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碎岁的诗


当前位置 > 碎岁的诗>返回首页

碎岁的诗

分享到: 更多
致故乡

把动脉切开,可以浇灌几棵玉米?
我给你
我咳断的肋骨,我变卖全部家当买来的疼痛

 

把静脉切开,可以浇灌几棵花生?
我给你
火光冲天的原野,和原野中被拔掉牙齿的野兽

 

我的方向盘失灵,刹车失灵,但我的油箱还是满的
我给你
通向远方的彩虹,及彩虹上的连环车祸

 

我的头发白了,尸体干了,但我的灵魂还是你的
我给你
仅有两页的圣经,仅有一平方米的天堂

 

鬼节

我只在火光中现身
哪怕是远在天边的火光
七月十五
亲人们把成吨的草纸烧成灰烬
相聚的时间到了
没有烧纸的人
你不会看见
十字路口
每一辆车都迫不及待奔向死亡
田野中的坟茔
逝者的手紧抓着玉米的根
把火点起来吧
我的现身只会让你脸庞发烫
而不会让你脊背发冷
在火光中
我为你的爱情
准备了私奔的地图和盘缠
为你的绝望
准备了一把尖刀
七月十五
只有这样的火光可以让我们跳舞
只有这样的浓烟可以呛出眼泪
只有这样的泪水可以让我们重逢
哪怕泪水前就是火海
泪水中藏着刀丛

西流湖

投湖自尽的女人
投湖之前,请联系我
我知道,只有你的绝望才是真的
才是纯正的黑暗,一百盏探照灯也射不透

 

你说,只有死亡可以让你安睡
现在你梦到什么什么就爆炸
——那就把这个世界炸光吧
炸光了,再睡不迟

 

你说,你想杀光了仇人再去死
但你找不到他们了
——我带你去,我知道他们藏在哪里
让我和你一起,把他们杀光

 

投湖自尽的人们
投湖之后,请联系我
我和一个女鬼住在西流湖的南端
住在那个“投湖之前,请联系我”的牌子下面

弃儿

出生不是别的
下地干活的时候,大家听到了婴儿的啼哭
她裹在一件红色斗篷里,身边是两袋奶粉、一张字条

 

一个没爹没娘的孩子,吃着土长大了
吃土时她从不把葛针钉子挑出来
成长不是别的,成长就是咽下这些滞涩、孤独与疼痛

 

她恨透了父亲,却理解母亲
她相信母亲是为了爱情。爱情不是别的——
一双无人对视的眼晴开始在黑夜发光

 

生活不是别的
正因如此,她才要让生活成为别的
漫长的旅程开始了。她把一个个远方甩在身后,她老了

 

好在死亡已是她的老友
死亡不是别的,死亡只是烧焦的麦子、倒伏的玉米
只是所有临终的呼喊,都压不过婴儿的啼哭

快递员的一天

“这是我工作的最后一天!”
他这样想着,起了床
辞职计划在他脑中瓜熟蒂落之时
他的脑髓已被吸得精光

 

“他妈的电动车,一月修三回修不好”
尽管他骂自己的车时面目狰狞
但他本质仍是一个羞怯的人
他给一个女人送振动棒,没碰她一根手指

 

“待遇太低了,太低了……”
他躺在地上念着咒语
周围挤满了围观车祸的人群
他的货件洒了一地

 

“这是我活着的最后一天!”
——他意识到了但他已说不出来
他勉力爬起来,抽出一张快递单
写道:“始发地:郑州;目的地:天堂”

津田诗织是一只风筝

津田诗织不是一只风筝
标题是虚拟的。他愿她真的是一只风筝
让她在那电影里飞,飞,飞出那电影

 

所有孩子都是偷偷长大的
在各自祖国的怀抱,各自遥远的镇城
如果天空允许一只虚拟的风筝飞过
那么全亚洲的少年在同一瞬间拥有甜蜜是可能的

 

但全亚洲的少年都看到了
看到了那只风筝的坠毁
他们加入送葬的队伍,延绵百公里长

 

津田诗织不是一只风筝
她强行要求自己成为一只风筝
一只不会飞的风筝飞了,飞了

 

一只不会飞的风筝飞了,会是什么结果?
以太投靠了成长,出卖了我们
全亚洲的少年都感受到了
全亚洲的少年,望着稻田失声

 

 

咽炎

一副咳不尽痰的喉咙
在时代的高歌中猛咳不止
那歌手精通民族、通俗和美声
他刚从报纸A叠走下,踏进网页和荧屏

 

而一个不讲卫生随地吐痰的人
注定要奔波在求医的路上
从西苑医院到东郊精神病院  
一副喉咙与沙石磨擦,代我走过殷红的路程 
   
好在纱布会覆裹一切
白色的纱布,使我变得安静 
我把麻药催生的分泌物咽回腹内
   
一副咳不尽痰的喉咙 
终变成了一副咳不尽血的喉咙  
卡在我的脖子里,像一朵棉花堵在棉桃中

 

高中

让我们把自行车锁好,把寝室锁好
把年级主任的教导永记心头,既然父亲的铁锹进不了校园
就让我们永远地忘掉麦田   

 

让我们把复读机再放一遍
让磁带再次袅成一团,既然我们的头发如此生脆
女生的辫子,比磁带更容易扯断

 

让我们把情书、病历和模拟试卷一起点燃
并亲吻每一寸烧焦的皮肤,既然饿疯的考场
急需一场大火忘掉饥饿 

 

让我们把肤衣犁开,露出骨面的玉白 
给血液一个吹风的机会,既然高高的刀尖
挑起了我们的贞洁与未来

 

五月

请在今夜逃离家乡
请为卧倒的麦子出门乞讨
请在收割机的巨轮下,碾出大地的心肠
 
被阳光刺瞎的麦客
挥舞着镰刀撞在一起
一颗瘪肚的麦粒中
乡亲们口吐白沫,四肢抽搐
 
请在今夜逃离家乡
请为荒芜的坟场,留一个丑陋的孩子
请为空腹的歌喉,咽下一地麦芒

1986年

1986年的春天狂风大作
1986年的花朵,在风中化为烈焰
1986年的风刮过19871988和1989
1986年的风,刮过一双见风流泪的眼睛
 
1986年,未通电的村庄夜晚黑不见底
1986年,一场大雨把整个中国连成一片
1986年,一队队的汽车从乡里的公路驶向远方
1986年,一位母亲幸福地怀孕而另一位开始迅速衰老
 
1986年,指尖在水缸中扯下缕缕红线
1986年,门神悄悄完成自己的剥落
1986年,两个小孩呆呆地望着帘外的雨珠
1986年,他们不知道将会有一场大风把他们刮到一起
 

婴宁

今天是第几次打开你的身体
探访我的故乡与墓地
皮肤青红,穿错衣裳
 
你死了,我也死了,我们的爱成为这个世界的秘密
萌蘖的枝花牵引着瞳孔
诈尸的眼晴如浸在红墨中的碎瓷
 
我们越飞越高从不害怕,我们的爱是我们的翎羽
我们的梦像我们一样抱在一起
我们无法单独醒来
 

三月

绿色的火焰,伸出舌头舔遍大地
你的逃亡越发显得贫贱
 
她温柔地重构你的身体
将骨头抚摸成肉,将肉抚摸成骨头
 
三月,我不能脱下棉衣
我无法相信这个春天
 
空中的女人,日复一日的仰望
你的脑袋渐渐变成第三颗睾丸

春天

隔着皮
膨胀的欲望把衣服撑成了碎片
 
裸着身体,你说
你要趁春天把皮剥下来
不然,夏天欲望膨胀得更厉害,你定会死在自己的皮里
 
刀子和着心跳的节奏
在手中颤动
你说
分不清皮肉的地方,就割下一层肉
 
鲜红的肉
闪烁着鲜红的光芒
一片片落下来
像当年你削一只苹果,像当年你摇落桃花
 
可你忘了吗
植物没有神经
你有
 
你倒下了
血泊是一个美丽的湖
有几个人
能将自己的鲜血激出浪花呢?
 
谁禁闭我的青春
我就让谁死
你的话真是驷马难追
 
你死了
好在这是春天
疾长的草丛很快就能遮住人们的视线
醒来的动物很快就能清理干净现场
 
 
 

草只在你不看它的时候才生长

草只在你不看它的时候才生长
你不信吗
那请你蹲下来
死死地盯住一棵
我就曾固执地这样做
我错了
三天三夜它都丝毫未长
之后
它死了
一棵羞涩倔强的草
用自杀的方式反抗了我的窥视
和我们一样
草只在人们睡熟的夜里秘密生长
草有草的自我
有它的分裂与脱蜕
有它的初潮或梦遗
有它美丽而焦灼的想入非非
草死了
我的眼睛肿了
并不是因为我三天三夜没睡
它是在草死的那一瞬间肿起来的
你曾问我为什么我的眼见风就落泪
现在你知道了
我盯死了一棵青春期的草
它的魂灵附在我的眼睛里了
风吹来
草是要摇摆的
 

变脸

我的手没有变
站在旷野,我依然可以抓住风中的树叶
甚至我依然可以,把整场风择干净
 
我的手没有变
风变了,风裹着刀子刮了过来
 
我的眼没有变
七月,我依然可以和太阳对视
甚至我依然可以,告诉你太阳下面的矿藏
 
我的眼没有变
太阳变了,太阳变成了一颗流星
 
我的心没有变
姑娘,我依然可以为你把心挖出来
甚至我依然可以,把它切碎了给你看
 
我的心没有变
脉络变了,血从我的心脏流出,却再也流不回来

 

窗前的阴谋


风像一只手
搅拌着雨和黑暗


在雨中睡去的人们
像已暂时地死去
而暂时活着的我
已渐渐看穿了窗前的阴谋:

 
它们在制造着一个大海
用不着等到天亮,就会完工
到时,只要我咳嗽一声
所有的门窗便会全部碎掉
海水从四面八方涌入
我将很容易地死去
而幸福的如暂时死去的人们
已不知何时
在睡梦中变成了鱼
 

活埋

我的家乡
人们从黄土里长出来
在这片黄色的沼泽里
挣扎一辈子
再变成黄土
供别人挣扎
别人再在这片黄色的沼泽里
挣扎一辈子
再变成黄土
再供别人挣扎

 
我看见
那么多那么深那么软的潭
人们依次陷进去
这时风就卷来一堆堆黄土
盖住他们
还有一些脸孔模糊的人
丢下石头
不知再填进去多少人
才能垫起一只鼻孔
呼吸

梦魇

 

杀掉一个熟睡的人
是很容易的
我的恐惧即来于此
看着杀我的人来到床前
我却无力阻拦
我迈不出步子
喊不出声
看不清寻仇者的面孔
我被紧紧捆缚
犹如真相
被无耻的谎言勒住脖子
尽管我已死里逃生了无数次
但我知道
早晚有一天我会失手
我会死掉
死在梦里

 

秋天的早晨

你会不会想起那个早晨
你睡在野外的草庵
睡了一夜
睁开眼
家乡已经飘远

 

你会不会想起那个早晨
一片打湿玉米地的雾
打湿了乡亲们的衣服
打湿了你的眼睛
打湿了八月十五

 

你会不会想起那个早晨
泪水燃起蓝色的火焰
那些经过长期治疗而痊愈的病症
在一瞬间
全部复发

 

你会不会想起那个早晨
某个细节
预示了一切

 

你会不会想起那个早晨
太阳跃出海面
扑通一声
又掉进了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