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李浩的诗


当前位置 > 李浩的诗>返回首页

李浩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夜:全景溪

第五日,金表的心脏,
在墙上,向玉中的
河流要床。山石里女性的呼吸,
彼此牵连;而悬崖、群峰、湿润的彗星,
       倾泻长廊。

 

静止于绸缎上的草木,
在你的蜜乳间,惦念的荒漠、高原,和行星,
回到寺院  挽留的僧侣。

 

      雾中温热的红犁沟和乌鸦,
      在早课的餐桌上,拆开风雪中,
      两座西山之间的树根。

 

幽暗的窗格里,急射的星辰,
如同一扇又一扇开启的,搅拌我血汁的门。

七月,锡林浩特,人烟

哐当、哐当、哐当,拉煤炭的大卡车,
如同寂静的夜空,摇动的木制风米机,
在宽松的西乌珠穆沁旗长途汽车站
和围起草原的公路上,一辆接着一辆:

 

它们绕着弯,开进烂砖砌成的停车场。
他们在这里大小便、换胎,从烟尘与垃圾中
走出来找饭吃,过夜的:洗澡、嫖娼。
我站在路口,蹲着的、站着的,开始

 

走动的男人女人,他们的眼睛在我身上
晃晃悠悠。我听着,风从车站对面的
塑料大棚里,送来的叮铃铃的打铁声,
它们在寻找什么?“哐——哐当——当。”

 

路边上,年轻的穆斯林小伙子,满脸油乎乎的,
在黑腻的长桌上虔诚地卸牛大腿,
他的砍刀上堆积着成块成块的羊脊椎。
他和他手中的磨刀棒,专注地工作,

 

似乎与我们无关。我从他的蒙语祷文中发觉,
他的每一刀,都非常较真,都隐藏着同一个新娘。
他的每一刀下去,都那么精准,
都在与那位新娘,牧放着亲密的牛羊。

十年前,在回龙寺

我坐进空椅子,楼梯  在我的耳朵里,
向上旋升。一些人,几只牛蹄子,
从我的耳朵里,飞在我的脚上,他们:
耕田,磨刀,换犁,哭泣。然后,
将手插进  宁静的井中:一个呻吟的,
口吐白沫的孩子,抽搐着四肢,从
水的内部,向外涌出。他,在乱棍的
暴打下,出卖母亲通红的私处。他,
在挣扎与逃窜中,被父亲绑在树上,
以荆刺条,抽打屁股。裂开的  嫩肉,


在他身上,阻塞。他,爬向老鼠洞口,
捡起浸有耗子药的麦粒吃。一阵脑卒中
过后,他在地上安静下来,整个人,
如同串上,烤熟的羊鞭。镇痛止于内心,
响声内外,如同刀俎之林。我,
抱起鸽子怀中的婴儿,长臂便在笆篓里
温暖的肌肤上消失。我,顺从一缕昏光。
向上的穹顶,升入你  无限的胸内。
坚石上,岁月无阻:钻头,切割机,
电线,在松弛的皮内,折磨我光滑的


肋骨。过去:寂静无人。鼠辈,在床下,
滚动着,圆溜溜的绿眼睛,从猫头棉鞋
和刺上麦芒的裤筒里:进进,出出。
面向月光,切肉的屠夫,站在窗口。
在结扎的大小路口,看不见,灯光在雪中
荒芜;看不见:牛粪上堆积如山的
清晨与死婴,喝一口,母亲的奶。我觉得,
凡是那漆黑的,抽泣过的,都是他的
血肉。嗯:坐在死寂中,就如同死寂。
你举出阉去的舌头,你触摸掉漆的方桌
和方桌上厚厚的灰尘,一股骚味,你
尝尝:是咸的,还有烟丝。再往桌面
搓搓,一层层的,好像油渣子,又香又脆。


女人的皂药,孩子的鼻涕,蜘蛛吃剩的
羽翅:都在见证我逃生的性欲。止于内心,
我将觉魂,借居在螃蟹中:屋梁上,
桌子里,椅子里,地板内,以及床上的
空气,都在拼命挤压我的内心,挤压
狭窄的、通往太平间的旋梯,防盗门,
以及水龙头的嘀咕声。雷电扩充,
远山欲言又止。嗯:舌尖上,吊扇在无人的
房间,附会天冲。草坪上,光影如灰,
在耳中上升。你合上开过二十九年的金身。

深山何处钟

高山上幽冥的黄钟大吕拨开我与苍天之间的食甚和界石:


空中的圣曲,处于雄鹿之心。
山谷里随坟冢与清风而来的浩大地气,息于泰山之体。


挂在内室墙上的梅花鹿首,睁大一群眼珠,在红色的灯光中,
娴熟地退去底裤,辨识猎手。


穿过炮火上的红海,在昭明中,等候圣洗的河南游魂,
好像广阔的平原上祭天的器皿,
盛放着新人的夕阳、祝祷、繁星,与砌墓的身影。


远行的旅人,吞隐远程和岩石的黑暗,但喉咙中的燕子、河流、星空,
磨坊和闪电,以及山峦——


以及暴风雪中的杏树,从河道的断桥上,送来彼岸天上的话。

埃博拉式

来自楼上的风和风中飞行的刀具,静止于安装地下通讯管道时掘开地基的军事禁区,静止于夏日暴雨过后的玉兰树和草丛。

 

雾中的太阳,在砖块与沙石之间互相耸立的双重极权中,如同悬挂在脚手架上的清真早市。那刚刚开膛的水牛和山羊,跳动着鲜活的内脏和血管,以及住在它们身体里的尖叫。

 

我在线状的白天和树上喜鹊休息的夜晚,将自己拆开,然后封存于将未来当作废墟建造的父亲。

 

粉色的光,舔着地上的砖渣和血块。”

 

我细咽贴在上颚的面饼,端起新生之杯,黄昏里那无花果树上,难以宽恕的、羞耻与懦弱的屈服,在火中,陪伴妻女。

 

屋顶上的琉璃兽,和晃动的湖波,静观寿明寺里冒出的浓烟,它们好像在独自领受着额外的恩惠,直到化为灰烬。“爆炸的环卫工人,在蠕虫分食的身躯里,引燃胃中青灯,以裂开的皮肉和炸断的腿骨,支撑着神州坍塌的形成。”

哀歌

——悼工友


工地里的乱石铁丝网密集,星夜与杂草丛生,直通县委的马路。
螺丝扣和接头扣,还有野狗啃不动的牛崽骨、猪手,
以及绿蝇叮咬的鸡肠与鱼的脏腑,在太阳中,生锈,长霉,

 

互相腐臭。藏匿在阴湿,朽气中的水蛇,从地基外的稻田里
爬进来的,蜷缩成一团。它喉中的蛤蟆,细细地屏住呼吸,
对峙着那生吞自己的,狭长岑寂。在虚空中,在蛇之体内,

 

生起的檐柱,如同远山在远处挪移,如同四野中的鬼怪御风,
将未知的惊恐与疑神,涌于起伏的稻浪里。我匡正内心,
控住柔弱的意志,穿出脚手之林,站在楼板上,浸于一缕幽光里,

 

以扳手,以钢管,找寻失散的脑筋。在我们搭起来的脚手架上,
燕子在自己的歌中,连夜贴墙赶工,连夜以瓦刀劈砍红砖与时空,
以水泥浇灌生存与砖块之间的裂缝——血汗、砖渣、水泥浆,砥砺着自己裤裆里的阴茎。

 

突然:咔嚓!歌唱:终止。一阵眩晕,如同翻飞的,悖逆自身向低地
垂直飞行的盐老鼠。然后他猛地撞击在砖墙,那整齐如矢的钢筋头中。
我,目睹高歌与空腹的你。我目睹你如同一片碎纸在空中飞。

 

我目睹你的脑子你的脖子你的前心后背你的水泥裤裆你的大腿被整齐的箭头刺穿并高高悬起如同鱼叉飞入水中之后从水中弯曲着竹竿举出水面仍然摇头摆尾的大鲤鱼

 

在黄昏中我目睹你的四肢如同目睹麻叶上的黑寡妇抓住的活蚂蚱在网与天空下抽筋我目睹你的头发你的脸你的鼻孔嘴巴耳朵你的眼睛你的胸脯肚子裤裆你的大腿小腿向外爆炸式地喷射着:我们一起唱过的所有的新歌

 

从刺穿你的钢筋到你的身体到我们一起垒起来的砖头墙到摊开的洋灰到每一层高楼的楼顶到石棉瓦到沙坑到扎根在红锈中的牛毛毡到地面到深深的地层里到与地下的歌声汇合到紫黑色的血到地下暗涌的哀告!

 

你不再是找不到家乡的亲人。然后,接电话封堵门缝里的电闪雷鸣,然后,从那无人之境,止住悲泣中的警铃,从荒野的另一端竖起来的稻茬和菜园,栖居在我们的生魂中。你躺在薄薄的铁皮上,剥开太阳与光圈,如同你的生父。

 

梦与死

墙上的白色暖气片,安装在两位
佛教徒之间。枇杷草

 

和泄露的寒风,向晴空下的
胡同,递交窗台、梯子,

 

和菱形屋顶。玻璃缸外的睡莲,
身处下班汽车的鸣笛中,轻轻晃动着

 

癌症患者的嘴唇。如秋雨,
斜立在傍晚的天使,俯下身,

 

戴上尿管,在画框中,被邀请来的客人,
分割成,儿媳和妻子。

 

楼上  切斫的脑袋,坚硬的石块,
正在向椅子前的山蟹飞来。

穿山甲,共和国

穿山甲紧紧握住喉咙里,拔出来的刀柄。他用手指,沿着刀口,往咽喉内,抠  地安门外的钟鼓,和鼓楼。


自公主坟上,飞来的托洛麻鸡和毛派,正在勘误前海,于脱光屁股的湖心岛:数飞机,种树,喝奶。


“鸡仔胎、月桂,以及老鼠干,
 都从高空运来。”


石狮、装甲车,和站在银锭桥上的安泰,
身后垂直的,就是什刹海:


      赫拉克勒斯


饮尽画中山海,飞舞着,火把一般的手臂,迎面走来:“幽谷沆砀,司晨啼晓,海面上,翻滚的天空,从利比亚,


回到Γαία。”砍断脖子的学人与巨人,游动着冥府的门户。“奥林匹斯山上的,圆桌宴会,百鬼肃杀。”豪猪们,偷偷地潜入洗手间,


挥刀立斩内心里强硬的刺。然后,站在各自的队伍中合唱:“水煮牛羊,杀鸡祭墙。”餐桌上的赫拉,脱掉草鞋,解开金腰带,


仰卧于杜鹃飞舞的群峰之上。她在杜鹃中,绽放着圣洁的双乳。蜜蜂,和他们的苹果树,在震动的性中,如同远山上的皑皑白雪。


你站在云中举目:晚塘之底,逐渐扩大的波塞冬,随明星的电梯,升降日月和德墨忒尔,并与美杜莎,在雅典娜的神庙里,交换性具和海拔。

岩层之歌

指针在我心脏里跳动:
她说她愿意在圆中,
通过高窗,眺望阿斯哈图
垂直的曙光,和独立的
冰石林。她说她愿意,
因为在心脏里,她可以回到
雪光  指引的黎明,并在白桦林,
花岗岩,和冰臼群,
看守的天空中,给地上
吃草的羊群,沉睡在岩石中的
火山写信。岩浆:上升,冷凝,剥蚀。
她说她愿意拥吻我,
以弯曲的胸针。她愿意。

一些默示

我:无法辨明的我。上午时宽时窄。
走不完的城市,和经纬相交的路口,
从上午的尽头,无法辨认的弟兄多明我,
从我,他以碗来装,空气中的松子。
落到尘世上面的一些事,在万物静止的灵中,
如同一阵又一阵忽高忽低的婚曲。
一些事,向我敞开,如同站在大街之外的
清洁工,在清扫我完整的过去。
一个天真的少年,一直都在困厄中,
对抗指骨上,残忍的说谎。整条街上,
奔涌的悲伤,对抗着……上午堵在我胸前,
梧桐树叶,在早班时间,聒噪如鸣笛。
摩托车队与日光,在烟尘的跑道上,
向他们自己奔命嘶喊,横穿马路拼命揽活。
在这一天里,挣取一家人,口含泥、沙的
大米和白馍。在那些晚鸦,驮回来的
一座空城里,颓圮的古刹残垣上,
在那些被一代又一代人的赤脚、军队
和商贩,以及车辙,磨平的石基上,
在光润的金石内,一直回荡着永不止息的
元音。而我们的干枯的性,凝望着
瓦砾中那棵支起黄昏的千年古木,并和它站在一起,
互相依靠远离世界的独立。

“停下来的,是死亡”

草原上的坚冰,从苍穹中,侵袭过来,
刺伤我抓不住的沙尘。但在明朗的
劲风里,它们站在世上,如同针头竖立。
它们努力地往你身体里钻,从耳边、咽喉,
从你的衣扣间、风衣上拉链的齿口。
它们任性地  将你当作自己  漆黑的

 

木盒子:想睡在你之上,还不让你发觉,
这是一生的事。到御马场,我站在人群中,
如同笼子里,掏空了内脏的黑雕。
另外几只,在它的隔壁挺立前胸,
从装上水晶球的眼眶里,反射出的寒光,
蔑视着那个抱起马脸,独行的牧民。

 

地上的草,高高低低,连接青云,
与游人,擦出响声。风扩张骨中的歌谣,
企图收留草原上的河谷、羊群,以及蒙古包;
出租车司机的身后,飘荡的白云和山石,
从牛羊的角上,入定苍穹。那纵横交织的公路,
和铁丝网分割的片片草地,在地下,

 

被不同的新政策承包、垄断,那些不断增多的公路
和铁丝网,那些不断消失的动植物,
那些变得越来越小的草地,在互相依偎的
睡眠里,躺成一个整体,或一截枕木,
如果我们从天上往下看。我坐在出租车前座上,

 

想着那个以高窗环抱天空,光束充满石柱,
拒售下午车票的车站。那个从售票厅的
穹顶上,飞来的白色人影,托住下午
倒立的人体,以及车轮。他踩满油门,
穿过闪电的防线,我将手从胯下伸向窗外,雨水
甜腻地吮吸我的掌心,炸裂的石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