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吴相渝的诗


当前位置 > 吴相渝的诗>返回首页

吴相渝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异乡人

一个浸泡在血中颤抖的词
它的一生都灌满了风声
直到新年的钟声敲响
它依旧在咳嗽
也许思念是一种病
我们的一生都在
赶往回家的路上
它要把爱交给亲人朋友
交给这平淡的生活
它还要把心脏交给祖国
交给这动荡的一生

心病

一片叶子忧郁的舒展
它的绿,沉郁着人间所有的悲欢
彷佛一条光滑的青蛇
吞噬着沙漏般的光阴
 一点点的侵蚀着,阴晴圆缺的心
我最终成为尘世唯一的心病
慢慢枯黄的病历
被风搬进土壤的坟墓里

向秋天深处走去

迁徙的鸟雀在高处吊着嗓子
叫醒了秋天
每一处庄稼都藏着
沉甸甸的温暖
对于萧索的秋色,不哀不伤
对于金黄的果实,不悲不喜
落叶归根,抵达大地的母体
孕育了生命的光亮
而天空已被时光打扫干净
如明镜将心灵照耀
这时真想洗去尘世的身份
向秋天深处走去
你看到的只有群山苍茫

待业青年

醒来就是梦里往外跳伞
白花花的太阳刺瞎你的双眼
在火辣辣的光线中
你仍感觉到暗
吃饭睡觉浑沌的状态
沱成一堆腐败的肉体
灵魂呢,再也找不到它的星空
萝卜白菜乏味的日常生活
实在憋不住了就坐辆公交车
绕城市转一圈
看看茂盛的行人喧哗的骚动
而我只有任这空虚沸腾
找一份临时的工作吧
填饱自己的肚子
打发着时间
命运如这宣传纸页
随着城市五颜六色的风
宣判咫尺天涯的命运
薄!薄!薄! 
在欲望的都市
呵,傻子也变成了疯子 

在路上

摇滚的青春在酒精中怒放
给我一支烟陪伴燃烧这个黑夜
推开窗,看璀璨的星河
你的理想如陨石坠落
你来,带我走吧
闭上眼,什么都不管
只听风声在身体内撕裂
在路上放纵的生命血流成河
远去的背影
悲壮如落日残留天际

我随时把自己折叠

漂泊永远在下一个路口
我随时把自己折叠
把骨头浓缩在生活里蒸一蒸
缓慢地行走
也有过蒲公英的梦想
轻舞飞扬,泼墨于无际的天涯
而那么多的方向都下着雨
我是一只断了线的风筝
残留在屋顶
火车穿过空荡荡的城市
带着我去远方流浪
背后的风景
在黑暗中燃烧了起来

年华

阳光柔软的融化了一冬的心事
你依然抚摸着我温暖的肋骨,颤抖的手指
时光是一张旧袍子
在空隙间哀怨的缝缝补补
那是一个梦,在流水中惊醒
遍地的落花,蹉跎的年华
那少年已一去不复返
只是在人群中偶尔会发现
一张逝去的已不再年轻的脸
从此披头散发,远走天涯
若干年后
转身于尘世的人群,烟火依然

秋雨潇潇

秋雨萧萧
滴落屋檐
一种刻骨的凉
渗入体内爬上脊梁
泪水滑落
原野苍茫
用绝望的姿势 托起孤独
惊醒了一个又一个荒芜的梦
再往深处挖掘
是生活的成份
像煤一样隐藏于黑暗
默默燃烧
 
秋雨萧萧
在低处是落叶是泥土
是一些
人的生生死死

不死在故乡

一个人吃饭,睡觉
一个人读书,旅行
一个人在墨水中哭泣
去白纸上挖掘生活的地址
 
一个人在空房子里凋谢,绽放
听那冷雨敲打屋檐
陷入巨大的悲凉
一个人居无定所
 看潮起潮落
在寒风中瘦成一把骨头
那么就踏上火车
去远方把自己埋葬
 精神的利爪啊
紧紧地抓住漂泊的魂魄
以闪电的火种燃烧自己
不死在故乡!

蚁族

在尘世的任何一个方向
都有你卑微的身影
细小的叹息
每天都在重复的搬运生活
在大地上艰难的爬行
无可逃避的命运与枷锁
生命并没有屈服
走过的每一段路 每一条河
都是血肉凝聚的祖国

手指

生活已把我吹得千孔百疮
身影仍在灯红酒绿中漂泊摇晃
而修长的手指已沾满岁月的风尘
再也擦拭不掉浸透的浑浊
以至于凝固成斑驳的血迹      
——坚硬的老茧
白天,喂马劈材
夜晚,弹琴写诗
下里巴人与阳春白雪如此矛盾的撕裂
呵,生存之上,生活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