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王小川的诗


当前位置 > 王小川的诗>返回首页

王小川的诗

分享到: 更多
病中

都病了。都在早晨的时候无精打采
窗外,雨还在无力地捶打地面
滴答滴答
是不是把大地的门扣了一个夜晚

 

昨夜没有睡好
梦见被江湖令追杀,醒来产生了紧迫感
推开厨房的门,紧闭的胃才微微张开
胃是身体的一部分,厨房是房子的一部分
身体,房子,不是我的一部分

 

煮好的早餐食之无味
世界太淡,岁月太咸
雨依旧滴答滴答地敲打着门
今天我决定:足不出户,谢绝会客!

越来越少

户口簿上面有三个人
老婆,孩子,和我
床上躺着三个人
老婆,孩子,和我

 

有一天,孩子长大了
床上只有老婆和我

 

有一天,孩子结婚了
户口簿上面只有老婆和我

 

当我或者老婆死了的时候
户口簿和床上只剩下了一个人
另一个则孤零零地躺在
襁褓大的棺椁里面

等老婆,孩子,和我
又在一个户口簿和一张床上面
团聚

蛮荒

我要带上更多的火把和马匹
向深山老林逃离
我不要粮食,把它留给更饥饿的人群

 

诗歌是我遁向原始的必需品
我尽可能地打猎
创造血流成河的事实

 

我尽可能地逃离
带上更多的诗歌,火把和马匹
不带一颗粮食
不带我本就亏欠世界的一切

同学二婚

某同学二婚
时间:五月一日中午12点
地点:某酒店
 
公历五月是农历三月
城市结婚是酒店,有婚庆公司
农村结婚原来是流水席,有鞭炮
现在发展成了厨师上门,有花车
 
城市五月是农村三月
早晚温差大
早上要穿外套,中午短袖
天黑以后又穿外套
 
这个同学是二婚
我知道要去酒店,还有美女司仪
我知道形象很重要
中午要穿外套
 
城里的阳光刺眼
酒店的温度高
我汗流浃背地低着头吃完了饭
然后匆匆回家,割草喂猪

土地里的幻想

终于,田里的荒草死了
犁铧沾满鲜血
老黄牛平静得像冷酷的杀手

 

苞谷种洒进土里,取代荒草的位置
田里就不是你呆的地方
你应该长在荒山野岭
或者天堂

 

路边的野草也被割了
像担架上的尸体被运往牛栏
终于,他们死了

我在灿烂的阳光中死去

刺刀的阳光
并不能穿透夜的黑暗
星座的杀戮
早已遗失
在儿时的漫画书中


破晓,你在何方
锒铛的声响
是否将你的耳朵叫醒
我在刀山火海之中
挣扎,仰望
层层巅峰和朵朵白云


如果死神能够将我垂青
就让我在灿烂的阳光中死去
我情愿
我情愿用死亡铸就一首坚强的诗
让泪水的光芒四射
噢!春天即将永恒

给友人

又来了一个五月
那些飘散的,遗留的,惺惺相惜的,无关紧要的
全都多了一个五月
多了一匹马,一只鸟,一朵花
唯独我少了一首诗
不是我不珍视
是我把珍藏深埋到了渤海,也可能是黄海
腹部最深的地方

 

关于那些鄙视的,轻浮的,言不由衷的
我们不必再像从前那样耿耿于怀了
就像一首诗不会再像原来那样深情款款抑或愤世嫉俗
大地都如此平淡,失去了海啸,失去了地震
我们还有什么必要去斤斤计较呢

 

不是所有的人都爱你
但,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恨你

分娩

夏季开始挣扎
竭尽所能地靠近大地
全世界都在抗拒
我听见的不是不想告别

 

我听见
臃肿的身体在分离
隐忍的阵痛
是幸福的潮信
 
久合的眼睛看到黎明
黎明用河流的方式抚慰婴儿
石头躺在软绵绵的河床上
哭泣声,逐渐停止
我听见的挣扎,哭泣
都不是别离

一滴水的流淌

一滴水的流淌
我无法隐藏一滴水的流淌
正如天空无法抑制一场簌簌而落的雨

 
落叶翩飞
是对秋天的留恋,还是对春天的追逐
一串离别的脚印
行走在北方的冬天

 
我无法隐藏一滴水的流淌
正如季节无法隐藏风花雪月的景色

 
如果故乡的天空还有一轮明月
世界就没有异乡的凄冷迷离
一只南飞的大雁也不会形单影只的流落
在物是人非的季节和欲哭无泪的天空

 
雾是苍茫的,我们漫无目的的行走
风是纠结的,正如剪不断理还乱的丝
终究是随波逐流的一只纸船
我看见了一条河,仅有一滴水的流淌

矛盾

其实,我想告诉自己
我已经不忍平庸和暴力
我想像一汪水
柔弱无骨的包容一切
 
其实,想或是不想
都是一种懦弱而巨大的压抑
我希望一汪水
能浇灭我满腹的燥热
 
于是,我试着安静
安静得就像这个夜晚
我试着用诗歌来平息
或发泄

 
可是莽莽的思绪呀
让我坐立不安
我这颗心儿 又想欲欲一试
又想像一滴水 随遇而安

 
其实,我欣赏这样的白与黑
它们让我感到了快感
让我灵感的泉水涌动
就像一颗徘徊又淡定的星

二泉映月

我看见蛇皮二胡的那个晚上
瞎子阿炳告诉我他看见了美丽的姑娘
我不相信他看见了你
他说在海港边上
在海港边上
月亮依旧是阿炳的那个月亮 

灰车

川流不息的车流有很多出租车
出租车都有很多公司
比如:红城,新征程,大刚,牟君……

 

车流中辨别不出黑车
但是有这样一群组织能够辨别
他们车上喷有字体和编号
写的残疾或者参战老兵

 

不同于出租车
他们是自我组织,不受支持
不同于黑车
他们有组织纪律,没有听说少女失联和他们有关
所以,也无人反对

 

他们处于灰色地带
有点阳光,但更多黑暗
像社会不稳定因素

神灯,灯神

躺在床上,与天花板对照
传说隐性的事物不会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
包括灯神
不会出现在敞亮的单人间
隐性的
是秘密的
一束光能够刺破秘密
所以,我不要暴露三个愿望
所以,我关掉神灯
与灯神密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