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王原君的诗


当前位置 > 王原君的诗>返回首页

王原君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南方来信

第一封信来自南方小城,再往北就过于寒冷
叶赛宁家乡梁赞省,正进行小范围土改
针对一头棕熊的性感和暴力议论纷纭
知识考古派的清晨,被早醒的朝露湿透了
我们分属二十四节气中的谷雨和惊蛰
隔绝加速的高铁,以及你的婴儿和男人
我记得两条河,合二为一,一个消匿另一个
不解风情的黑夜还将持续,在街头
在油腻的下水道,在你阴道冷酷的尽头
长期隐居着一位性别模糊的生硬家伙
其面容像一堆废墟,或中世纪的教堂尖顶
有时候,我拿捏不准一个词像一尾狐狸
用光了将近两个世纪的沉默和墨汁
乘坐一列蒸汽火车,路过晋国的煤窑
我从都伯林的同性恋酒吧抵达天安门广场
沿途所见都很美:区别于你的变种
与英雄雕塑相比,你更信任乳房的坚挺
美之圆弧,这视觉与触觉的合理假象
哦,南方,跨跃万里山川,我曾空降广州
一个老军校旧址,催人迷醉某场战争
这些年,我忽略了辽阔的中间温润地带
而你天生规依那里,云霓丰沛,水乳交融
最后一封信来自南方小城,别再往北
众声曰:向西——花花世界或极乐世界
我更倾向置身语言的包厢纸醉金迷
而你,3P其实也不过是经书的第三页
SM也就是社会主义+马毛主义+什么主义
“主啊,是时候了。夏日曾经很盛大”
孤独如蛔虫,在肠道内蜿蜒曲折地生长
在每个朝代的大街小巷,灼灼其华
在你和李易安我和辛稼轩的山左海右
往南望北网你忘我,一如这错别字般的命运

陌生女孩苏珊娜

陌生的姑娘,苏珊娜,这首诗写给你
和世界荒凉的一隅
岁月的裤管又瘦了几分
我依旧没有写出一首自己满意的诗 
 
它不是最好的,却是最后的 
却是最初的,装着蜻蜓的白药瓶 
我走不进鬼的老磨房
我不带刀,看你在天边哭
温婉的心境一如这季节的外衣
 
我也不打算去天堂无聊的玩牌
天使也不关心这琐碎的句子 
我只好写给你,苏珊娜 
陌生的姑娘,陌生的银河之畔
 
每一条街道都通往南北朝的酒肆 
每一片花瓣都闪着丹麦的星星 
而我依旧走着走着就丢了魂 
苏珊娜,年幼的苏珊娜已足够年轻 
 
我设计着种种我们不相遇的戈壁滩 
并在我们中间抛下一个“人海”
当雨水挂满窗帘,苏珊娜在江南 
当金子的光刺瞎我的金钱豹
苏珊娜在草原,她的帐篷是纸的瞳孔
  
我们终生不会见面,亲爱的苏珊娜  
你将在叫茶卡的小镇安度晚年 
苏珊娜,我写这首诗给你
它不是迎歌,不是别赋,也不消魂 
 
写完它,我就马上忘记你,苏珊娜
写完它,我就马上撕掉
写完它,我也不会马上出门去寻找 
我的苏珊娜,陌生的姑娘,天真的终结符

给一个女孩写信

我在山上
给一个女孩写信
纸张快用完了
那些云
墨汁变稀薄了
那些露水
 
信笺不是青鸟
墨汁不是幽鸣
写信不是发短信
 
我在山顶
给一个女孩写信
笔触轻缓
山下的她
昨晚有一点儿累

我的低温女孩

她松鼠的手脚冰凉,内心凄楚如神祗
所有环绕只是耳旁风
她的疼痛从云端倾泻而来
像下面沧桑的人民
而初具规模的温室效应
丝毫不能抚慰她乳房里的冬天
而我的房间没有暖气片
仅存的北极丝绒,正在运输中
而我反复的攀登
也不过是又一次深渊的旅程
我的壮烈前行
最后也不过是轻微的蠕动
而世界依旧充斥钢板、玻璃、陌生人
而她胸中满怀三月的屏风
通体冰凉,像示威的队伍不游行
她不关心历史,随时会下雨
而我只剩下伞柄,我带着遍体鳞伤
凉凉的,这寒武纪遗留的温暖
凉凉的,是无家可归还是回家就想远行

乘桴

我有四位老师:星辰,大海,记忆,戒律
星辰是戒律的形状,大海是记忆的仓储
我在海上饲养着十万只银白猛虎
透明的咆哮和鼾息,节拍敲击海岬
十万束晨光的先天栅栏环绕
十万太小于海……
恰如人海是对自我的一次否定
恰如你满月的乳房是对书卷的唤醒
我执迷传统的细沙,在潮汐中不减不增
我热衷速朽、爱情、速朽的爱情
以及对海水味道稍微的篡改
我有四位老师:童年,历史,故乡,少女
苦涩是所有功课的叠加,的确
从大海打捞晾晒甜蜜的词语乃我的终生作业

我一再写下少女

真理是少女的基本形式
美是少女的壳
道德,哦,道德属于少女
与我的辩证关系
 
我一再写下少女
天真,经验,单独,复数
我一再写下少女
以反对中老年男女以及少男少妇
 
我一再写下少女
因为时代太旧太闷貌似新鲜
像消费者手中的苹果喷洒过水珠
而少女是对新花样的专政
 
我一再写下少女
为呼吁一种从头到脚的少女性
直接,又遍体古风
谈论理想总要讲点书面语
 
从橱窗找寻星辰,不够少女
从别墅返还自然,不够少女
从T台仰望十字架,不够少女
从宠物获取慰藉,不够少女
 
昨天,在深夜的荷花市场
在中国先贤、但丁和歌德之后
我对少女产生了具体认知:
“安静如大海,荡漾如大海。”

中秋

在大地上长满的复制品中
有报废的时代天使
有年轻鲜活的庄稼
 
秩序无能的钉子依旧
阻止不了人群
赶去夜市采购星辰和云朵
 
二十四节气像二十四个
不同省份的姑娘
中秋大约来自山东
 
而月亮教会我的
像她光滑的蜜一样多
像某年我从孤独课堂肄业

短歌

清新的少女,我的哲学导师,启蒙私塾。

她用垂柳长发教我初春的瀑布与倾泻的愁绪
用眼眸教我非线性的时光,教我言不尽意
用嘴唇教我爱,整册味蕾的《本草纲目》
用肚脐教我清泉石上流,某次悠远地攀登后
用小乳房上的星辰教我仰望,在无垠暗夜
她用秘密教我挖掘并守护另一些闪光的钥匙

清新的少女,我的精神粮食,故国首都。

北京情话

1


在古代,才会有真正的爱情
在古代,必然也有妓院
在古代,两人相遇都城
像此刻,我们深怀复古之心

 

2


走在这俗世上
我向一阵风致敬
我向黄昏致敬
风是天空的爱意
黄昏是大地的爱意
走在这俗世上
唯一隆重的事
就是走向你走进你

 

3


来来往往的情人和车辆
像雾霾,笼盖四野
在这个拥挤不堪的城市
荒凉逼迫我们在一起

 

4


也只有疯狂
能让我们安静下来
只有撕扯
能让我们重归纯洁

 

5


坐在将黑的房间
想起你发光的身体
暗藏着闪电和诗
像资本时代的救赎

 

6


钟表发明了时间
酒发明了粮食
猫发明了老虎
你发明了另一个我

 

7


很多事说不清像命运
苏小小和武松的墓
就在西湖几步之远
此刻顺便记起杭州
也不过因想恋某个人

 

8


阳光像先贤的嘱托
雪后更加明媚
爱情坐南朝北
统治着众生的品位

 

9


这山河也太像风景
这货币也太轻
这车马常来梦中
这沙场需要一场爱情

 

10


一个时代结束了
君王 杀伐 臣服 霸业
一个时代结束了
在两个人远去的背影中
在太湖边的小城
一个时代结束了
两个人在爱情里定居下来

海的女儿

有一天,她感染了小圆号的悲伤
把身子弯曲为一只紫贝壳
在海妖出入的窗前,捂起耳朵
她忘了吹奏体内的竖琴
让自己从一颗草莓长成荔枝
将鲜艳的水分藏在了衣柜后面
她拒绝油彩,再次撕掉素描
画一个沙滩男人,风一吹就不见了
在海岸,他们像两个国家的旗帜
在深夜,她站立茶几上唱歌
在北方,他们扮演路边木椅的雕塑
最终把各自迁出词义之外
如今她是穿白吊带裙的乖女儿
听众是另一个人,彼此是幸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