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张会勤的诗


当前位置 > 张会勤的诗>返回首页

张会勤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有时,我站在一望无际的海边
双手插在口袋里,背后
是一片茂密的从林
一头狼悄悄接近,拍拍我的肩膀
我一回头,就丢了性命

 

有时,省略掉海,和丛林
那头狼也不曾出现
我一回头,失足跌进深渊
没有谁的翅膀将我托住
地心引力莫名变大
只一瞬间,我就再也不能
说出话来

 

但更多的时候,我掉进那片花海
躺在花树下睡着。蝴蝶跳舞
或者仙鹤唱歌的声音
都不能
将我吵醒

隐藏

我要把所有的爱意都隐藏起来
不让你窥见一丝一毫
我落在纸上的唇印既轻且浅
纵使寄给了你,你也看不见
 
我决心从此忘掉呼吸和睡眠的感觉
如此才好忘掉,你在每个呼吸里
种下的毒,才好忘掉
你在每个梦境里画下的微笑
 
我相信一滴水穿不透石头
我相信一粒沙构不成房子
我于是又决定抛弃蜗牛的触角
在一片叶子上生根发芽
 
那一日,我来了
你不知道
那一刻,我开着炫目的花朵
你闭了眼

是与非

一种绝望的情绪,侵袭了我
它长出手,掐住我的脖子
它长出脚,踩住我的身体

 

这时候,我什么都没想
我想什么都是白想
灯已经熄灭了
灯油已经冷了
飞蛾们转到了其他地方

 

我无力的睁着眼睛
透过天花板看向夜空
空气厚重,夜空和房间内一样黑
浓稠的黑,彻夜不息的流转

 

不在我身体里
就在身体外

我在世间悄悄腐烂

我在世间悄悄腐烂
不使你知晓
我仍是你晶莹剔透的孩童
我仍是你念念不忘的少女
我仍旧傻,天真
仍旧单纯,而美好

 

你会连我的骨头都见不到
味儿也闻不着
当你偶尔想起时
也难觅踪迹

 

我在世间悄悄腐烂
一点一点化掉回忆
我化掉额上你印下的吻痕
我化掉树下你走过的足迹
我化掉天空中你吹出的泡沫
我化掉心口处淡淡的疼痛

 

你会连我的影儿
也见不到

煮白果

清晨,你起身煮白果
听鸟叫。一支悲凉的情歌
你拿汤匙搅拌,到极为浓稠
你看镜子,一只小狐狸妩媚的眼神
修炼两千年也去不掉的野性
你称之为爱。那一切开花结果的事物
你闭口不谈二十多年前的夜晚
一支竹笛怎样腐烂了深宅大院
一场雨水怎样阻隔了时间
 
你忙着收拾桌子,切咸菜
用围裙揩一把脸
 
这些年,你忘记了很多东西
水、星星、暗淡的灯光
也不再流泪

蝙蝠女

夏天,香椿树枝叶茂盛
毛毛虫爬满树荫
我认识的那个女人皮肤黝黑
(每笑起来,满嘴的洁白泡沫)
象只蝙蝠,倒挂在屋檐下
她习惯于夜间行动
持剑,蒙黑面,飞檐走壁
调戏良家公子,劫富济贫
“南来的客官您无须点头哈腰
我家徒四壁,一生清贫!”

那女人

那女人是一只玻璃杯
她路过的河流比雨水还多
在某一个夏夜,她奉献自己
对着虚无发出吼叫
于是,雨水落下来
将她注满
一阵风,又将她掏空
她失神的大眼睛,仿佛受到惊扰
此刻她蜷缩在角落里
细细舔舐手指上的伤
她曾经在梦里邂逅风一样的男子
大山一样的母亲
和白桦林一样的姐妹
他们是多么可亲
他们在她的梦里细细舔舐
她手指上的伤

为什么

为什么一朵花要开在春天
为什么一个人要有爱情

 

为什么火焰熊熊燃烧
为什么大雨要肆意滂沱

 

为什么垂柳不停摇摆
为什么泥土不断翻新

 

为什么被埋下时是种子
为什么生长时是大树

 

为什么疯子会流出口水
为什么学者要文质彬彬

 

为什么你不是你
为什么我也不是我

 

为什么月亮总是不圆
为什么阴影总是残缺

 

为什么你要大声的笑
为什么我却不会哭

 

为什么黑板上写满不认识的字
为什么水池里游着懦弱的鱼

 

为什么,时光里
你突然哭了
我却只能耸耸肩,还你一笑

雨后

雨水淅淅沥沥了很久,等天晴
你等了很久。花瓣孤单
有的在地上,有的在树上,有的
不知踪影。你仰起头
看着灰色天空,看了很久

 

二十年前的白云,仿佛路过
在天空停驻了一下。二十年前的面孔
仿佛路过,慵懒的看了你一眼
又转身,毫无挂碍的走掉

 

你知道的,雨后不可能出现彩虹
一是因为雾霾,二是因为雨水不够大
你站在平整的青石路上
期待逢着的,那位扎着马尾辫的姑娘
因为丢了雨伞,注定
不会赴约

一直到深夜两点

我深深的爱着他
一直到失眠绝望
一直到筋疲力尽
一直到,深夜两点

 

我亲吻记忆中他温热的脸颊
攫取他怀抱中触手可及的爱意
我以为这便是永恒,而我
愿意死在这一刻

 

但灯光大盛,他黑夜组成的身体
从我心上跳开,他站在我面前
晶莹的眼睛,痴傻的表情
一点一点被亮光吞噬

 

深夜两点,我泪流满面
身体不可抑制的颤抖
似有一根弦要断裂
似有一个人在绝望的告白

 

我深深的爱着他
一直到深夜两点
让他以为我多情冷漠
让他以为我已枯竭

他渴望一个酒窝

他渴望一个酒窝,镶嵌在镜子上
清晨发出悦耳的笑声
每到深夜,就注满危险的泪水

 

他说他愿意醉死在泪水里
不省人事,不辨昏晓
不管他人悲伤

 

他说他甚至渴望镜子能够变化
而他会神仙之术,可以拘一个灵魂
永世锁在镜子里,不让它离开

 

他不是中了咒术的衰人
此刻外表光鲜,内里纯粹
但谁知道呢?

 

他站在镜子前,也许在傻笑
也许打哈欠,眨眼睛
然后,也许会冷静的离开

等天亮

闭着眼,等天亮
……等天亮。夜枭飞过树顶
帘幕未投下任何阴影
这时不写诗的男人
是何等模样
睡梦中微皱眉头,小手指缓缓勾起
他笑着,嘴角向上弯着
细心的藏起獠牙
可爱的他,身下枕着双翅
黑羽发光,无法控制的
诱惑世人。他不知这一切
当他睁开眼,看不到光
空洞的眼窝内是读不出的深沉
闭着眼,等天亮……
等天亮。他起身,宫殿倒塌
轰轰隆隆的声音响彻天地
他向前,做出飞翔的姿势
殷红的血液汩汩而出
向着背后的人群,巨大的人群
寂静无声。他飞起,转瞬不见踪影
人群轰然倒塌,像出现时一样
像那座宫殿。带着他的血河
滚烫,奔腾,湮灭

第七场景——相公子

相公子来到南方
垂首低眉,做小儿女状
但他的五大三粗暴露了身份

 
相公子不思进取
终日流连烟花之地
终日梦想撞见一个苏小小

 
但偶尔,相公子也在灯下发呆
借着昏黄的火苗,冒些酸气和傻气
写几封没有落款的信
 

相公子三十岁时,企图衣锦还乡
便四处钻营挣些小钱发些小财
把自己浑身上下挂满金银
 

相公子四十岁时,额上未生皱纹
妻妾成群、儿女绕膝
人人争相吹捧

 
相公子五十岁时,独坐庭院
闲来听雨、品茗、逗狗
从远处望,只一枯叶摇摇欲坠耳

叛逃者

我不喜欢它的雨水
所以我逃离,隐身于不知名的小镇
每日深居简出,像最安静的修女

 
然而我不念经文,也不幻想有一日飞升
此刻,作为叛逃者。距离囚徒的身份
我只差一副枷锁

 
你来的信我都收到了
你谈到了天气、收成,和邻居的自杀
你末尾说到只想让我知道,不奢望我的回复
事实上,我也的确不知,该回复你些什么

 
甲午年庚午日己巳日,宜裁衣、嫁娶
忌出行、祈福
今天出生的孩子属马,福分浅薄
他只能在一间屋子里哭上一哭
消磨一些散碎时光

 
不过,这些都说明不了什么
我不回信自有我不回信的理由
堵车,雾霾,飞机失事,列车出轨
一个刚说服自己不怕陌生人的女孩被爱情欺骗
诸如此类,都使我无法下笔

 
我承认我不是个守信的人
没能达成你的愿望,让你失望了
你找不到我种的花,是因为我没有种花
你听不到我的声音,是因为我没有说过话
不过类似音乐、幻想、朋友和友情这种东西
于我,又是多么难得

 
所以,在你不知道的那些日子里
无论在黑暗还是明亮中,我都努力睁大双眼
密切关注每一次的时间变化
我不知虔诚祈祷有没有用,那时间里又会不会变幻出一个你
呵,我多么希望
时间里可以变幻出一个你

重生

我亲爱的,他恐惧我
说话或是不说话
我的表现让他失望透了
没有一点儿转圜余地

 
我偶尔听见窗外的雨声
便误以为音乐响起
一个淡雅的女人在雨中走来
我不认识她,也不必认识
纵使她蹙眉的样子和我极像
只要看她跳舞就好
看她衣袂飘飘,带动一群水孩子
在虚无中凭空制造欢乐
 

这,不是我所擅长的
除非我摒弃与生俱来的性格缺陷
我亲爱的,你尽管恐惧我好了
在我仿佛死了很久之后
我僵硬的手指如何为你抚平眉间忧伤呢?

 
不要怀念过去的我
那个生命鲜活的女子
如今已逐渐枯萎
和花瓶里的花,没什么两样
而我是残存下的根茎
正奋力的吸取养分,等待时机
发芽。不告诉你好了
就让你再见时张大嘴巴
大吃一惊好了
 

可是,我亲爱的,那时
你还在不在呢?
你会信任一颗冰冷的石头吗?
它被投掷进你的心里
它会慢慢融化
变成你生命的一部分
只要你还活着,又有足够的信心
我亲爱的,我就会从死寂中
重生

路过

灯光明亮,照见一切隐匿的事物
但是有墙啊,墙背后的黑暗是昨天的黑暗
还是明天的黑暗?


黑暗里,花开的遍地都是
但是采花的人哪里去了?
这个世界就快被鲜花占满了,那些长相一致的花朵
急需一批园丁,急需一群绵羊和猛虎


绵羊吃花,猛虎吃绵羊,园丁整理根下的泥土


房屋是如何倒塌?如果不是风太猛了,就是
时间太旧了,旧到把相片都变成了粉末
风景都消散在远处,而远处有一群人
他们喝着酒,唱着歌,自在过活


只有月亮独自路过,只有一条河流曾经路过

十一楼

十一楼,雷声不时侵袭
雨水绕个弯又走掉了。玻璃上落满黑色的闪电


这里终日阴沉,没有阳光,植物们不愿制造氧气
桌面冰冷,电脑冰冷,落在纸上的字丑陋不堪


有时,一个人刚向左走,又忽然转身
一个电话响了几声,又自己断掉


走廊上人来人往,个个表情严肃
为了加快步伐,他们都使用了轻功,脚掌离地三寸


水箱里充满了水垢,无人清洗。杯子里飘满白色的异物
像盐,像淀粉。也像奶昔,也像海洛因


有时,也有咖啡的香味飘起,从一个角落
到另一个角落,着陆点不固定


窗户开着,或关着
窗帘落下,或拉起。视心情而定

藏在时间的空隙里

藏在哪儿你都找的着
我有隐身术,你有破解之法
猴子逃不出如来佛的掌心

 
可是如果我藏在时间的空隙里
你遇见我时我已然老了,白发、皱纹和驼背
一样不少。我们平等对话,聊聊天气和彼此的儿孙

 
我们把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故事变成下酒菜
我看着你吃的津津有味,幸福的样子不似作假
就心满意足了

 
然后在你熟睡时,偷偷打开房门,放一地月光进门来
八岁的我和十八岁的我再次相遇,像一对老朋友那样
握手寒暄,像一对对手那样,偷偷打量对方的容颜

 
天亮前,她们急速散去,像来时一般毫无征兆
我关门开窗,引入今日的清晨
花香和着雾气,姿态亲密,像一匹光滑的绸缎

迷雾

天开始冷的时候,迷雾出现了
甫一现身就展示了它的强大
果断而决绝的
进驻了每一个细胞

 
于是每个细胞都开始呻吟
被迷雾胀大的个体互相挤压
奋力的争取活下去的机会

 
而迷雾之外,在肉眼不可见的空间里
一个女人的灵魂昏昏欲睡
她平凡的容颜没有任何表情
只是低着头,不时的眨一下眼睛

 
谁也不曾注意到这些
在迷雾之内,街道拥挤,人群熙熙攘攘
世界完美,仿佛一幅天价的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