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李不川的诗


当前位置 > 李不川的诗>返回首页

李不川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怅望星空

静对着深夜无限怅望
淡去的记忆
如依稀的星辉
需要抬头多少次
溢出红泪
来涤除
这灵魂深处的残存


渴求的欲望
龟裂了所有的疆土
内心的温存
奄奄一息
不明白自己
就像不明白你
静对着深夜
就像静对着前世今生

西行沙漠

总有一种神秘的力量
会让一颗心熄灭了又重新燃烧
就算一只脚陷入
另一只脚也不会犹豫片刻

 

拔出,再陷入
这是一场金黄色的绝望
跋涉者一直相信
当古铜色的驼铃敲碎夕阳的那一瞬
一位绿洲会迎面婀娜走来

救赎

雨水一滴一滴的在空气里沉浮
在大风里奔跑
音乐还是那样的慈悲,深爱着耳朵与发丝
以及每一个都想被你读懂的毛孔
以及这片艺术的正在变质的土地

 

爱,已经不敢说出
怕被大风吹散在旷野里
怕被罪恶堵截在死亡的幽谷
孤独的羊群与孤独的牧者
孤独的笔触在夜里如蛇爬行,荒漠无边无际
无法把泪水撕开,无法把孤独埋葬
无法把自己还给自己

 

合拢祷告的双手忏悔
灵魂自由在高山的坚冰之上
澄澈的湖水与湛蓝的天空将洁净一身的罪
所有的创造,都是神谱的神曲

感受自然

1


晚风从山谷里走出,揉乱了我的发丝……
群山将我揽入胸怀,我坐在一棵草的身边,相互贴着心感受着大地的温暖……
一朵白云如一张没有动笔的画纸,甘心停留在我的头顶做回帽子……
戴上它,看着不远处的公羊头对头打闹……
此刻,飘来鸟与蝉的合奏……

 

2


空气像水一样流淌,冲洗着我的每一寸的皮肤……
有树叶的呼吸,有野花的呼吸,有那一棵草的呼吸……
我努力的打开自己的每一扇门窗,让流通……

 

3


一个人行走在田间,可以蹦蹦跳跳,可以跌倒再爬起来……
可以顺手摘取果实放进口中慢慢地融化……
可以大声的喊叫远方的人,远方的天空很干净……

 

4


她端坐在莲花的里歇息,我隔着水叼着眼泪……
想起了在水里日夜哭泣的鲛人,眼泪化作了珍珠……
轻轻地收好画册,埋在一颗草的脚下……
拂去泥土,身轻如燕……

 

5


总想骑着一匹白色的马,在辽阔无边的荒原里疾驰……
没有人可以知晓,鬼也不会察觉……
有风如箭袭来……
希望洒落一地的俗尘和非分的欲望,清清白白……
这是一个人的洒脱……

 

6


我想在一棵大树上安家,衔来枯树枝做一个精致的窝……
绘上奇怪的图案和自己的语言……
身穿蓝色自由飞翔……
看到了大片大片的黄和一望无际的绿……
闻到了牛犁打开土地的皮肤时溜出淡淡的茶香……
感受到了一粒一粒的种子,给大地受孕时的紧张与喜悦……

 

7


坐在地上看天,天空有鸟,它无法逃离……
鱼离不开水,我无法挣脱像梦一样的东西……
睁着眼睛,做了一场梦……
梦里我是一只一意孤行的羊,傍晚……
站在羊群里被牧羊人用皮鞭抽打,这是前世的罪恶,今生的承诺……
无悔……

其一

 

你背对整个世界
秘密不敢说出
从永远到永远的距离天涯咫尺
希望与痛的快感如冰火在侯
这些开始皲裂的生命
根植于母体之上
黑白互补如手足
笔触泉涌不息

 

用一腔的黑色勾勒出一片绿叶
装饰这些开始皲裂的生命
善良如初

 


其二

 

秘密埋藏到深处
你的命运
万物的命运早已写好

 

草木如深情的火焰
日夜燃烧
羔羊束缚自己
沉默着
等待
一场圣洁的仪式

 

罪恶沉积着
罪恶背负自己不幸的命运
打开所有的门窗
是一场最公义的审判

黑夜与黑

其一

 

黑夜缠身
凄美的音乐切开喉结
身体开始缩小如冰水行走
站在你的窗前失去声音
凝结三世的目光

 

没有一朵昙花会明白黑夜
黑夜与黑无关

 


其二

 

虚构出黑夜,黑是假象
虚构出自己,自己无法靠近自己
灵魂背叛肉体,独自
泅渡于慢慢长夜

 

善良遭遇欺骗
死于非命
打碎自己的眼睛重新组合
再看黑夜里的世界
还是黑

 


其三

 

失眠的人坐在一片枯叶上凝望
小半个月亮切开黑夜

 

黑夜的伤口和星星一样多
发着黑光,一闪一闪
一闪一闪如你的眼神含情脉脉
那些伤痛与光芒
你不会明白
你不会明白失眠者的意志
不会明白黑夜与黑

夜呓

猫睡得很香
失眠的人就趴上了瘦长的月牙
没有听到你唱的丁香花
梦,就开始一瓣一瓣的碎

 

黑暗四合
有漏水的船泊在中央
沉一点,不渡

 

不渡,夜的长河没有尽头
溺透肉身灵魂自由

黑猫

守着黑夜。独自
一只黑色的猫偷窥了
我所有的秘密
夜里
我一无所有
 
喜欢黑猫
白天是一只白猫
猫白天都喜欢睡懒觉
晚上寻寻觅觅
 
我是个夜猫子
爱猫的人她在远方

黄昏写意

落日西歇
一只乌鸦蹲在,一棵
被生活剥掉皮的枣树上
窥探的生活

 

黑夜上升
万物失去眼睛
瞎子挑起灯笼开始赶路
内心通红

夜很冷

夜很冷
是一块凝固在
空气里的冰
街道很冷很硬
很冷很硬

 

老爷爷跪在
大街上
乞讨
破缸子很冷很硬
很冷很硬

 

霓红灯闪烁
西装皮革匆匆
路灯躬腰
灯光很冷很硬
很冷很硬

黑色情人

在黑暗里打开
一百零五瓦的节能灯
便有了光
夜就厚着脸趴在窗外,像只母猫
隔着玻璃偷窥我

 

安静的画画,放下笔喝水
读着小说里真实的爱情
心里便藏着一口深情的陷阱
掩上盖子,虚构出插图

 

关上灯,母猫瞬间扑了过来
我变成了一只公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