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潘建设的诗


当前位置 > 潘建设的诗>返回首页

潘建设的诗

分享到: 更多
诸身一体,而我只是我

凡是在你身边存在的
你只能选择你能选择的
你无法拒绝你不能拒绝的
不要存在是非分辨之心
因为你本身就是浅薄的
你所选择的爱
只是凭你自己的感觉
然而,在你所爱的范围之外
有更广阔的世界
它们都照常存在
绿树照长它的枝叶
鲜花照旧舒展它的花瓣
行人照走它的路
荒地依然被踩出小径
女孩照样嫁作人妇
你爱或者不爱
这个世界都在这里
它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
而整个儿却在慢慢地变化
不会因你而变得更加精彩
也不会因你而变得更加悲伤
你所能改变的只有一点一滴
一片落叶无法影响大树
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
如果你不更多更大地敞开自己
自由的选择也就变得空泛
你的烦恼只能越积越多
你爱也罢不爱也罢
你都无法改变
那些加诸己身的切心体验
你不能说这是好的
而那是不好的
它们是不一样
但它们都是存在的。
存在于仍未觉知的真实的你那里
是美是丑
你都将与之共度一生。
既然如此
何必再有烦恼呢?

脚的风化史

他湿涩的脚心踩在夏日的喷水池里
如同水草在其中散开,在水面上
滑开了一道道伤口。水亲吻着
脚。波纹横生,他的心
如同清澈透明的水,有一丝清凉
沐浴在水的怀抱中,那是
十三岁的柔荑带着银杏的纹痕
带着天空的阴沉和阳光的过分明媚
水汽在心底弥漫,泛出水泡以及
芦苇的疏荡,像是樱花草触上
脚尖。曾经对万物有着极度敏感的
双脚如今不再敏感,像岁月刻蚀过的
嶙峋树皮,像死过一千次的心。

曾经我认为

曾经我天真地以为
天空会永远湛蓝
爱你会永不疲倦
你会爱上一无所有的我
我们会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不会妥协你不会气馁
再也不会像过去那样了
你浓密的大眼睛
会不知疲倦地望向我
你像很多人一样,
被生活的浊浪折磨得
不知去向。我的爱人
你丧失了天真无邪的锐气
你被疼痛压得喘不过气
我却不能埋怨你
爱人,把我的背给你……
把所有最真切的热望给你,
愿我能像七月的热空气融化你,
像八月的雷电劈打你。
请不要放弃,
你最后的仅剩的一点柔情。

王君一去不可留

花间明月
谁系相好

 

忆昔昨日
肩头落花

 

请再拒绝我一次
深深地,狠狠的

 

人来人往
蓦然回首
温情褪去

 

若可迷失
何路可往

冷昼

他说要有光
便有了光

 

在光的环抱中
静静看书写字
消除心中的戾气

 

练习取人首级
火中探栗
水中捉鱼

 

发现无可发现
在反复折回的路途中
忍受荒凉
忍受诗意的丧失殆尽

 

人间至宝
已被投向地狱之渊

蝉匿

我的心在白色的阴影下
它没有爱也没有家
一静下就发怵
仿佛在压缩着
一个男人的软弱
似乎是不可原谅的
阳光却到底是明媚的
可惜并不属于你
然而别人也不并能把它拿走
这病怏怏的生命
毕竟也还是属于自己的
它可以寡闻少见
可以挥霍无度或者麻木无情
它避开爱情的汛期和青春的事业
终究是以年轻的名义老去

今日犯蛇,不宜捉鱼

你站在河水的两边
天色阴暗,仿佛暴雨将至
河水猛涨
把你堵死在险滩之上
水中有大鱼游动
那鱼大而怪,有点像孩子的头
在水中跳跃,你不敢去碰
有鱼跳上了泥滩
你刚伸手要去捉
它就钻入泥中不见了
接着,它们又浮上来
甩着尾巴
你刚俯身去捉
发现一条巨蟒就在手边
水桶一样粗
在水草中律动
泛着幽幽的绿光
你倒吸了一口冷气
退了一步
发现河水动了一下
是另一条蛇盘根错节
在你脚下的地方

湖泊

那闪耀圣光的银色耳坠
仿佛我那颗要下坠的心
飓风暗涌向她吹去
吹向那神秘的湖泊
那幽深的眼之湖泊
那隆起下陷红润似桃弧如弯月
光滑如玉晶莹似橘的唇之湖泊
那浓密丛林的青丝湖泊
心如大雁被枪击中坠落下去
投身那美丽的湖心倒影
然而我浑身污浊唯恐玷辱了她
我残缺、断裂与灰暗唯恐惊吓了她
她冷冰冰不言不语的美
似乎已远远地拒绝了我
我只能偷偷地远远地爱着她
始终卑微地爱着
爱着她的手腕、脚踝和眼眸

崇拜之爱

胸膛内泣血的孩子在长大
他在等情人无所顾忌放纵的笑
他在等无杂质的眼神驱散他心底的雾霾
他在等她细长的双手环抱他的脖子
他在等她的双脚为他停留
她会把他从溺水的池塘中抱出
放在轻软的睡榻上
让他轻咬她的手腕和双肩
让他一根根数完她的秀发
让他把她的脚趾数千遍吻
让她满足我对她身体的崇拜
对她天生之美的崇拜
对你羞涩之情的崇拜
让他变成混乱的泥沙伏在她的脚下
让他聆听她软弱手帕发出的哭声
让他拥抱她眼中的泪花
她梦中的神明
她白日的幻想
她夜的慵懒和骄傲
松树之果静静燃烧
干枯之死也带着奇香
死吗?芬芳四溢的死
死后请将他的坟头种上青松
他用要用千百万根松针织就对她的爱

挽救

你预感你美丽之吻将被时光拿走。
隐密地来,隐密地去,
宛若不能停留的河水。
而所谓的挽救,已是另一番风景,
这多像为恋而恋的移情别恋,
失去了纯真和永恒的珍贵。

 

生活像我永远无法抵达的爱人,
爱人则像永恒的虚幻的月亮,
月亮上只有无尽苍凉的石头,
石头在慢慢经受岁月的磨蚀。
真实的月亮恼恨着虚幻的月亮。

洞穴

死一般沉寂的深长洞穴
躲在躯壳里跳舞的灵魂
怎么对视也无法将你获取
孤独地存在
渐渐失散的梦
梦中跳舞的人
梦中拒绝我前往的人
爱人,我翻遍书卷——
依然找你不得。

为什么不呢

你这么痛苦地挣扎为了什么?
我什么也不为。
你辛辛苦苦地奋斗想要留下些什么?
什么也不留下。
你活着为着啥?
我啥也不为。
那你为什么还要活着。
为什么不呢?老天爷让我活着。

扇贝

看起来它还活在这世上
有一环紧扣一环的细纹
流露着地心旋转力辐射的印记
它光滑的内壁曾包裹着柔软的肉体
它用后背一次又一次抵御弧形海浪
海浪有时是温柔的舌头
有时是催眠的摇篮
有时是高潮时猛然插入心脏的锋利尖刀
让你保持着高度的清醒
它一生都在对抗
自同内脏分离开来
它就十分坚硬
不再有敏感的神经
它撑起的是一片小小的天空
心儿在那里给它唱情歌
它甘愿做一副精致的盔翼
直到海浪把它搁浅在沙滩上
它才终结它的使命
享受着沙滩上懒洋洋的静谧时光
它在等你轻轻地拾捡起
像翻阅已故的名人典籍
它生前曾幻想着自己
最后会给游人留下怎样优美的造型

迟瞑

孤独的血液和哀思的甜蜜
凝结成葡橘般甘甜的香舌

 

尖细刺针缝着绵密的哀愁
我在河岸浓荫中苦苦等候

 

忧郁的面孔迎来黑暗天使
这具木偶打探着他的去路

 

最爱的却要亲手给它葬下
再望一眼无边无际的幻恋

 

再见,相思早已把我害惨
今生恐难再与你胶漆相见

 

上帝想让我早日摆脱孤单
我却迟迟独活在他的世界

反复虚构

梦里我虚构了你和你的身体
虚构了可让我们亲热的场景

 

梦里太多扑朔迷离的故事
像一次又一次地重塑过去

 

弥漫夜色的房屋和屋外河流
同学少年城堡铁路野外密林

 

崎岖山地或延伸至昙花深处
车轮脚步奔徙或为看花引路

 

伸展的躯体隐藏在地宫角落
攀援在混乱的空间忆及远方

 

吃喝变质的面汤和馒头大饼
爹娘孩甥兄弟在做嫁衣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