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霍虎勇的诗


当前位置 > 霍虎勇的诗>返回首页

霍虎勇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园则沟系列诗六首

◎园则沟·窑洞

 

所有的泥土都拥抱着
拥抱成坚实的半个圆
把生老病死放在炕上
把春夏秋冬挡在门外

 


◎园则沟·犁铧

 

每次
春风一吹,冻僵的犁铧便笑了
是它
翻新了五千年王朝的土地
或许
它还将翻新另一个世界

 


◎园则沟·童年的国

 

贫穷就像马蜂的刺,总让村里的孩子毛骨悚然
于是童年更多的记忆除了捉蝎子就是刨药材
这至少不会让我们肚囊打鼓,
衣不遮体去面对眼前的世界

 

园则沟哟
穿不完的粗布短衣,黑面布鞋
走不出的穷山恶水,千沟万壑
可你是我,唯一的国

 

当远离家乡,这一身泥塑的身体
每碰风雨
便散发出故园的香

 


◎园则沟记忆·青春
  
(一)

 

那些年,田畦垄沟堆满了许多孩子方言俚语许下的愿望
岁月稍旧,耕地的老黄牛便踏着虔诚的脚步
把这一切,深深地踩进泥土
日落月浮,当所有的青春开始回首
可心头那厚厚的老茧却已布满风尘
任短镢咆哮,连枷抽打,只寻得几粒生锈的碴子

  
(二)

  
余晖又落在了头顶
若你不叫,它总是远远地站着
既不向前亦不退后
笨拙的样子像极了稻草人
有人猜想,它来自女娲,来自尧舜
或来自最初成形的海洋
它不语,脚下的黄河不问
静静的岁月在村头流过

  
(三)

    
石磨已然忘却自己,远古的形状
埋在土里,和碾子一般
用沧桑的手臂托起半截身躯
宣告曾经的辉煌
笨重的躯壳养活了几代人
无人在意,小孩儿在上面撒尿
冲刷泥迹斑斑,污浊的面孔
——黄土模糊世界
一切永恒的希冀


  
(四)

 

这些年,炕头的煤油灯还亮着
除了黑夜,活着的都在梦里


    
  
  
◎园则沟·印象


  
(一)

 

山峦起伏,梁峁层叠。旭日才刚刚探出了头
最高的骆驼峰就迫不及待,从浓雾中爬了起来
把山山沟沟的兄弟都喊上一遍
瞧我!这一身的金光闪闪多么耀眼


  
(二)

 

园则沟,几乎所有的窑洞都空了
除了残疾的老人和留守的孩子
放眼望去,遍地荒草,疯长而杂乱
这些年,若不是十年九旱,谁愿背井离乡
一夜夜在霓虹灯下,用孤独的影子写下:故园


  
(三)

 

据说,在这里
沉睡着人类的祖先
腐去的尸骨作别灵魂长出了新的世界
捧一抔黄土,便捧起了五千年王朝的灰烬
当记得,兴衰荣辱,一片云烟


  
  
  
◎园则沟·石井


  
(一)

 

我确信自己是活着的,至少在这里
甘甜的泉水让我清醒。它连着大山
用尽一生凿出一个清净的世界
我猜想它应该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每一次都凝视着挑水人阳光般的笑脸
  
(二)

 

多少年过去了,扁担换了又换,水桶换了又换
曾经亲吻过你的孩子或已白发苍苍或已化作尘埃
你总是不说话,仿佛所有的心事都酿做了新酒
每当走进你,我总是销魂的醉



(三)

 

清澈的泉水流经石眼
用全部的甘甜喂饱了干渴的世界
有一天,如果岁月老了
石井,我愿把最后的一口气借你呼吸

 


————————————————————————
注:园则沟,山西省永和县阁底乡的一个村庄。

世界最美的地方

黑夜从四面八方拥挤独辟的深山老林
狼狗警惕着周围的一切风吹草动
任铃铛不停叫喊

 

那时候
外婆总喜欢用纳鞋垫的针尖
把煤油灯的焰苗挑得很高很高
平息我抽搐的眼神

 

这孔窑洞是方圆百里
唯一能够在恐惧中
抗拒外敌的碉堡——
野猪
恶狼
乌鸦
子规
虎视眈眈想要侵略的一切魔鬼

 

脑袋高不过炕头的我
偎依在枕头围起的摇篮
一天天一岁岁
把童年的全部记忆交给大山
用天然的食物健壮高大自己

 

许多年后
人们撬开了这片静谧的桃源
挖空它的肚子
摘掉它的心
沾沾自喜夺走归属于人类的
财富抑或天堂

 

我依旧捧着孩子的心和思想
看脚下漆黑的煤屑
一山山一沟沟
玷污这个世界蓝色的愿望

 

外婆总是唠叨要回老山
苍老的皱纹折叠深深地挂念
用三分之二的老记忆
告诉每一个人
那里是世界最美的地方

荒村记忆

(一)

 

飞鸟从困倦的乌云掠过
沉甸甸的大地
寂寞撕扯一片收割后的麦田
荒败的晚秋浸泡村落
湿漉漉的冰凉
山鸡、野鸡灰头土脸。木视
无处觅食的干秃
咯咯咯——咯咯咯——
一亩亩传递。潦倒的境遇

 

大山敞开空旷的怀抱。迎接
哀怨的歌者
无助的呼唤状如绝望
看天空高了又高
谁也不晓得生命
来去的踪迹漂浮若尘
无处追寻。仿佛山鸡、野鸡
惶恐的声响回击流年
——折腾自己

 

(二)

 

疯狂的石头
燎原之心霸占庭院
密不透风拥挤记忆,童真的乐园
寂静的天地,再也没有声响
死了——

灰色记忆

天色渐沉,乌云包裹着烧褪的夕阳
不要回首,天边那一口古铜色的锅
状如奶奶的脊背,在大地的怀抱中弯曲变形
把年轮刻在鬓角一环环模糊根心
碾子埋在土里,石磨歪倒村头
所有老人的眼睛都花了,嘴里念叨着子女
在远方在他乡在梦里
一夜夜望瘦山路,曲曲折折洒满苦涩的泪
道一声苍天,千沟万壑响出乌啼的声响
夜。黎明还在沼泽中沉睡

且年

我再也无法看到自己的天空
清澈而明净
海风从遥远的方向堆积
吹散的片段勾勒着无可挑剔的过往
埋葬抑或湮没
鸟鸣从天安门爬向长城奔赴于我
我只能躲在黎明狭小的窗口
偷窥这死寂的楼房

 

那里应该住着很多人
鼾声抖动黑夜的纱幕
若隐若现挑逗着旭日
脸上泛起淡淡红晕
打鸣只吵醒了颟顸的上帝
若我
看四季在脚下盗窃光阴
不闻不问不理不睬

 

闭上眼,任一切记忆撕扯
听!你什么也听不到
心像分娩的婴儿,打破了世界

断线的念

清晨大街,漫天飞舞着柳絮
我总猜想
每一朵洁白的身体都是一位漂泊游子的心
把思念、梦想抛向空中,用汗水和全部生命喂养
未来
所有的命运都在风中不由自主
或遍体鳞伤或支离破碎

 

无边际的黑暗撕扯着一切灵魂
仿佛一把年久生锈废弃的短镢
渐渐苍老
腐蚀孩子稚拙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