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小溪的诗


当前位置 > 小溪的诗>返回首页

小溪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月光经年

像往常一样,伏在你的左肩
静静地将灰色撕成一片一片的落叶

 

再等夜半,握住一把月光
轻轻地含在口中。

 

时光的碎片薄薄地在你的发髻萌芽
顺着垂落的瀑布落下。一地的白月光
那是我们的一世经年

释放

风吹走了我镜子里的影子
夏季的风口,站立着来自南国的姑娘
只是看了一眼
行人搁浅的目光,我成了纤夫

 

我使劲地扛起38℃的纤绳
往前探身、埋头,把手指插进土地
我不敢直视那些花开
在我心房生长的百合、菊花,还有朵兰

 

你眼中有我的森林
那穿梭而过的溪水,来自你眼神最深处的清泉

 

我喜欢五月和六月的爱情
因为诺亚方舟,有我的初恋

脚印

 

七月开始燃烧时
我曾希望在九月的田埂上种下一颗西红柿的种子
然后想象它破土的样子


阳光,是一盏灯
空气,是成长的旋律
而水,是记忆的暗流
那时起,九月对十月有了思念
我回忆,蜕出一习秋风


 

不经意间,秋风偷走了七月的衣裳
只拍了一下十月的肩膀
就绯红了你对九月转身的想象


 

我试着找回牵牛花地慢爬
它的脚印在我的手心,开出烂漫
我握紧拳头
清香的星辰溢出天际

 

我的足迹
在地月系、太阳系、银河系、河外星系
在地球的某个地方
在某个地方的某个角落
在某个角落的某一点
——它在踏上征途的脚掌下

一个神经质的人

 

光线从东方开始盛开时
蓬松的触觉在右水管流淌的水中破土

 

我伸出左手和右手
御寒的信仰在镜中成雾
昨夜的梦魇开始反刍,变成
进入昨夜和昨夜的通行证

 

7:30推开反刍的一个出口
洗手间的灯光落在地板上
梦魇佯装败退

 

 

雾霾把空气化成浓妆
三层绿叶在秋叶变黄中败下阵来

 

落叶的节奏拉长了空气卸妆的背景
我把口罩对角折叠,把耳朵留在秋风地漂流中

 

变黄的叶子,一片又一片
砸在目光流放的时间城墙上
我弯腰系紧左脚的鞋带,往右倾斜
又拉了一下右脚的鞋带

 

晚秋的倒影倒在红叶弯腰的背影里
明天还有口罩要展开
明天还有鞋带从左脚到右脚
从秋天到冬天,还需要一个季节要等

在世为人

1.

 

我知道,我的眼睛要盛装光明
那黑夜又算得了什么
我知道,我的耳朵要用来聆听最美的声音
那所谓的风言风语又能留下些什么
我知道,我的鼻子嗅到了莲藕扎进淤泥的味道
还有莲花挤破空气的气息


我深深地呼吸,撑满那狭隘的胸膛
我想说,“我爱你,这个世界”
——多么动听的声音
一伸出手就能够到云端的蓝天

 

2.

 

我发现我渐渐在这个土地上留下了印迹
我的双腿支撑着我的躯体
我的灵魂

 

我要先学会走路,然后奔跑
那些人,谢谢你们让我学会了跳跃

 

3.

 

无论怎样,我都要收拾好自己的心情
无论怎样,我都要伸出温暖的手

 

因为在世,我愿为人  

我在聆听

1.

 

有一条路,我一周要走十次
沿途的车水马龙
红灯,黄灯,要等到绿灯才能前行

 

在那条路的东侧有一个公园
(据说,里面有一个会喷水的湖)
那里常有垂柳倒影的故事
常有鸳鸯偎依
如果哪天我的脚上也有了蹼,背上也有了翅膀
——我就能从水上跃入云中,飞翔

 

2.

 

在路的两头
一头是生活,一头为了生活
身在其中,生在里面
一条道路,分为两列光阴

 

那时,在我心中住着山林
一股清泉,一条溪水
青草漫溯,月色流淌

 

入夜了
我抱紧双脚,把目光贴紧心脏
完成“蜷缩”,这个动作
——我能聆听这个世界

一切都有资格

我骑行了半个小时的路程
这些时间流出一额头的汗水
它有资格支配我的双手去擦拭
然后掉进金黄色的土地

 

那蔽体的服装不宜在渣土车的身后跟随太久
我的眼睛不喜欢它强迫分裂的那些空气
我的鼻子不喜欢它改变的气味轨道
上面交错行驶着灰色的列车
而我只喜欢枝头快乐生活的那抹绿色
下面隐藏着二十五摄氏度的庄园

 

五月的温度将时光的微风穿引
夏季就有了修饰北半球的权利

 

空气有资格在肺部自由行走
水源有资格得到生物的一切欲望
任何语言并不是说出来就能在他人心中站立成人

 

春天有资格接受百花地赞美
漂亮的裙子比百花更能装扮夏天的女人
秋天有资格装满金黄的粮仓
阳光最有资格得到冬天的赞美
因为,一切都有资格

词语

我多么希望我的词语里住着我想念的人
亲人,朋友,或者陌生人
我想象着那一刻,与你们对面

 

暖心的风
可以从东海吹来,可以从泰山吹来
可以从科尔沁草原吹来
可以从你们跳动的温热中吹来
可以拥抱,可以亲吻,也可以放在心里

 

我把我的睫毛、瞳孔、鼻子、嘴唇和耳朵
都交给我还可以记住的词语
连同我的语气,都背在肩上
走向夜的光明,那些尘埃落定的幸福

对于这个世界

这是个一加一等于二的世界
我生活在一加一等于一的故事中
不会说话,也不会走动

 

一阵风就能唤醒皮肤的味觉
干燥,湿润
在更替的衣服上留下鳞片、气味和
代谢的温度

 

秋风在树枝上的驿站休憩
几次之后
就和大地有了情意

 

再一次秋风,枫叶弯曲成老人模样
所有的寒暄、流言,都成往事
散落成尘

 

每个人都是不完整的集合体
我只是这个世界的子集
对于这个世界,生应为我

巷子

有一条巷子
我常常从西往东,从东向西走过
朝阳躺在从西往东的时光上
夕阳就泻到了从东向西的巷口
我从未打伞
雨季也经常光顾这条巷子

 

我从未打捞脚底留下的印记
季节的风也不会在巷口静止

 

我经常会忘记一些节气、季风,和行人的问候
阳光拂一下衣袖,我总能在巷子留下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