

扫地的扫地,
擦桌子的擦桌子。
在明媚的上午收拾宫殿,
等于在上半生准备一生。

 

到了中午,
我们都坐在饭厅,
长条木凳子上坐了三个孩子,
小舌头鲜红。
木桌子油了新漆,
白米饭盛在木碗里,
像妈妈的爱盛在清水里,
我们都围坐在一起,
听庭院里的喜鹊尖声喊人——

 

小妹妹回家吃饭。
但小妹妹在哪里?
她仿佛迷失。

 

她长大成人,
但还是太小。
提着供果与香火的竹篮,
我们去上坟,
这个清明没有细雨,
但阳光细碎,
散落我们心田。

 

喜鹊成群结队,
在故乡的山坡静静等待归人,
我是归人,不是过客。

 

伤悲是过客,
宁静是归人。

 

路边的枯草呀我踩在你身上,
好像踩在妈妈身上,
是那么柔软,
是那么温顺。

 

擦身而过的老枯树呀,
我被你的残枝拉住,
像外公每次拉住我,
他的手全是骨头,拉得我生痛。

 

清明,
喜鹊在故乡山坡像守望归人的孝子,
人比喜鹊迟到,人比喜鹊心肠硬。

 

喜鹊叫声短促,但方言纯正,
她不哭,但紧紧跟在我身后。
喜鹊看着我下跪——
妈妈呀清明不孤单,
春天催生万物,
我的心也生出了喜悦。

 

我静坐故乡的山坡,
看喜鹊从坟头飞过。

 

时光不饶人,
我也迎接了多少个清明。
喜鹊换了一群又一群,
晋文公还领着众臣登山,
寻找那棵柳树。

 

柳树不是树,
它是古人介子推。

 

靠在柳树下的人,
就是我们每年要祭奠的人。
他睡着了,
春风吹着他的须发,
柳树发新芽,
而他的肉身枯萎了。

 

唐太宗是后来人,
他给大臣柳圈,
以示赐福驱疫。

 

我用汴河水洗掉脸上的泪痕,
收起水中妈妈的面容。
我要从清明里返回了,
喜鹊一路跟着我,
一直跟到安徽省的边境。

 

我折下汴河的新柳,
祖师神农氏呀——
我耕种的心在春风中
正一点点弹起新绿。

海上芳名

我不是如东人,但我随中秋月
来到南黄海上,月亮船月亮船
今夜的月亮装满了海水
今夜的月亮装满了如东的心脏

 

如东睡着了,在南黄海的臂弯
我的想像紧紧抓住了如东的沙滩

 

如东的沙滩是月亮的婚床
今夜月亮是如东的新娘
她的羞涩升起来了,我听到
你在呼喊:小姑娘别被海浪卷走了

 

小姑娘就是我
我是如东一枚小小的月亮
我的长脸今夜变成了圆脸
我的名字成了你的芳名

 

在如东,我见到唐朝的月亮
仿佛她是个写诗的姑娘,心怀久远的意象
眼睛看着赤裸的脚趾,呼喊:月亮
你这如东的心脏,南黄海上跳跃的姑娘

 

我知道你的芳名,我知道你芳名背后的
大海,我知道你芳名背后的范公堤

 

如东的大海伸直了波浪
如东的堤岸弯曲了月亮

 

这样子显得好美
比我的肩膀还要纤细
比我的嘴唇还要笨拙

 

海浪推着肩膀
两个肩膀堆满了细沙
姑娘呀站在如东的月亮下
我低头细数今夜的心跳
我沿着南黄海一直走到如东的
月亮下,月亮是我的女儿
今夜我抚摸女儿的月亮
抚摸海浪的嘴唇

 

在中秋夜我说出如东的月亮
说出如东心怀千年的秘密
说出了我笨拙的嘴唇
说出了我纤细的肩膀
也就是说了你的芳名

 

唐朝时你更加急骤
在雨中,你轻轻抬起下巴
湿淋淋的面容是皇帝与妃子的面容
皇帝与妃子呀
抱着如东的新月
一声声呼喊:我的女儿
我的如东的女儿,从唐朝到现在
月亮依然是女儿的模样
月亮依然在如东的天空

 

那银色的光辉穿透了唐朝的城门
穿透了如东的爹娘,爹娘死了多年
但月亮依然来到如东
月亮依然叫喊爹娘

 

凡是如东的一草一木
凡是如东的银色波浪
都是前世今生的
都是命中注定的芳名

 

芳名升起来
鱼群浮出海面
如东静止
好似唐朝,远远的唐朝
浸在海水里,瓷一样的唐朝
瓷一样的如东
芳名如一弯新月
芳名如一弯海水

 

照临我的梦境
今夜我来到如东的海上
踩着唐朝的瓷片
踩着如东的富豪

 

如东的富豪啊
你家的金银堆在南黄海上
你家的财宝晒在范公堤上

 

我只是路过如东
我跳下马背,大叫:
如东姑姑,你家的哥哥怎么不给我音信
你家的婚事怎么就推到了八月十六

 

月亮照着姑姑门前的石头狮子
出海的哥哥呀
背着渔网,一身的月光
这是唐朝的哥哥吧
这是唐朝银色的月光

 

我认得唐朝的月光
古诗词的泪光闪烁
我认得唐朝的姑姑
她生了一个如东的
江苏的瘦瘦的哥哥

 

这是好多年前的事
我骑马从南黄海来
我赶着大海的波浪
我赶着海上的明月

 

我的到来惊起了睡觉的鸥鸟
我的到来惊起如东的老知县
他穿着单薄的长袍,长胡须
哦呵,一个年长的如东诗人
提着如东美酒,如东的美德
如东的海鲜气息,老知县呀
你牵着我的马穿过了范公堤

 

我喝了如东的美酒
我吃了如东的海鲜
我读了如东的诗词
我与如东的知县交换了芳名

 

芳名如美酒
芳名如男子
我翻身上马
在银色的月光下
向着南黄海飞奔

 

月宫在如东的海上
三两个仙女
四五位神仙
怀抱玉兔
骑在鱼头上

 

我不是如东的游客
我不是如东的陌生人
在今夜我叫如东小姑姑
在今夜我叫如东玉赤兔

 

如东的芳名挂在我的腰上
如东的芳名护送我向大海

 

仙女呀我的女儿
你从如东的海上冒出来
一脸的月光好似哭过
女儿呀你到了如东就做了仙女
女儿呀如东老知县还没得道成仙
那你就等吧
一直等到老知县告老还乡
种一两亩良田
闲时织草鞋,忙时跟在水牛身后
在月下种地
在海上唱忧伤的曲调

 

只有遇到神仙
我才知世上如东最好
只有遇到南黄海的龙王
我才下马跪倒在如东的领土上

 

世上的芳名在今夜归如东所有
世上的芳名在今夜踩在一层又一层的波涛上

 

月亮看见的如东
我并不一定就能看见
月亮擦洗过的如东
我并不一定就亲吻到了

 

还有很多礁石躲在如东的身体里
我寻找了一夜
也没有寻找到如东的肋骨
如东的肋骨都是海涛做的

 

我寻找到了海涛里的鱼虾
我寻找到了海鲜里的明月

 

我寻找到了南黄海上的跳跃的如东
如东此时得道成仙了
老知县呀你走得缓慢
我的女儿跟在如东身后
一步一个浪花,一步一个月亮

 

我一身海鲜美味
但我不知把渔网撒向大海
我一身朝霞
但我是一个在如东失眠的人

 

迎着朝霞
我唤醒如东所有的海浪
迎着海岸
我抚摸到了蓝天

 

海浪压着我的腰肢
我的腰肢是如东一样娇美的腰肢
蓝天俯下身
蓝天叫我姑娘,你第一次见到了可以亲吻的天空

 

我亲吻了如东的蓝天
当然我不会放过飘过头顶的白云
仙女的白云
我女儿一样纯洁的白云
我全都亲吻过了

 

亲吻过的都在天上
亲吻过的都浮在如东的风中

 

我的嘴唇
我的芳名
我的如东
偶然的也是前世的
歌唱的也是低吟的

 

海上迪斯科
海上一群诗人在跳舞
但其中少了我
因为我去了唐朝看望如东的姑姑
因为我失眠于如东的月亮上

 

跳吧从北京来的诗人
你们的双脚生锈多久就要跳多久
你们沉闷的心需要如东轻轻开启
需要如东的姑姑叫你三声:
安琪安琪安琪——

 

月亮在大海深处回答了
三声——如东如东如东
芳名如大海
芳名如海鲜

 

范仲淹湿淋淋从大海探出身
他要迎接左宗棠,都是做官的
都是如东的过客
都是月亮里的幻影

 

都是如东的灵魂
湿淋淋的
如东的脸是范仲淹的脸
如东的轿子是左宗棠的轿子
湿淋淋的滴着雨水
朝代更替,旧时的文人
打着红漆布伞
赤着脚,长袍如风
长辫子缠住了脖子
跪下吧风雨中我的祖先

 

砍头在死后多年
开棺见一具文人
如东的文人15年真身不腐
但交出了头颅
交出了一把傲骨
交出了铁舌头,舌头生锈了
但紧紧咬着——
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
薄薄的两行诗
薄薄的两行忧伤

 

文字狱文字狱
乾隆皇帝的囚笼
早就成了一堆废物

 

砍头在乾隆四十三年
钦差大臣来到如东栟茶场
千年古镇滚落了千颗头颅

 

历史的血渗进了大海
押京师问斩的是后人
祖父呀你写下的诗篇
惊动了皇帝
惊动了刘墉,他的奏折
多么的暧昧

 

一柱楼在哪里
徐述夔在哪里
那个清王朝的乡间老才子
你的著作我要翻一翻
你的靴子我要翻一翻

 

但我不是乾隆的诗友
我不是礼部仕郎沈德潜
作序的事我还没有试过

 

朝代更换了诗人
月亮还挂在南黄海上
毁我衣冠真恨事
捣除巢穴在明朝
这都是先人的陈年旧事
现在读来还有一股霉味

 

所有的芳名都是旧名
所有的芳名都是爱恨

 

祸根起于田地
祸根起于小人
县衙里有熟人
东台县太小
那就到江宁府
江宁府也有熟人
那就越级告到扬州府

 

江南官府多么清廉
诗歌之事不要扯到田地
太后大丧期间你竟敢违制剃发
重罚纹银500两

 

轻判,这是轻判
既然徐家良田埋有蔡家祖坟
良田有罪
徐氏呀你必须拨给蔡家坟田四十亩

 

怨恨
怨恨成了清朝的专利
我翻了翻
甚是陌生

 

清朝的文学
清朝的皇帝
陷入文字狱中
狂写诗的人不喜欢只写一两句
讥讽诗的人
但只两句就流传至今

 

一柱楼在战火中化成灰烬
银色的月光呀
你照着幻觉中的一柱楼
也照着我姑姑一样的如东

 

陈年旧事是多么美
陈年旧事是多么明亮

 

如果没有今夜的月亮
我可能看不透陈年旧事
如果没有大海的喧闹
我可能听不到掉落地上的诗篇

 

如东的芳名
如东的芳香
都是我记下来的
都是我在中秋夜的意外收获

 

我在如东支起了想像的帐篷
夜里点起废弃的怨恨
在月光下
煮如东的芳名
我的女儿在身旁睡着了

 

如东轻拍海浪
乾隆、刘墉、徐述夔、沈德潜
都醒过来
围着我听我讲述陈年旧事
如同听与他们无关的如东往事

 

那好吧
你们只要听出了我的忧伤与喜悦
你们就得救了
你们就可以到如东重新做人

 

你们的灵魂
我今晚就唤几声
请你们全都从大海里出来

 

徐氏、蔡家
黑暗中的钦差大臣
你们的后代
统统集合到银色的月光下
我今夜要点名
当我喊出你们的芳名时
请你们一一作答

 

芳名湿淋淋的
芳名蹲在我嘴上
芳名一跃而起
圆圆的
高悬在如东的海上

盐官

夜里传来消息:岛国爆炸了
我醒后再读两个半小时的史记

 

鸡叫声中白光从楼群中渐渐露出来
我的脚麻木,而心灵清新
我的眼闭一会儿,文字躺在身边

 

一页又一页的历史
一声又一声的叹息
从脑仁穿过,惊起梦中的鸥鸟

 

我穿木屐在院子里散步
再次确信海水抬高了盐官

 

哦盐官
我差不多有半生与你不曾相遇
你躲在大海深处
背上是一座岛国

 

现在岛国在盐官背上
煮沸了,煮沸了的猴子
抱着煮沸了的茶壶

 

茶壶里的日本
一个哭泣的盐官
搀扶着一个烧伤的武士
一个烧伤的武士
牵着一个幼小的童子

 

他们集体的哭泣
波及到我国善良的心

 

我国地大物博
和尚儒雅,茶叶肥美
善良的心遍布大江南北

 

那一年我还不在人世
奶奶在逃命
日本兵追赶的紧

 

盐官呀白须嫩面
他代表一个朝代
人民要吃盐
乌鸦要唱歌
盐官与姨太太恩恩爱爱

 

砍掉的头挂在城门
我多年后才见到那些面容
盐在眼眶里结了笳
仇恨的泪打湿了草木

 

一个国家的恩仇
不需要盐官来报
他与姨太太衣锦还乡
白银藏在舌头底下
官盐背在驼背上

 

日本呀多美的岛国
盐官说:我爱日本
我爱日本的姨太太
我爱日本的樱花开
我爱日本的剑道与茶道
我爱日本的和服与阴柔

 

盐官抱头逃窜
枪炮震歪了他的五官

 

那七年
从海上远道而来的军队
陷在中国的山河里
我没有参战
并不等于我不想参战

 

我的年纪太小
我恩仇不分
我只爱人类
我只爱一颗心一样的地球

 

我抬头看城门
日本兵割下的头颅让我咬牙切齿
我决定参战
但穿越艰难的时光,我还是来迟了

 

蘑菇云是什么云
是什么样的罪恶
获得了什么样的惩罚
是什么级别的地震
获得了多高的海啸

 

反正我来迟了
我一个小小的盐官
我背上一个国家的良知
我行色匆匆
我的愁容像破碎的岛国

 

我敲开春天的门
我给惊慌的人民
送盐来了

 

我以一颗悲悯的心
捧上一包中国的盐
我以一团民间的爱
靠拢一个哭泣的岛

 

盐官爱上樱花
我爱上灾难中的人类

 

伤口爱上盐
樱花也会流泪

 

阴柔之美
此时我眼里的灾难

 

房屋飞上了天
和服在风中碎了

 

股市上的钱
盐官的钱
我的白银
被海水洗得更白

 

徽道上的小痞子
担着一箩筐盐
他发财了

 

小痞子
装不正经,装神弄鬼
装地震专家

 

一眼识破
震歪的五官扶正

 

我大骂:小痞子
滚远一点
我把你们视为动物
那一年
你们集体犯下死罪

 

南京城
盐官夜里从尸体上踩过
他血里的盐快流尽了

 

没有盐吃了
那就献上血
但血里的道德
烈士一样的道德
疾恶如仇的道德
嗷嗷叫喊着公平与正义

 

盐官脸色惨白
失血的痛苦
教训了肠胃失调者的矫情

 

岛国传来更加伤心的消息
死难者的面容被海水洗得发白
惊恐的幸存者
等待着盐官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