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童天鉴日的诗


当前位置 > 童天鉴日的诗>返回首页

童天鉴日的诗

分享到: 更多
你不得不飞

有记载的各类事件很繁琐
就像春天的草那么多
你可以想象,草可以飞
像麻雀一样盘旋
它们跳舞,很高兴的样子真逗
蹑手蹑脚的。从而你看见了水
藏在五年前的大树下浏览
它们也很繁琐。吃喝也一样
上当、匍匐。你不得不飞
哪怕正在练习:飞起目光

形而上的夹蛋饼

是黑色的。我可以断定制饼主人的手掌
长满了尖刺的荆棘,布满黄色黏液
有感冒的味道。风一吹,唾液吱啦吱啦地飞

 

不是城市的哪个街口都可以严禁得了的
这是一种形而上。你看路上的扬尘
多少经过正版杀毒软件清理过

 

那么夹蛋饼永远是无罪的
只是它两边的主人在公开场合
宣扬黑格尔的小逻辑

乳白色的太阳

天阴沉沉的,像生气的脸盘
某个不经意地酒窝涂得乳白乳白的
街上有个小孩子说那就是太阳

 

我很惊异这个发现
因为我一直以为那是天盖丢了
某个人的经书可能会不小心掉下来

死亡

去年,一场瘟疫
开始腐烂、坏死、流泪、颠覆
绿色转移到地里成了黄色
树木吃紧,腰带渐宽
纷纷扬扬地,以飞白的手法
埋葬。一场死亡
未尝预演过
直指结果

 

她说,水边上有一盏灯
一直嘤嘤地哭

实验

张开手掌,放上一颗泪珠或者雪花
从滴定器出挽出绿色的种子
种在手心。然后你用渴盼的微笑
等待瓜熟蒂落——这是神话吗
或者用雄雌果蝇来交配
开出一只只小可爱
或者在青山上搭建一个窝棚
或者于清水河畔点一盏篝火
为实验报告增添浪漫气氛
像刚训练出来的马驹的亢奋
以改变心智为前提
证明实验的基本宗旨
是飞翔的白云
并可以跟哲学攀上远亲
 

比较

这是两个物种的PK,至少得明白
一些手段卷起的风云会受到影响
尤其是细节,充满质和量的较量
以数据说明问题的教导就像一个长者
不得违抗,哪怕是教条式的陈腐
也得意义十足,否则新买的褂子
会重新葬送为浑然一体的形状
你在世间、我在世间、他在世间
会千篇一律,并且没有私自的东西
会是多么可悲的事情啊
除外一样,除外你的经络
独树一帜!

无限

推开窗户就可以看见的群山未必就是
群山。群山之外有下一望群山
恶水、坚冰、沙漠、狼群
视力可逮的话,还有炸弹、屠戮、血和尸骨
也有积极向上的一面,如献媚与巴结
这些都是无限可能的履带
从人类开始就遗传下来
现在仍然稳健、豪迈
但是除此之外,大海怎么样,天空如何
那里都是无垠的地盘和巨大的洞
如此再往外,你跟世界被孤立起来
站成了两棵遥望的青树
不时有些饥饿的野鹰俯冲下来吓唬你
你战战兢兢地自言自语:我是不存在的
这时天空响了两声雷:骗子!

真理与谬误

亚里士多德的言外之意慷慨蓬勃
在真理的盒子上扎一个小孔
那么喷薄而出的便是长开翅膀的原质
那些代表人民意志的精灵
那些在科学上难以为继的借口
用巫师的眼神传递
是啊,真理就是长在伊甸园的禁果
那么谬误呢,是否都是漂亮妖媚的女子
像畅通无阻的标签出入实验室的门坎
并以污蔑的口吻声称
真理的盒子装着的是潘多拉
一个孩子说他饿了

矛盾

有句话一旦说出来就刺痒
纯粹是一个点上的尴尬
从那里放散出来的任意平面
可以作为无形延展的墙

 

淡化,而非一再淡化
能量的集中爆发
往往预示着新的绽放
不怕这中间有没有希望

 

该冲锋的冲锋啊
攻城拔寨的气势锐不可当
该阻击的继续阻击吧
化解一切可用如来神掌

 

从来都是辩证的双方
从未曾相互礼让

何必呢

我知道你在生气、犟嘴
跟某一阵子风有关系
也许仅仅是大地在解冻
要开封,要一群叽叽喳喳
的声音来填充
要一次重新被规划的领悟

 

也许仅仅是春天要发芽
要伸展,要一个放肆的空间
要一种被接纳的信任
要包容的期盼
要“嘭”的一声的那种
破土绽放的感觉
 

三十

开屏的早已开屏
离巢就像一种模式
可望也可即

 

踏破的青山依旧
那边,故土
辗转期盼的这一世啊
被古人一语道破

 

三十一世
三十而立
在这边,一切失灵
不堪回眸,只待
春潮涌

读科学史有感

自从不再是神甫的女仆
脱去巫婆的外衣,卷起行李
离家出走,每一步都走得神奇
小心翼翼地踱步,迎着风的狂怒
路上,被非礼,被说三道四
被抽打绑架,被燃尽了生命的归途
在绝无人迹的地方重新站起
披荆斩棘,带来太阳般的胜利
温暖的事情一幕紧跟着一幕
上演着文艺复兴至今的传奇
缪斯女神一定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人类的资质从此跟理智、客观看齐
现在,自然在引领着规律
智慧在翻新着人气
翻新着阵阵欣喜

城市

一股股撕破乡情的痛
编织进密密麻麻的匆忙当中

隐的墙体

我们不得不面对这样的墙体
这样一种隐性的斑驳
我们不得不深入这些文本
这些弥漫着血腥的、恐怖的
以前只出现在历史里的
死亡

 

墙,一种肃穆的体裁
写满了惊慌、痛苦和悼念
声泪俱下者的沉思
和枪击中的突突声
共同凝结在这里
隆重而又愤慨

 

该谴责的
我们谴责了
该痛骂的
我们痛骂了
我们面对墙体的
只剩下深入泥土的
无边的隐

下弦月和下垂胃

它们从理查德德的钢琴中分别磨亮
彼此的疼痛:一个在头顶
一个在肚里
我举起它们的时候天色变暗
梦里母亲总是不与我答话
我顺着时光分别寻到
天上和内心
听流逝的光华
挥舞着割肤之剑

 

我对老天说
请睁开眼睛,骑上音符
我对梦说
山上有株草,今年谷雨

时间的形而上与形而下

时间是一个法则,形而上下
取决于静止时的形状
一泄如水

 

我摊在墨里
把自己涂得深浅不一
哪是足迹

 

前后的结点竟然
跟梦里的一模一样
上还是上

 

我萎缩在一只鸟巢下
南风来时
时间跟着我哆嗦

一把刺入桌面的锥子和它上面的耳机

互相没有真正的沟通,尤其
以直角的对立
我觉得很无趣,提起
星星的光辉来粘住彼此

 

桌面柔软,胜过耳机
柔软的声音。我当然生气
我伏在上面的低三下四的呼吸

腹痛、炎夏及其他

蚊帐慵懒的透气孔
散不走腹部的炎热和疼痛
夏季像馥郁的钢琴曲
委婉而又生动
夜晚的月亮不再凉快
面条像一堆巨大的薛氏熵
在胃里和小肠里的每处溃疡
书写暴躁的热情
让昏昏欲睡的交感神经
更加无动于衷

 

我搬了一把竹凳
想象楼下的每朵时间
在梦中总是默默地徘徊
而痛在夏至之前仍未离开