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曹谁的诗


当前位置 > 曹谁的诗>返回首页

曹谁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我要在世界的旷野上为人类弹奏一支安魂曲

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上有一座钢琴
我背着枪踏着青草来到钢琴前
我要为你们弹奏一支安魂曲
琴声在旷野中流转
人们开始疯狂起舞
他们勾心斗角
他们争名夺利
我要为他们弹奏一支安魂曲
野兽也起舞了
植物也摇晃了
山川开始震动
云雨开始飞扬
这世界上最广大的空旷的原野上
我要为我们弹奏一支安魂曲
我手指在琴键间飞动
我背上的枪也在晃动
我一直弹奏到天昏地暗
我要弹到人们全都倒下
我的手指上都是血
最后在泪如雨下中站起来背着枪离去

美人鱼梦

我带着一条受伤的鱼前行
这只坛子只能容下一条鱼
鱼是怎么受伤的?
这个秘密我也想知道
只有破解才能知道她死的原因
我走过千山万水
我走过千年万年
大河穿过大谷
我在一个夜里摔倒在大洪水中
这条鱼从坛子跑掉
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去
人们都说我善良
鱼在此时化为美人鱼
她的两边有伺候的丫鬟
我的头顶上是弯弯的月亮
美人慢慢升起到月亮上
月亮的中间滴下一滴浓浓的露水
我伸出双手抓住
恍然明白前世来生

在这薄情的世界我们要深情地活着

人情日益淡薄似纱
我们要深情地活着
因为我们活得太短
死后的世界很漫长
人情太薄可以看清世界
深情活着可以体味人生
年少时梦想的马到何处?
那梦想的马已日益远去!
在此时此地
我们只能淡淡回想

当我老了

当我老了
走在摇摇晃晃的石路
黄色的小花摇动
白色的蝴蝶飞舞
许多事已经模糊
记不清谁是谁非
太阳会一直照下去
月亮会一直明下去
我却马上就要离开
我只希望最后脑中只有你的影像
模模糊糊摇摇晃晃
也许不记得我们的故事
我们怎么相识
又是怎么分别
只有你的笑脸
我希望看着你的脸
消逝在另一个世界
在永恒的宇宙中我们最后一次会面

大风歌

大风从远方吹来
穿过整个大陆
一块块土地次第翻起
在我们的面前停下
大风吹起你的发丝
我们的嘴唇穿过发丝相接
在这茫茫的人世
我们相爱多么不易
我们在生和死的边际奔跑
我们仰面对着星空说
任百世千劫的大风吹过
生在一起,死在一起

黄河源:开天辟地

天地鸿蒙尚未分开
我坐在混沌钟抱阴守阳
亚当和夏娃相遇
伏羲和女娲相拥
格萨尔王和森姜珠牡欢会
混沌中出现一线天光
巨大的云在旋转
天地在一声巨响中分开
轻的上升为天
重的下沉为地
我们在云中交合
我们的子孙降生在地
一望无际的草原上
男人和女人背靠着背
马儿在不远处吃草
孩子从帐篷中跑来
他们看着山中浓密的云怀想祖先

隐藏在深处的王冠

他们骑着马朝我走来
马是朝着后面
马根本没有蹄
马背上住满猴子

 

我抓起一根长长的藤
藤蔓窜起来成为蛇
冰凉的蛇没有牙齿
蛇把内心炽热的毒液藏在腹中

 

穿过纷纷攘攘的人世我看见大地
穿过莽莽苍苍的大地我看见你
穿过泪蒙蒙的双眼我看见一个王冠
我时刻想做的就是将王冠砸碎

墓酒

我们把一坛酒埋入墓地
去年在月下埋入
今年在日下挖出

 

我们在黄昏或黎明饮酒
看着墓碑上女人的名字
太阳升起或降落我们都不知

 

墓地中的酒坛是空的
埋入时不知
取出时发现
我们日思夜想的是一个空酒坛

牧龙

我们在亚欧大陆地深处放养毒龙
毒龙住在深深的青海湖中
我们搭帐篷在海心岛
毒龙日出而出,日落而归
毒龙在青藏高原上膘肥体壮

 

我们的龙种从天上来
乌云漫布时随着闪电垂下
我们放声歌唱来放养他们
毒龙在牧歌中茁壮成长

 

我们在文明的国度无法生存
因为我们的生命力太强悍
我们转而在亚欧大陆地深处放养毒龙
毒龙将生九个儿子向四方前进
世界将在天亮后成为毒龙之地

忧伤库库淖尔

谁把那一匹马骑走
谁把忧伤留下
蓝色的库库淖尔
留下这空荡荡的蓝色库库淖尔

 

谁把马匹骑向更远
让一个人牵肠挂肚
让所有的人日夜思念

 

谁驯服远方火红的青海骢
为什么他默默离去
留下北风日夜嘶吼
寂寞库库淖尔
这空荡荡的库库淖尔

火龙驹

将沙土沉入水底,将火燃在冰上
我隐藏在水与火中间的隐秘处所
同一只龙进行一场秘密恋爱

 

我的怒火在冰上燃烧
映照在青色的冰上
穿过干枯的牧场
火光在四面的山中涌起

 

我静静地躺在冰上的火中面对北方
那只龙身上的月亮在夜色中多么细腻
我看到明年春天青海骢向四面青青的草场奔跑
踏着开裂的冰,火在他们头顶闪闪发光
火来自他们,火在去年沉入他们心中

以舟为马或以马为舟

我以马为舟下江南
你抬头就在江心看到我
马背上驮着雪给你

 

你以舟为马上江北
我抬头就在江心看见你
舟楫中带梅花给我

 

是坐你的舟楫到江南还是骑我的马回江北?
梅就在此时落满江南
雪就在此时落满江北

夜果

红色的果悬在夜空
我就守在下面等着夜果成熟
我迫不及待地要将红色的果吞下

红色的果熟我就摘下
我不意间将夜也吞没
我自己因此病在深夜

红色的果在夜中熠熠生辉
我在迷离中看见黑色的女妖
我是在无意间将我也吞下

大悲舞

你站在舞台的中央
他们都在推你走向悲伤
有的人在幕后伴乐
有的人站在你身后随哀乐一齐摇摆
站在舞台中央痛哭的只有你一个人

 

大舞台在亚欧大陆地中部
你站在帕米尔之巅痛哭
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
亚细亚人在为你奏哀乐
欧罗巴人在随音乐舞蹈
唯有你一个人站在那里痛不欲生

 

你是世界中一个最普通的人
所有的人仍不会把你放过
他们为你歌舞
一齐助你悲伤
直到你绝望
直到你离开这个世界
他们就会一哄而散
去为下一个人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