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孔令剑的诗


当前位置 > 孔令剑的诗>返回首页

孔令剑的诗

分享到: 更多
现在

他不再谈论死,想也不想
初恋情人被遗忘。
他也不再追求永恒
永恒里他只看到虚妄
白云无助的忧伤。
他只活在现在
一天二十四小时的分秒之中
甚至不肯跨越一步。
他说:零点的月亮
也是太阳。

来源

夜晚和夜晚的月亮
他总也不忘。
仿佛,他从那里诞生
从他眼睛看不到的
墓地般的
沉静里诞生。
而那月亮——
婴儿的脸庞
黄金的目光,
如他此刻的心
一声不响。

零点

无限大或无限小
指向更远或者更近。
一副画面,一片灯光
有时仅仅,是一次碰杯
一句错话。
不是因为即将逝去,是注定
要不期而至。
小心翼翼将一个又一个夜晚深藏
区分,隔离,为它们
贴上标签。它们因此不会篡改
连成一体。
就这样,黑夜闪动睫毛
保存阳光的秘密。
现在,当我坐进又一个零点
它们便会列队走来
让我欣慰:无论如何
生活又走向新的一天。

场景

除了四壁
没有什么可以支撑
一个中心
一群人坐着,紧紧环绕。
飓风的中心什么也没有
也许正因如此
大家才能坐进同一片静寂。
空气也不在
作为意念,他们已全部吸入体内。
没有言词可以逃逸
他们复制般统一的表情
悲伤和欢喜,保持
绝对的平衡。毫不费力。
不知道为什么会在他们中间
坐在一起还要多久
大家才会站起来,各自走掉。

在一个白色的梦里
我曾做着一个蓝色的梦。
梦里,夜的铁筛
正从童话般闪耀的星光里
挑拣一个未知的明天。
 
在一个蓝色的梦里
我曾做着一个白色的梦。
梦里,清晨的风
正在阳光肆意铺开的纸上
书写一个未知的今天。
 
因此我知道:一个梦
总是从另一个梦里醒来
而在无梦的睡梦之中
永恒的告诫在耳边轻颤:
一切已逝的昨天
都在梦的预言里深陷。

素描

抽烟的人,白天
他抽烟,为了
更努力地和别人交谈。
晚上,他抽
为了更深入地
和自己交谈。
睡觉时,他也抽
不小心把夜的天空
烫出许多窟窿
他说,看——
每一颗星星里
都有我滚烫的回忆
愿望的展览。
死后,他仍在抽
并试图把整个夜晚点燃
人们会说,看——
这个可怜的人
还没走远。

往事

一些往事总也不死,
一次次从它的遗像里复活。
白天,它在你嘴边
在你言语之外的标点里。
夜晚,它来到你床边
在你反复回忆的呼吸里。
回忆不起,它就跳上你的脸
在那里挠啊挠,直到
你的脸皮发烫
再也睡不着。

下午三点。
他独自坐在窗前
看,天上的云
堆积心事。
空气中微尘漂浮
那是他身体里
飞走的鸟儿,带着秘密。
文字的秘密到处都有
他要努力破译,还有风
在其中来来去去。
为迎接这一时刻来临
他很想在自己的言语里
放声哭泣。

秋夜

孤单的人,和
同样孤单的房间
相互取暖。
他们说话,用
窗外的落叶
金灿灿的文字到处都是。
偶尔有风走过
他们停下来
听,刚才说过的话语
乱成一团。

里程

他走在黄昏的街道
犹如走在一条
静默的记忆之河。
此时,世界
是一口躺倒的水井
而他,是一个背着自己影子
从井底向世界之外
行进的人。越走
他的脚步越沉重
影子却越轻盈,越走
他和世界越亲近
呼吸也纯净。
直到黑夜蒙住他的眼睛
他才发现,自己
竟是这世界唯一的陆地。

话题

在夜晚想起夜晚
总是另一个。
每一个,都有一盏灯
坐在未眠的窗前,静静
阅读时间的空白。
都有书页,在羽翅中打开
同夜一样黑的文字
在一双眼睛里逗留,又
沿着灯的光线飞走。
都有一个人
从夜色中剪下自己的影子
挂在身后寂静的墙。
此刻,这些影子坐在一起
正谈论一个话题:
沿着一颗星星钻探的隧洞
如何开掘这夜晚之上的
另一片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