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高野的诗


当前位置 > 高野的诗>返回首页

高野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我们手挽手来到墓地

我们手挽手来到墓地。
野菊花
像外婆瘦小的脸迎着歌声
和光。

 

我们跪在草地上。
像小时候悄悄打开外婆的
房门。
我们把偷吃的糖果
放回她的枕边。

 

我们在阳光下躺着。
坐着。
蓝天之上白云
悠悠。

 

外婆在里面窸窸窣窣。
她的眼睛看不见了她的耳朵
听不清了。
她总是那样让我们


耐着性子去等。

姐姐

姐姐把羊赶到南河。
有时在南山。
青春是一坡青草和几朵白云。
羊在啃食
十六岁的脸。
河水清澈。幽凉。卷起好看的浪花。
姐姐坐在石头上唱歌。
书包挂在羊角她的泪水
流在心里。
我在教室背兰亭序读罗密欧
与朱丽叶。
而整座南山都是空的。除了泪水和歌声。

外婆

外婆在梦中回到她
黑暗的小屋。
她枕头下藏着陈旧的钱币。
她渴望用那些钱币治好生命中的黑暗和静默。

 
她渴望在死之前
看见在她手掌中长大的脸。
并听到带血的哭声。

 

一具未上漆的棺材在她的床头
等着她。
她把舍不得穿的衣服
舍不得吃的糖果
放在里面。
多少年。她抚摸它和它们。
像抚摸来世。

 

她坐在小屋门口
一个人说话。风和阳光迎着她。
拐杖靠在墙角

 

在倾听。

 

我们扛着锄头。
仿佛从遥远的世界回来。

三月

二月命薄。

 

三月为它献上花环。
夜雨洗亮婴儿般的早晨。在一阵鸟鸣中
太阳因晚起

 

而羞愧。
我们踩着三月松软的心

 

来到田野。时间在接生。
在低处
举着鲜嫩的小脸。
你发辫上粘着青草和泥香。你很美。你的嘴唇
刚刚被偷袭过。

非我

我是非我。
在浪尖上游离。在风中飘忽。
在低处遥望高处
的花朵。
是孤独的影子。乌云。潮湿的梦境。
是一首音乐最低沉的部分。
是黑夜的三分之二。
是海水环绕的断桥。
是沙滩上的游鱼。
是迷离的烟尘。
是感伤的手指和滚雷
画下的风暴。
是无声的图像
在呼喊。是窗前喑哑的铃铛。
是黄昏漫长的等待。
是落日跌入深谷的焚烧
与破灭。
是承载闪电的蚂蚁的脸
在祈祷。
是生命之轻。
之重。
从你的神坛上向我倾泻。

我喜欢这样的早晨

我喜欢:
这样的早晨——
像去了远方。我们拥有短暂的
离别。
在夏日。自由的鸟鸣中
我们重逢。
 
树在下雨。
你在黄瓜架下摘长长的豆角。雨水顺着仰望的脸
落在潮湿
而明亮的
天空。

 

青草和泥水
之间:是欢愉的
脚印
倒映着远山。

 

世界在沉睡。像它的
梦境。

幸福即将来临

这是悲伤的,带刺的,颤栗的
时刻。
你要用毕生的
矛和盾
站立起来。

 

你是角斗士,走上别无选择的路。
在世界的围观中。

 

幸福在小树林里埋伏。在转角处
等待
最后的呐喊。

 

你要守住黑暗
不被更深的黑暗攻破。黎明正马不停蹄
向你赶来。

 

你要相信:未来
在辉煌的殿堂,为你戴上王冠。
你将获得在鲜血和泪水中盛开的花朵。它用香甜的果实告诉你:
啊,幸福已经来临。

七月

七月在西方降落。
它燃烧。像天使的羽毛,落入永恒之河。
而我们
在爱中重生。从婴儿的世界。
与美好的
疼痛的
未知的事物,相互融入。以它们为鲜血。
生命有多少七月
我们重生多少次。

日子

日子被锁在房屋。
七月。火红的舌头,舔舐聂鲁达忧郁的
奎卡舞。
舞伴们在二十首情诗中

 

啃噬一颗心。在一首绝望之歌里死去。
祖国在打虎。

 

妈妈在打苍蝇。
没有什么可以赞颂。你是九月。
八月是灰烬。

他的音孔长出紫色的花朵

它来到鸟群中。
万物闭上眼睛。远方的山岗
在寂静的湖边
降落。

 

白色的
雾。
在林间寻觅梦的出口。母亲吹灭麻油灯
衰老在童谣的尾部。

 

她收拾行李准备远行。
晨光
在牧羊人沉默的脸上
照着旧年的积雪。

 

他的音孔长出紫色的花朵。
像等待
她的吻。
在黄昏无边的草原。

立秋

秋天是被喊醒的。人们手持黄历
时钟
和汗巾
站在它的门外。

 

大军举着太阳铸造的矛
和长剑
已赶至阶前。

 

它用一夜时间坐立起来。
它的身影
慢慢
慢慢
慢慢地遮住了整个夏王朝。

 

它即将拆掉夏日
的祭坛:花瓣和叶子。那显露的果实


是哺育万物的乳头。

你在高处

你在高处。
像连绵的山峦压在梦境的出口。有时是星辰
之火
烹煮在午夜。
有时是白云。
有时是乌云隐藏的闪电
在吮吸低处的
血。
有时是无形无声。像平息的风
和来世。
遥远

 

而绝望。像神龛上的脸。

它闭目在自身的梦中

像一个熟睡的孩子。刚吃完奶水。
甜蜜
的呼吸。一脸乳香
和陶醉。


刀锋与
火。
留在鲜血浸染的星球。
它闭目
在自身的梦中。关上语言之门。


陶瓷般光滑的盛筵。生命是
一件完美的
工艺品。
闪着最后的光芒


和意义:使仪式显得更加庄严和神圣。
一如上帝在沉睡中
忽然醒来。
并亲吻他们欢舞的脸。
             

重阳节

哦,洛阳。
灵魂已经空了。年轻人去远方歌唱。
祖国
在拥挤的路上。


你的手掌很脏。落满灰尘
和哀怨。


老人
坐在广场上,悉数丢失的江山。像石雕。比石雕
幽暗。


孩子们在
天上
飞。
新生的云朵和底片。


一些落叶在腐烂中
静静等待。祖国新鲜的血液。
和乳汁。

小山村

 

镰刀挂在檐下。风吹。露洗。
日光
唤不醒。


草木深深深。
在院墙上。门楣上。种植荒凉。
和深渊。


月吟。
虫鸣。之夜。墙在脱落。
蛇在蜕皮。


新坟。旧坟。
像沉睡的蜗牛。熄灯的帐篷。


良田百亩。蛙声
千倾。离散的人们,死的时候,在这里
松开拳头。      

 

南山

一群羊停止了追赶。在河边
念起咒语。
三匹枣红马 ,低头。沉思。 摆动的尾巴
仿佛是黄昏的。


河流歌唱了一天。声带上挽着
永生的花朵。


少女从水边的石堆中起身。
长发和红裙子
飘舞。风吻着她沉默的唇。和年轻的
乳房。


草地上晾晒的衣服:一件。一件。一件。
被收到竹筐里。
她弯腰的身姿,比落日
迷醉。


牧羊人把草帽拉得更低。
只剩下一双鹰的眼睛。


无数蜻蜓赞美着这一刻。它们飞呀。
飞呀。
飞呀。
飞入幸福的永夜。

中年

有人早死。有人
生在你的中年。
你奔波于喜报和讣告
之间。

 

皮肉松弛。神色
暗淡。
对于一棵
曾经在呕吐中抱紧的树。
你已衰退。

 

温柔的事物蒙着时光
的面纱
把你推向刀口。

 

你的喊叫
是它的一小部分。而生是它
最重的负担。

 

有时
活着是一种耻辱。
当想到:
你的一生已她被漂白。
 

元旦

他们裹着甜蜜的语言
和外套。
太阳像记忆
的火盆
烘烤
从雪中返回的手指。
冬天的
春天。故事在旧世界
延续。
没有什么比过
此刻。他们在相聚。而我们从来不曾告别。

黑夜过于闪亮

在永恒的梦境。
他双手攥满
力量和风。在她的注视里。黑夜过于

 

闪亮。
他寻觅。追逐。腾云
驾雾。在颤抖的树林沉迷于无言

 

的告别。
后来的白天

 

被堆积。落满尘烟。他沿路
返回。

 

在每一个结霜的早晨。在广场消瘦的脸上。
太阳像

 

月亮。目光恍惚。

 

沉重的行囊只是一场旧梦。
而未来

 

已成为过去。

 

桃花

我来看你。
在晨光和夜露中,踩着砾石和深渊。
像一团哭泣的纸。
我只剩下你
和越来越多的褶皱。
以你装点的山河
打开我吧,以你的体香
和色泽。

 

你仍是那么羞涩。
那么美。阳光和风捧着你粉红的心事。
而我双手低垂
像一座静默的墓碑。

 

而我只能带着疲倦的脸
和破碎的心
站在这里。
仿佛站在梦境的近旁,经历一次死亡
又像一次重生。

 

为了触摸七月
的乳房。
我献出鲜血和泪滴。我曾把命运系在
燃烧的枝头。

 

如果我死去
请用落花把我埋葬。请用流水清洗
我为爱
而偏执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