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蒲秀彪的诗


当前位置 > 蒲秀彪的诗>返回首页

蒲秀彪的诗

分享到: 更多
证明我妈是我妈的不完全资料

母亲节,我看到诗人们在为母亲写诗
我不但没有写,同时也感动不起来。
 
我在想,如果某一天需要外出,相关部门突然问我
你用什么来证明你妈是你妈?
 
我承认,我被这个伟大的问题困住了
也许是太熟悉,也许是语言的无能,反而无从说起
 
如果我说出我妈叫王朝英,1942年农历5月19日
生于贵州省思南县塘头镇坪兴村,如今居住在贵州省思南县三道水乡川坪村川洞坪组
和我目前居住的地址(贵州省铜仁市梵净大道86号)不一样。你如果不信
 
那么,我再说说我妈的身高1.52米(年轻时,现在年老不足此高)
我和我妈的长像相似(有手机照片为证),她的声音清脆(可通电话为证)
如果你依然不相信
 
那么,我再给你说我妈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她种了一辈子地
为人极为严肃,不苟言笑,从来不对我们撒谎,为了不拖累我们
如今依然在老家,不愿进城,自己还种地,养大量牲畜,劝都劝不住
因为我们工作,国家没有给她低保,她为此觉得村官不公。这就是我妈
 
如果你依然不信。那么我再把她给我讲过的一些故事说给你们听
她生在旧社会,儿时很苦,外公把家分成三个,她和外婆小舅舅住一边
且要养活她们,还送小舅舅读书,三年天灾人祸挺过来了。这就是我妈
 
她说她年轻时,皮肤好得手指轻弹可破的水灵,很多人夸她是个美人
有富足人家托媒来找外公外婆,但她都不喜欢,觉得我父亲这人是个诚实
靠得住的人(当然这些都她讲给我听的)。这就是我妈
 
后来她和我爹在1963年结婚,至今都没有结婚证,对爱喝酒的父亲
不时唠叨,她生我们姐弟五人,受过节育手术。这就是我妈
 
她忍不住村人多年对我父亲一族的欺凌,而得理不饶人,且自己夸自己说
自从她来我们蒲家以后,我们家才从原来的被人轻视看不起的穷人家走上了顺路。这就是我妈
 
多年前有人走山路在乡村卖衣物,而找不到歇脚的地方(那时还未改革开放,村人没见过外人)
是她把自己家里唯一的鸡蛋炒给客人吃了(客人感动,把一根南竹扁担留给我家作了记念)。这人是我妈
 
我们家那时粮食青黄不接时,把唯一的白米饭给我吃,没有生下我这个儿子誓不休的,这人是我妈
她自己生病昏迷,又重回人间后说:人活着,牵挂这个,牵挂那个,到死时什么都不知道。说这些话的人是我妈
 
村里人大都不送孩子读书了,都打工,下地干活了,是她咬紧牙关坚持让我们读书,这人是我妈
在她的生日,我请一帮人为她庆贺的吃饭前,我们在打麻将,她愤然离席而去一点不给我面子。这人是我妈
 
就算子女,你们不孝,不听话,我一辈子能做到不进你们家门,我能自食其力,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
谁给滴水之恩,就涌泉相报(这些年她对姨妈的好,和对一些亲人的不感兴趣可以为证)。这就是我妈
 
那时,父亲的病痛折磨,大姐的病痛折磨,她说可以卖掉房子,也要医治,找人拜师学艺治家人的病。
看到有的亲人有国家工作,而看不起我们,母亲把三姐送到外面去看世界,长见识,却远嫁了江苏,
多年前很久不能见一次面,而感觉到离别的悲伤
(当然这些年,交通变化,生活改善,多年不见的忧愁,一去不返)。这人是我妈。
 
如果我是个小说家,我的母亲就是个性鲜明,不太宽容她不喜欢事情的,可以上山下地种田养猪,
大字不识几个的老太太,但人生经历就是一部书,她还说起红号白号反,说见过解放军进村。这人就是我妈
我都奔四十的人了,这三言两语能说清自己的妈吗?说多了,你们没有耐心听下去啊!
领导,我说了这么多,是想证明。我妈确实是我妈。
 
由于本人水平有限,可能证明的证据不足,但我说的都是真的,我请你们相信,我妈是我妈。
 
如果你不信,我再让我爹来证明,我妈是我妈
如果你还不信,那么,我就叫我几个姐姐来证明,我妈是我妈
如果你还不信,那么,我就叫上村里的父老乡亲来证明,我妈是我妈
如果这么麻烦,我还不如直接去村里,去乡里开个证明来证明,我妈是我妈
如果真是走到这一步,以我妈的性格,她不把政府骂得狗血淋头才怪。
领导,我以我妈儿子的名义保证,我妈是我妈,请你相信我。以此为证。

我的手

抓过鱼,牵过牛,爬过树
拿过镰刀,握过锄头,搬过砖
动过笔,用过鼠标
 
长过老茧,起过水泡,受过刀伤
扎过刺,拿过猎枪,擦过眼泪
 
拉过父母的手,拉过兄弟姐妹的手
牵过恋人的手,牵过儿子的手,握过陌人生的手
 
一次次,我打量自己的手
一次次,我握紧自己的手
一次次,我数着自己的手指头
 
十指参差不齐,指指连心,手背手心都是肉
我不清楚我的孤独,它藏在哪一个指尖
 
有时我看我的掌纹,熟悉又陌生
多像我捉摸不透的命运
 
有时我以手试水,冷热自知
有时我左右手互搏,最终无果
 
有时我翻来覆去,看手心手背
一面是巍峨的山峦,一面是奔涌的河流

遗忘

公元2015年春天,一个下午,我不心动
这世界就不会乱动,我与这世界没有了关系

 

准确的说,是我与这世界保持了距离。
但,我在这世界的内部,像极了世界的良心

 

如果说我是孤独的,那么,我自己都信了。因为
这世界,除了孤独和更多的孤独,我一无所有

 

那时我走在路上,越走越远,把同行的人远远地抛在
后面。我朝着时间的深处去了,把自己扔在尘世的外面

 

风吹着,把树吹绿,去年,也是这样,如同眩晕
世界总是在动。就算石头一动不动,也有着岁月留下的伤痕

 

存在。消亡。不停地创造,不停地毁灭
那天我们走在路上。我问儿子:知道秦始皇吗?
儿子摇着头,张大嘴巴问:秦始皇是谁?!

 

真不想告诉他过去的一切,我想这世界重新开始
这几乎只是一种愿望,一种伟大的绝望与不可能
这世界,除了我,还有很多很多不会选择遗忘的人。

窗外,是晴还是雨

我认为这一切与外面无关
我的战争从我的内部开始
 
我是一个被迫虚度光阴的人
常常为了快乐,把自己站在时间之外
分不清哪是实,哪是虚
 
有时,我记住了梦里的细节
却忘掉了生活的事情,更多时候
我把现实过成了梦中
 
那时,我站在山顶看云
后来又回到故乡。醒来,我泪如泉涌
多少天打不起精神

 

就像现在,我关窗坐在电脑前
与远方的人聊着莫名其妙的话题
外面声音那么大,不知是晴,还是雨?

墓前草

保持死亡的姿势随风摇曳
绿色的血有着奶油的芳香
 
细小,接着卑微,再往下就痛成了
尘土。接着又是一轮斜风和细雨
 
是谁掐下的尖儿,还横埂在归途
是谁走过就再没有回来。黑暗中的突奔
 
有人把你叫作先人,有人把你叫着英雄
漂泊的灵魂,把罪恶归于顽石
 
墓前草,想飞就一起飞吧
把种子播给荒芜,播给混乱与挣扎
 
墓前草,一把带刺的钢刀,不死的动力
生活这大墓已然虚开,你的命运终结的城堡

白鹭

车,一辆接着一辆
从大街上快速驶过
新修的河堤上,灯还没有安装好
散步的人,三三两两,擦肩而过
河堤下,钓鱼人没有声响
有好几次,我看到浮子抖动
钓鱼人提起鱼杆,有次有条小鱼
有两次是空的。继续向前
踩过铁索吊桥,看中流击水
连续几天,我走在这条新修的河堤上
每次我都看到一只白鹭
在天空飞翔,转着圈,不知在哪里停泊

地拉拉

春天来临
我不知所措
只看到风
一次次把树叶翻动
突然想到地拉拉
就看见了大海
请不要问
地拉拉是人还是神
我不知道
我只想一遍一遍念叨
地拉拉
地拉拉
地拉拉

一只风筝

挂在高高的电线上
看上去
像是老鹰
又像是蝴蝶
我的眼力
不太好
想请你看看它
是老鹰
还是蝴蝶
如果你看清楚了
再给我看看
拴它的那一根线
是什么颜色

与父诗

多时不见
父亲
从老家来
陪父亲逛街吃饭喝酒
拉家常
很多心里的话
无法向父亲诉说
更难为情拉一下父亲的手
中国式父子
不见是牵挂
见面是孤独

看云

站在
高高的山顶上
看云
一朵一朵的白云
随着风
从远方飘来
又随着风
向更远的地方飘去

我见过一种树

和之前见的
任何一种树
都不一样
我无法用语言
描述它
说它是一种树
只是为说出它
找一个理由
其实树
不一定是树
我只是这样
将它说出

说山道寺

从前有个人
说出了山
说出了东南西北
在那时
正好有一座山
在那人的东边

 

山门立着一块碑
碑上写着:东山寺
如果你没有到过
如果我不说
如果知情人不说
你会不会念想
有一座山
叫东山
山上有座寺
叫东山寺

 

我不只一次
说东山
我不只一次
道东山
更多时候
我不是在说东山
我是在道东山寺

 

很多次上东山
我都没有进入东山寺
只是在东山的小径
走走,看看
闻闻山中花草香
听听山中鸟鸣

 

不时夜上东山
有人问
夜这么黑
你独上东山
干什么去
我说
一不烧香
二不拜佛
三不偷
四不抢
也不为东山再起
爬上去
只为了站在山顶
看看夜色中的城

 

东山寺内
有很多佛
最大的一尊是如来
寺里有师傅
是活的师傅
每次我去
众佛不说话
师傅也不说话
我在那儿看佛
也看师傅
师傅有时看我
有时不看我
我向师傅问话时
师傅才和我说话
还问我,施主
要不要烧个香

 

东山有多高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
东山寺
在东山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