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走召的诗


当前位置 > 走召的诗>返回首页

走召的诗

分享到: 更多
猪猡记公园(猪园旧闻:拒奸罪)

一公猪
强奸一少女
因少女
非但以坚硬之处女膜
予以障碍
且以紧闭之阴户
阻击其猪鞭
致其断折
公猪遂抚鞭大嚎

经我猪园法院审理
该少女
拒奸有罪
判以刑期三年

鸡鸡哪儿去了(春天来了)

春天来了
总会有鸡鸡
频繁地勃起
那些被割了多次的
血糊糊的桩桩上
也纷纷地
发出了新的鸡芽
上头说了
百年大计
割鸡鸡为本
一年之计
在于春
看来
割鸡鸡的高潮
又要到来了

鸡鸡哪儿去了(司马迁的鸡鸡)

读《报任安书》
得知司马迁的鸡鸡
被刘彻给割了
司马迁说
他之所以没去死
是因为想完成《史记》
那么
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
司马迁把《史记》
当成了他的鸡鸡

娟子(底线)

K进去了
好温热
他眯了眯眼睛
嘘了一口气
开始抽动起来
他啃她的脖子
啃她的脸
然后热乎乎地
摸索她的唇
要把自己的舌头
伸进去
但娟子呡着嘴
把脸偏到了一边
——她的底线
是不亲嘴

是谁打开浴室的门

汪莹睡了
我在浴室冲热水澡
冲了一会儿
发现刚才拉拢的门
开着了
我出门看了看
屋里空空的
就回来拉了门继续冲
但当我第二次睁开眼时
情况仍然如上
我只得第三次将门拉拢
第四次时
我定了定神
最后一次睁开眼
——不知道这次
门会不会是开的

插曲

走过路口时
一辆车冲了过来
尽管我很不情愿设置这样一个情节
但为了故事的戏剧性
我还是确定我被撞着了
肇事的车“嘎”地停下了
人们纷纷围拢过来
啧啧地议论着
当我神态安详地回到家里时
很多人还在那里观看

四月·雨

四月的雨
下出了五月的气势
走到大洋百货时
雨势愈发大了
父亲拉住我说
在这儿歇会再走
不然身上会淋湿
但那是三月
今天是我一个人
我举着伞
在楼檐下等候
如果雨势小些了
我就再往前走

公路上的青蛙

应该是有人
提了一篓子青蛙
这样一路上
就好像是
车拖了个水塘在走
07:30分
我下了车
青蛙的叫声
还在耳边回响
(呱呱 呱呱呱)
但实际上
它们已经是
往下一站去了

在路上

5点21分
我醒了
躺在床上看微信
一会儿
传来了鞭炮声
接着是鼓乐
依据经验
我知道
这是哪户人家
从殡仪馆里
接出了亲人的骨灰
这时候正行在
前往陵园的路上

春天的故事

昨天
单位的Z姐
出了车祸
一同遇难的
还有她9岁的儿子
今天出太阳了
我泡了杯茶
坐在阳台的摇椅上
汪莹说
她们是不是今天火化
我说不是
是明天

重金属

杨编辑来了
我给他泡了杯茶
他看了看纯净水桶
问是什么牌子的
我说 还真没注意
他笑了,说
他家的食用水
都是开车去山里打的
纯净水靠不住
自来水是湘江的水
就更不用说了
重金属超标
滤,都滤不掉

垃圾场

 阿珍查出癌了
 这是场子开工以来
 村里查出的第9个
 他弟弟听说后
 第3天被抓进去了
 理由是煽动组织非法集会
 (事实上
他是被抓进去的第8个
 也算不得什么稀奇事了)
 阿珍老公抹了一把浊泪
 说,他们不是讲了么
 都是依法依规依程序办的
 咱还是多想想
 这病,该怎么治吧

万岁爷,您讲得太对了

溥仪问:
“何谓世界大势?”
德宁公主答:
“民主 平等 自由……”
溥仪打断他:
“哪有什么民主 平等 自由……”
这是电视剧
《末代皇帝传奇》
里面的一个小片段
我听了心生悲凉
“万岁爷啊”
我真想
跪下来对着您
磕三个大响头:
“您特么地
讲的实在太对了”

假如我当了市长

高级建筑师
虞人愿
今年46岁
算一个老愤青了
开群众教育大会时
和我闲扯,说:
“假如我当了市长
我第一件事
就是把市委的这帮人
给开了”
我笑了,说:
“你看你
一个群众
连党员都不是
怎么会当上市长呢”

开裆裤

下车时
车后座的小铁栓
将裤子扯破了
8时30分
王副主席的会
换裤子是来不及了
我只好捂着臀部
急急地赶过去
一直坐了3个小时
期间
我既没有起身
更没有把遭遇外遇的屁股
不知趣地对着
主席滔滔不绝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