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欧阳风的诗


当前位置 > 欧阳风的诗>返回首页

欧阳风的诗

分享到: 更多
白石洲
每一个城市都被我掌控,巷子
是掌上的一条缝。离开深圳后
才发现自己的小。在这块弹丸之地
我试图安身,立业,谋发展。晚上
集体宿舍的军事频道替换了共有的低级趣味。
刺骨的冬天,面对铁管里奔放的自来水
我们就用歌声和呐喊驱寒。唯一不变的
是清早楼下的菜市场,西红柿八毛的
喇叭叫卖声。在深圳,你必须得加快步伐
在白石洲,你就得学会适应狭隘,在夹缝中
练习求生术。白石洲的早上,街上的人
一边啃食着肉包,一边脚踏着引擎。
上白石,下白石......上、下一坊
二、三坊,这些街道狭隘,潮湿
又无法丢弃,象脑壳上扎根的发丝
潮湿的巷子里,垃圾袋,残余的青菜,及飘渺的
鱼腥味,与水泥地面混为一体
叫卖声,喧哗声,与行人相辅相成
巷子中间丢失了通道。这些头皮屑
与发丝纠缠着,似分离而实相吸
在白石洲,各类烧烤,麻辣烫
也另有一番风味,余香在巷子里缭娆
也在舌尖上回荡。白石洲的白天或晚上
上班的按时上班,下班了之后的
也可以逛街悠闲。白石洲的巷子里
五金店,烟酒铺,发廊,药店各自为政
小摊贩占地为王。白石洲的一些小店里
斗地主的嬉笑怒骂,互相抱怨。孤寂的
杂货店老板,也会拉个人扯扯家谈
有时他们也对换角色,这之间并不矛盾
反而显得安闲与和谐。我也沉醉于
我的平民生活,每天在交叉的行人
和街道中穿梭。白石洲,这海南岛般
美丽的名字,以至于每听到深圳,就不禁想起它
仿佛伫立在大海的磐石上,大口吞吐着海风
中巴车上的妇女
过去我把每一个女性都比喻为花朵
温柔的娴静的纯洁的高贵的含苞未放的亭亭玉立的
看到她我不得不嘲笑自己的卑微
在遍地都是黄皮肤人种的中国大地
我第一次看到如此让人震惊的黄皮肤人种
她乌黑的肤色让我否定了她的国籍
她与年龄不相称的衰老和皱纹
让我诅咒尖酸刻薄的寡妇
她的皮包骨身子
让我替一个鸦片吸食者深感惋惜
象刚从煤堆了爬滚出来
她的面孔让我失去了辨别性别的能力
她的衣服几年没搓洗了?油光可鉴
裤子上的漆盖处的两个孔是这个时代的见证
闪闪发光的手腕大的木棒
比朱德的扁担更具有象征意义
但是她并不是鸦片吸食者
不是资本家,更不是寡妇
一个小男孩把左手交给她
右手拿着棒棒糖
当我的目光触及她,我看到的竟是自己的卑微
象一尊佛像,她安静地站在我面前
如此逼近的距离,我甚至感受到了她的温暖和心跳
这是意料之外的事,而由于她的存在
应有的寒冷在冬季里荡然无存
压岁钱
那时候还小,压岁钱
通常是两块。拿到压岁钱,象
走出囚室,自由支配整个世界了。用昨天
母亲在家私厂,加班
月经的一个小时,去豪都娱乐城
打三十分钟台球,吼两首
流行音乐。用五十九岁的农民,张叔公
二十年断不了根,骨质增生的
六片止痛帖,换一包廉价香烟
吞云吐雾;去夜市,两串烧烤麻辣牛肉。
冬天,祖母穴居,仙风道骨,穿
厚旧棉衣。用十个煤炭,重温
童年,甜美,神奇的袋鼠
用十七岁辍学的表姐,床头,五公斤
发黄的教科书,去商店
嚼几片口香糖,吐几个泡泡
是的,我身居高位,权大无边
只要我乐意,就可以,在
骨折,鄙视,与我之间
做一次等价交换
风中之树
天气很好
风吹了一天,树叶就哗哗地响了一天
如果风不吹,树叶的周围就是潜伏的空气
树伫立着,仿佛一个撑伞的人
这棵树已不是当年主人种下的幼苗
但一些年之后
这棵树会枯萎
最后死去
在浮躁的尘世,我们就是这棵树
我们漂泊,我们流浪
我们注定被爱情洗礼
注定经历相聚和分离
必须接受生,必须接受死
用一棵树的肢体
承载所有树叶不能承受之痛
伫立在空中,时刻准备
迎接下一场未知的风暴
恨我吧
如同我恨你一般恨我吧
把原本属于我的空间置换成你自己
把属于我们两人的天空重新还给国家
把世上所有的麻醉药统统给我一个人吞下
象一次伟大的暗杀
让我死于你射出的暗箭
如同我恨你一般恨我吧
把我想象成世间最卑微的人
把我看作你一生中最强大的敌人
用你的语言之口给我以匕首之痛
我是世间最无耻之徒,恨我吧
因为你恨我,只要你恨我
我就可以永远地赖皮在你的记忆
螺丝钉

这是一枚螺丝钉。这枚螺丝钉
有着可贵的精神。它尖锐
挺拔,锲而不舍。它不停的旋转
谁一旦遭遇它,就无法把它丢弃
象蚂蝗,但比蚂蝗伟大
它有着比细菌更强盛的繁殖力
父亲有一枚,母亲也有一枚
现在,它完整地遗传到了我身上

 

它永远不生锈,白天因为快乐而隐秘
夜晚因为失眠而突兀,光芒四射
这枚螺丝钉比发丝更细小,却无处不在地
生存着,皮肤,骨骼,甚至血液里。

 

它以大地为支撑点,在我的体内
转动了二十多年,到现在我才得以发现
我发现它时,自己正站在螺丝钉的钉口上
由于接触面积过小,我能够清晰地感受到
它此刻所承受的压力

家乡

用得着跟你一般见识,凭外表
衡量家乡的美?我的家乡
浅沟有鲫鱼,田埂下有田鸡
小溪里有螃蟹,体积不大,泡酒
能一针见血治伤打。家乡后山上
是连绵不断的枣林。夏天来了
孩子们晚上聚集在一块数星星
白天就爬上枣树摘星星。笑声
掷到半空中,幸福甜在内心里。
橘子水蜜桃,李子、黄瓜、西红柿
连成一线,组成了我生命的重要部分
火烬加工的烧红薯,成全了我的好胃口
值得强调的是,所有的它们
都是天然成熟的。以至于每提到家乡
我的天空就往下掉馅饼

我把它们挂在脖子上

夜歌
夜晚,我莫名其妙流出了眼泪
对我这是件好事,它成全了我做上帝的梦:
我要降一场大雨在我的国度
排泄掉每一分酸的物体和辣的菱角
啪嗒啪嗒的雨落个不停
象愤怒的鼓手锤打黄土地
因为爱,我充满了恨
我的雨水不滋养春草:这洪魔从天降
万千的兵马放纵奔驰
就要把牢固的水泥提防冲垮
如同十月里瑟瑟的秋风
把整片森林的青春都给吹黄了
我用过这张人民币
我用过这张人民币
红红的纸张上
满脸幸福的笑
人们就是用这些
死去的面孔
一张一张堆积起
生活的堡垒
其中的一张
现在沦落到了我手
我撮抖打量着
它的前主人
可能是极端
恐怖份子;
是我的现任老板;
是欠债几年不见踪影的他;
慈善家;
吸血资本家;
未成年的搬运工;
是面前的美少女;
地摊小贩,杂货店老板;
毒贩子;
站街妓女;
跪街乞丐,糟老头。
这是一件多危险的事
如果迟一秒来到银行
它就躺在了
另一个陌生的怀抱
现在它到了我手里
上叙提到的种种
可能是
它的下一个主人
我无意在手中的纸币上
印上了我的指纹
在一个地滩前
完成了一次出色的
角色转换
在电梯里
要去的地方在三十二楼
我机械地走进电梯
成为沉默的一份子
伴随着躁热的呼吸
电梯上升
三楼到了
有人出去
六楼到了
有人出去
十二楼到了
有人出去。
现代化都市的青一色建筑
象众多团结的
孪生兄弟
如此,电梯往外
看到的房屋
就是大伙的内脏了。
二十楼到了
有人出去;
三十楼到了
有人出去;
三十二楼到了
我走出来——
仿佛一棵大树下做了场小梦
----而黄梁一梦
也不见得人间万年
移民
终于要走了。
当初精心装修的房子
也狠心不要了。
要离开了,
这多激动人心。
到了那边
就可以远离父母;
远离家乡。
前不见古人;
后不见熟人。
再不必先天下之忧而忧;
再不必看到满街的乞丐。
不必为没登过
岳阳楼而感慨。
在一个陌生地方
使用另一种语言
过全新的生活。
仿佛一个人
从另一个身体里搬出
从此可以安心
做个了无牵挂
胸无祖国的人
母亲的简历
在母亲的床头,我看到了
母亲填写的简历表
姓名:朱小英。女
一九六六年四月二十八日出生
文化程度:小学
政治面貌:很好
出生地:空白,未填
现暂住兆丰七队(广东省中山市某小镇)
联系电话:13427018402(我以前的号)
户口所在地:湖南省宁远县李家铺乡冯谷均村8组(我的家乡)
家庭成员,少军,儿子
少弦,女儿
欧阳元顺,丈夫
2002年2月
于宏达利五金厂做普工,冲压
2005年5月辞工,理由回家
2005年8月到2007年5月
于智朗电器厂做生产工,辞工理由
回家
期望工资800到1200
最好厂里包吃包住
服从组织
听从领导安排
特长:吃苦,爱劳动
身体,祖国

深夜里我平放四肢,打量自己的身体
我的身体是一部旧电影。两条铁轨
构筑了我的一生。
我的胸膛是生活过的乡村和城市
酣睡在大地的一角。

 

我的身体到处是平原,高山
峡谷和盆地。
一根根毛发茁壮成长,扎地生根
那是生命的依据。

 

我的手是史记。
暗沉的皮肤下,血液涌动:
我是我的帝王,我是我的子民
肚脐是首都
乳房是雄狮
心脏是火山
所有的人在夜里沉沉睡去
我独爱着我的躯体

有时候

有时候看到一些物体
譬如垃圾兜,静止的单车
拖鞋,开瓶器,感觉是那么地熟悉
仿佛一部好电影,等待着我去开发、导演

 

有时侯
这些片段又是独立存在的
自顾自地上演着
跟谁都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