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吴小虫的诗


当前位置 > 吴小虫的诗>返回首页

吴小虫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另一个我并祝步成生日快乐

(1)
 
春节过后,我似乎更看清了自己的命运
灰色的雾霾下,车站
一根针扎着我们,啃死鸡头、鸭脖
活下去,以水的柔软
只有步行街那尊塑像在代替世界思考
 
在辨认不清的面孔中,我坚持做个诗人
沿着黄河,翻越秦岭,伫立长江
我想知道江河怎样日下
我更想知道,爱,是怎样的一条小筏
拯救和温暖了明天的初阳
 
但我泥土的身子终经不住风雨的侵蚀
也贪杯迷恋美色被牵着鼻子走
当我在某一刻醒转过来,曾背离的阴影
会以一种空虚的形式将我托起在万里云端
而她的重力却是日常傍晚来了
 
感谢大地生长了另一个我,暴风中抓住
靠这点点的重叠,就使灵魂饱蘸了墨水
用楷书一笔一划认真书写
感谢你朋友,作为一个诗人
也许我要寻找的正是人类的梦境
 
(2)
 
生日有什么意义?
它照亮了若干年前母亲生产的脸
它对应了我们坟头的经幡
一个人来到世上,冥冥之中
他将戴上那个紧箍咒,拿起金箍棒
他也将挣破一切,回到爱人身边
 
原谅我的情绪还在把使命思考
你的生日让我意识到应该从书斋出来
加入到这春日的赏花中去
沿着江边行走,清澈的水拍击岩石
远处的船拉响了鸣笛
你的生日让我意识到天平的另端
应放上一件形而下的裤衩儿
戴眼镜的掌柜抬头朝我们喊齐了
 
我将在你生日的这天放下一切
去找你喝一杯酒并祝福你快乐
在顺流而下的事实中,我们
保持了作为人的尊严和底线
我不再想做个诗人和了解关于爱
天地清明,万物本在其中
 
 

观音山之路

菜叶蘸满猪油,去往观音山的路
是该站立着吗?藏羚羊的跪拜
让我脱离了肉体,如大象无形
乘着空气,时而也脸面贴于地上
和尘土重圆际会。他们分离的太久
他们,在一米七二的世界
演绎着小家碧玉。这生死这爱恨
这红尘滚滚,烫伤了岁月的遗孤
而我在欲望中出生,每一片树叶
生命力都走在一条钢丝绳索,左右
晃荡,江水的汹涌只是自己的汹涌
鱼不知道自己被吞噬的命运
就像我那晚期的妈妈,喊着吃饭
哭着说,我的肚子很饿……
我无法执着于我的一生,这块泥巴
愿有人把它砸烂  愿飞溅出的一小块
轻轻地上了——观音山

局部的苍凉


再一次在诗里爱上每一个人
理解他们的偏执,更理解他们的
悲凉。理解从生到死的一瞬
我的内心留下许多梦幻的脚印
 
已经无法再一次,黄河裹挟着泥土
冲刷干涸太久的河道  她的旁边
是世世代代居住的村民
种植着秋天就金黄金黄的玉米
 
和谷穗饱满。看苍天大地
一生的起起伏伏在河面上翻转
奔突,互相撕咬,而血和灰
就是过后平静的无欲的水面
 
谁能理解那局部的,细小的伤口
他死于肺癌  他们死于缺乏信仰
而她和死对抗着,挣扎的痕迹
又一次被淹没在堆起的浪花
 
凉风吹来,吹在那滚烫的肉体
他感到无比轻松,任风将头发吹乱
是的,没有比原谅更上升到星空
他站在河岸静静地哭泣起来
 

关于婚姻

就像汉字的组合。在语法中的两个字
我知道我过了多少平庸的日子
另外的玫瑰,在古代叫做红杏,墙里墙外
而墙里筑着两个人,他们生怕墙会塌下来
坚持的姿势让人想起了从天掉下来的爱情
被拿来垫褥子被拿来买三月的菠萝
甜是有一点的,之后开始发苦,以至于舌头
要在死后才能说出当时的感受
但毕竟有一盏灯为你亮着,世俗的修辞
在词语上面裹了一层蜜,你开始体会悲伤
体会孤独的邪恶。那闪闪发光的日子
有多少追逐时光并停下来吃掉冰激凌还一抹嘴
就畅怀大笑,就哭,就哽咽,就轻轻躺倒
只为自己来的时候忘记月下老人的叮嘱
前一程后一程,水也忘记火也放弃
火中的栗子成为老年的睾丸,我为你迷恋
我为这一生写出这么多平庸的诗迷恋
让迷恋静止,和岁月合一个影,假牙
在地上蹦跳了几下,语言才开始显形。
 

忆周日闲聚,感光阴不待,相忘于尘


日子无心
偶得意趣
命运中抬起头来
鱼儿咬破水面

 
爱这花红柳绿
爱这轻浮的
在茶里死去
女人裙下


风吹着
风吹脸庞与寺庙
风吹着风

寒山:诗歌与宗教的异同

(1)
 
我不知道一个人哪来那么多的
自鸣得意、优越和盲目的自信
我只知道我千疮百孔的自身
无法在大家面前美丽地绽开
 
(2)
 
在这个世上,我活着
然而再也不愿暴露思想和行踪
我写诗句,聊以抒怀
再把她们丢弃
我活着活我的命,香烛燃烧成灰
我与所有的生命同在
有时吃掉土豆,再栽培上青椒
我会化作清风看着你们
在没有死之前,我默默冥想
如同日后,你们在天台山遥望
 
(3)
 
我问拾得:世间
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
如何处治乎?
 
拾得哈哈大笑:
“一切皆空”

异类——悼东荡子

世界弥散着一种死亡的气味
所有人都把食指戳进一块蜂蜜中
吮吸。
 
动画片中的一家
围坐在一条鱼和两只鸡旁边
他们嚼食的样子与欢快的言语
被一条蛇奇怪地看到
 
那个走钢丝的异类,唇上
有两片八字胡
他向地上的人群呼喊:嗨伙计们
看我如何把它走完
 
天色太黑了,有眼睛循声望去
那里什么也没有,夹紧皮包
今夜要与妻子疯狂地造爱
 

正午时刻

正是基于这样一种事实
我在春天阴郁中的喊叫
在此刻,小满与傍晚
一泡清凉的鸟粪
 
我以为那是上帝的真义
却在蜗牛的碰触中弯曲
于是就有两种爱
一种用于自守,另一
写成没有文字的诗
 
当然昨天我这样想:
知道你精明,我就装作愚钝
知道你带了刀,我就故意
在身体中迎着刀尖走向你
 
心碎于野
我为露水的恩泽活着
为了在消失之前的正午时刻
把手中的灯盏传下去

 

生日

冬天最后的树叶,没有向世界告别
她们纷纷扬扬落在身上
提醒我抬头看天,已是春季
新的生命正装饰着世界——

 
每年这个时候,我都有同样的心事
且越来越羞于再说出口
大地微微震动,黑夜与黎明
那个孩子与羊群一起到来

 
然而我醒来的太迟,竟是带罪之身
一盏孤灯飘摇,岸边的猿啼
那声线在空中找不到耳朵
就兀自跌入了高峡平湖


个人的悲欢已随着被碾压的老鼠
早晨只看见路上的一些血迹
我精神恍惚,看见你买菜回来
潜伏了我们整个人类的困境
 

是谁的嘴唇说要学习水
野性与驯服已相互抵消
我于生日的前天梦见母亲
她又活过来,使我安于做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