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西原的诗


当前位置 > 西原的诗>返回首页

西原的诗

分享到: 更多
世界之秋

世界在秋风中远去
暮光中的人群修改完表情,在烛光中蜕皮


地球上飘起了凄凄细雨
绿箭牌世界享誉绝食时代的口腔世界
图书馆中的晚餐禁止借阅
护士的护卫舰在大海深处被锈迹武装
 

人类戴着失而复得的枷锁,在希望的田野上庆功
有爪动物张牙舞爪,齐步走在新时代的康庄大道上

 
天秤座难以估算天空的重量
世界烧尽后将用于冬季取暖等公益事业

世界会议

人类从银河中打捞出世界
世界湿漉漉地在宇宙会议室罚站
暮色深了,世界的艳照被卫浴生产商高价买断
 

大红灯笼在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摇曳
少年手捧太平广记,雀跃着走向红十字医院的太平间
世界人民代表大会和世界在晚风中胜利解散
高速铁路上配备着高级逃生艇,在高山上拥堵


人类遗迹博物馆的卫士,挎着菜篮和比利时手枪
墙壁上贴出告示:门票上涨


世界被暴君在夜市上拍卖,一元起价
蜷缩在大街上的醉汉,形似龙虾
非营利性质的领袖遗体博览会因降雨推迟
一夜售罄的世界,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病中纪事

秋天深了,帝国的晚风掀开法典
在起义与暴动之间划清界限
为了撇清满身污垢,我们脱光衣服
在光明中站好队伍

 

我们在盛宴上言不由衷
安上假肢,戴上假发,背诵假话
我们要祝福为人类解放而斗争的人们
我们也要远离纷争,和睦相处

 

我们要彼此赞美,也要互相诋毁
我们要经天纬地,也要一无所知
我们证明了世界是矛盾的
我们是伟大事业的接班人,谁为我们接班


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
长大后,我们就成了你们
但归根结底,还是你们的

想象猛虎

想象猛虎佩戴奖章穿过礼堂
发言稿中的世界,被频繁使用
在旗帜飘扬的广场早泄

 

今夜,世界突然在秋风中疲软
无力劝慰他人,无力自慰
秋风也一夜疲软
今后秋风无力扫落叶

 

想象猛虎在光明中做爱
山冈上芳草萋萋,女公务员裙裾摇曳
想象大海,猛虎在大海中翻船

 

想象大雨冲洗的银行,猛虎在马车上吃马
想象你在大兴安岭的杨树林中织毛衣
我在树林中跟你做爱,做爱后剥下你的皮

祖国

当人民成为橡皮,用于擦洗世界的污垢
纪念碑的阴影变红,反动派口号喑哑

 

我们敢不敢让领袖下马,将我们的国家剖腹
让不明真相的群众在大地上撒网
将汪洋大海中的漏网之鱼养大

 

我们习惯于被推到风口浪尖
作为创造历史的主力,被历史的车轮碾碎
但仍要化作春泥,为我们的国家替罪

 

你不能越过暮色中的大海

你不能越过暮色中的大海
所有幸福的事物都戒备森严,让我们无所事事
只能在美好蓝图的遗址上打捞生活的沉船
那么在这艰难的世界,唯一重要的事
是不是避免莫名其妙地死?
 
暮色深了,你不能越过暮色中的大海
让我们保持缄默
在仇深似海里荡起双桨,小船儿孤筏重洋
让我们在牢狱中坦白从宽
对天发誓,把牢底坐穿
 

在命运的荒凉大海上

我们在陈旧的生产线上等待检验
燕子在世界的庭院里低飞
美好的生活一去不回

 

世界大门紧闭,疾病代表团在北方游行
你要我们选择计划生育,还是在梦中遗精?
可不可以借给我们半斤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谎言
不让我们的墓碑成为分文不值的遗产

 

命运的雕像迎面倒塌,到生活深处上访的人群
在萧萧秋风中败北
我们被迫变卖生活,在深夜的茫茫大雾中撤退 

 

在命运的荒凉大海上
我们插翅难逃,有苦难言
谁能蒙混过远大前程的海关

落日照耀下的帝国

世界倚在危房下流血
对着都市排泄的浪子,在国家的酒馆里醉生梦死

猛士阵亡的讯息在世界飘远
人类病情加重,无暇顾及密密麻麻的送葬队伍
风寒来袭,故乡在帝国的落日中披上丧服
 
当暮色像铡刀飞快落下
我们怀着火一样的心情,被运送至千刀万剐之夜
没有时间,留给我们向仇人道别
没有赶尸人,冒着大雪为我们垒起新坟

最后的挽歌

直升机飞过大洋洲,世界就走到了尽头
广大企鹅群众,永远穿着黑白搭配的礼服
便于在漫长的世界葬礼中,随时保持肃穆

 
世界隐忍负重,招人可怜
遭受过无数次拆迁和重建
疯狂的岁月何时得以停歇
祝福你,我们的世界
今天,愿你在鲜花和翠柏中长眠

 

世界退去以后
孤零零的我们,被倒挂在天空
任西风日夜宰割和吹拂,不被大地收留
我们被风干后,会不会永垂不朽


 

在深秋的大西洋上

乱世中的浪子,对爱情感到厌倦
热衷于在热气球上练习跳崖
为了轻装上阵,需要卸下思想的包袱
重要讲话因为超重,也要抛开


浪子指出,伟大的爱情污秽不堪,像一团废纸
积压在世界废品收购站
我们垃圾一样的生活,亦是如此
通常被运送至大西洋上,用于填海造地
有时也卖给无产者,用于拉动内需

 

浪子强调,我们要围坐成一圈,烧起生活
轻轻地拍手,歌唱水深火热
还要内心充满理想,在深深的大西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